大炎炎

​【靖苏】心疾(R18) 百日靖苏第五十九日

微微黑化的景琰。双向单恋。

发生在景琰知道长苏=小殊前,无意中听到长苏和鸽主说事成后要离开金陵去旅行,之后发生的故事……


-心疾-

刚下了几步台阶,梅长苏就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萧景琰和往日不同。

起初只是有些不解,为什么今天萧景琰拉响铃铛后却没有要进到苏宅的意思,反而要他下到密道里去。密道从早到晚透不进一丝阳光,像牢狱似的阴冷不堪,他们极少在这里议事。可今天萧景琰就在密道最中央的小方桌旁正襟危坐着,身影被头顶的一盏小烛台拉得好长,竟像来自地狱的王者。

再走近些,他敏锐地嗅到了从萧景琰身上散发的酒气。酒气如同一波波的热浪袭来,伴随着人的呼吸忽而浓烈忽而悠远,昭示着醉酒之人...

818点梗

818粉了……谢谢大家,你们的红心是对我的鞭策!

头一次玩点梗,大概是从小就不喜欢命题作文吧,但现在好缺梗【躺平。

开放CP:靖苏/凯歌。占tag抱歉,过几天就删。污的就更欢迎了!请写在评论里><

然后挑顺眼的写><(没有灵感就不写【喂)

【【【玩不起就删】】】

【靖苏】与子成说·十三(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住进林府的头几天,誉王像是很知趣似地没有登门拜访,只派了些仆役陆陆续续过来添置物品,自然也带着探查的目的。

林府前院格局很大,像靖王府内的练武场一样空空荡荡的,除了挨着院墙栽的几棵枣树之外一应皆无。

原本很喜欢在这样宽阔之地上蹿下跳的飞流,自从随梅长苏迁入林府后,却一次都没有去碰过那洁白的枣花,最多是心痒地看上两眼,就急忙将视线收回,寻找苏哥哥的身影。

其实这样做是毫无必要的,因为梅长苏鲜少走动,在屋内一坐就是一...

靖苏推文④

居然被推荐了>\\\\< 不过说得好像我写的是一篇甜文似的23333你确定吗?再看两章……【喂


靖苏推文:

感谢所有投稿小天使和写文的作者大大。

★已完结

◎短篇


文章三节 一节前奏 一节肉 一节後续

虾酱把长苏抓进悬镜司,喂的不是乌金丸是一种名为碎骨的媚药,还想让誉王把长苏给办了。后来当然是把软绵绵香甜的长苏甩给了靖王!然后愉快地滚床单了。肉也很鲜美,具体怎么鲜美就是读者自己品尝啦~最主要后续也特别萌...

【靖苏】与子成说·十二(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是夜皓月当空。萧景琰枯坐窗前,手中的兵书翻来覆去,却是一行也未读进。

列战英侍立于前,有些熬不住了。萧景琰发现了,便道:“我这里无事,你退下去吧。”

清冷的打更声由远及近。列战英没再推辞,行礼后便退出房间,把门带上了。他走后萧景琰长叹一声,将兵书丢在一旁。白天命列战英牵出绿螭骢时,从眼神中他就看出,列战英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京中如此凶险,若是梅长苏真的意欲逃走,不如顺水推舟。纵使心中再多不舍,也不及那日险些失去他的恐惧来的骇人。既然...

【靖苏】深谙此道·终章(古风架空|R18)

前文链接:  

为肉坚持看了前三章的伙伴们我敬你们一杯!感谢你们的坚持!你们是真正的美食家,是真正的绅士!

提醒空降的旁友们,这里是强制爱paro,不喜靖宝宝鲁莽的请三思!


两只手腕被紧紧按着,便无法再点他膻中穴运功,解毒之法将无法继续。但以他的体格,无论再怎么拼命动弹也无法丝毫挪动萧景琰半分。梅长苏再也顾不得许多,抬起膝盖直顶他裆部。吃痛的萧景琰变得有些暴躁,把他手腕合在一只掌中握着,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压制那乱动的膝盖,一番折腾后总算将身子卡入对方腿间,任凭他再怎么乱踢也无济于事了。排除威胁后,萧景琰悠闲地俯下身子,在梅长苏的颈窝里不住地嗅着,用嘴唇轻触着那...

【靖苏】素墨封心(R18|短)【百日靖苏第四十二日】

前言:竹马竹马两小无猜的少年皇子萧景琰*少年伴读梅长苏。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素墨封心- 

庭内葳葳蕤蕤,一束阳光慵懒的阳光照得那唧唧喳喳的黄鹂也消停了片刻,又透过靖王府新上的碧绿窗纱,斜斜落在两个相对而坐的少年脚边。一个身着红色常服的贵族少年正专注地提气运笔,挥毫洒墨;另一个手执一卷诗经细细品读,每读几页就抬眼看对面一眼,再收回视线时,眼角就泅染了几分盈动的笑意。

突然啪的一声打破了这份宁静。红衣少年抬手找帖子,从书堆里抽出一本模样陌生的书来。他只翻开一瞟,就甩手丢在地上羞愤道:“是谁把这书放在我案前的?”

对面的青衣少年探身拾起,翻了数页,满眼尽是...

【靖苏】深谙此道·三(古风架空|R18)

这章开始飘肉味了,下章就可以结束啦好开心><

前文链接: 

04

这天凌晨,萧景琰是被噩梦惊醒的。

梦中他为逃脱渝军追击逃入树林,而树林里的草木却一瞬间化为黑色战袍的大渝士兵,铺天盖地地朝自己袭来。尽管画面中没有刀光血影,也不记得自己结局如何,但稍一回想那画面,他便觉得森然。

借着太阳升起前那微弱的灰白色天光,他才发现有人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靠着墙歪头浅眠。他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将此人的面孔细细用视线描摹了一番,与其说是因为难以置信,倒不如说是因为平日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

梅长苏沉睡中的面容,仿佛云中月那样柔和静谧:单薄的眼皮垂下敛去了目光里的冷冽,眼角像...

【靖苏】与子成说·十一(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这章终于要迎来重要转折啦,无论是剧情上还是感情上。这么久没更你们还是会回来爱我的对吗?


数日前,靖王府内。

柳妃的身影轻飘飘地进了靖王书房,将门半掩住后,她抬袖将满脸泪水一把抹去,戏谑的笑意立刻就代替悲戚出现在脸上。

苏哲的出现对她的影响的确存在,但并非像几分钟前在正厅内她向誉王妃哭诉的那样。是苏哲让她明白,对靖王而言,一个能分担忧思的人,永远比一个懂得取悦他的人更有吸引力。

很明显,誉王妃也在逐渐领悟到这一点,否则像她这样并无心...

【靖苏】深谙此道·二(古风架空|R18)

还是那句话:前几章只是在推波助澜,后面章节才有肉。


前文链接:


02

时而狂躁、时而凄切的痛苦的呻吟,透过两道门隐约传进梅长苏的耳朵,使他一整夜多少次辗转却依旧难以入眠。

那滋味梅长苏再清楚不过。因此就算对此人毫无怜悯之心,那份痛苦却是异常地感同身受。十年前自己一家被梁帝赶尽杀绝时,自己中了这天下第一毒,一个多月间受尽苦楚。最后,他在朋友蔺晨的帮助下将那剧毒朱蛤吞下,按照古法调息数月,才靠朱蛤解了此毒,但难免元气大伤,武功尽废。

而现在若是自己肯用朱蛤为他拔毒,一日之内便可痊愈,免去了许多的苦难。只是炼一颗朱蛤毒元谈何容易,为仇人之子所用,是否值得?


次日...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