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靖苏】深谙此道·一(古风架空|R18)

阅读指南:

关键词:(半?)强制爱

与子成说那篇烧脑的厉害,临时起意马了这个短篇,三到四更完结,更得会很快。

虽然打着R18,但是最后一章才有肉尽管最后才有肉,一开始就打R18是因为写这个的初衷还是为了肉。

总的来说就是带着点正剧味儿的肉。

这是我脑补过很多次个人很喜欢的一个狗血梗。为了肉达到独特的效果,添加和借用了许多可能会让你们觉得十分狗血和熟悉的私设。

如果ok的话,请慢用~


00

人们说,唯有高寒之地,才能绽放出绝世美艳之花朵。梅岭便是这样一个去处。这座低矮幽闭的山丘上终年冰雪不消,却有红梅绕着半山腰肆虐开遍,因此得名梅岭。

但关于梅岭的名字由来,还有另有一...

【靖苏】与子成说·十(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自从投毒那事之后又过了几日,靖王府内外竟再无其他动静,连梅长苏也几乎要把这事情忘了。这一天他正在屋内读书,听到房檐上有人走动,一时没想到要有所防备,就起身走到院中查看。

他刚出屋,屋檐上的人影就飞落在他面前。还来不及看清面容,他就已经通过这轻盈的少年身形认出这是蔺晨的“小孔雀”飞流。他心中掠过一丝惊喜,下意识地四处张望了一圈,一边想把少年拉到没人能看到的角落里,但少年却已经先他一步,抓过他的手腕就往门口拽,口中不停地说:“苏哥哥,走!”

飞流个...

【靖苏】与子成说·九(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经过一番心无芥蒂的畅谈后,萧景琰心里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肖想总算不再像风中的火苗一样上蹿下跳。从那以后梅长苏的庭院成了萧景琰出出进进最频繁之处,只是早已没有了在门口徘徊的郑重感。侍卫们私下常以焦不离孟来形容他们,萧景琰也不以为意。梅长苏倒是每次都推辞说殿下不宜来的太勤,可下次萧景琰再出现时,梅长苏也并不表现出不欢迎。

但他们也都心里清楚,这看似静好的岁月,其实脆弱得甚至经不住一点针尖的拨弄。

当梅长苏发现自己手中的银针在逐渐变黑时,他一时间竟翻找不出合适的心情去匹配险些被害这...

【靖苏】与子成说·八(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转眼已到月末,誉王府内桃花还未凋尽,梨花含苞待放,粉白交映甚是美丽,但这盎然春意偏偏照不进屋内半分。

他两手按在膝上,弓着的背一起一伏像蠢蠢欲动的虎豹。阴鸷的瞳不断紧缩,目光如同针芒一样落在想象中的敌人身上。每次他一筹莫展进而动怒之时,这个身影便将周围衬托得像个军营,而非富贵人家的府邸。

“折子递上去就没了消息?怎么可能,父皇应当不知道刑部尚书是我们的人。般若啊般若,当时你提议借刀杀人,我首肯了,不等于你就不用再动脑子!现在好了,下手越慢就越被动!”

面对无端指责,秦般若脸色没有任...

【靖苏】与子成说·七

前文链接:     


高能预警:含伪囚禁play桥段


说回夜雨后的那一日,对于柳妃而言也是新婚的第一日。天边微亮时她便起了床,梳洗装扮约莫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又过了一会儿,床上的人翻动了几下后撑坐起来,她从镜子中看见了,连忙上前恭敬道:“殿下,怎么起得这么早,今日无事的话,就再睡会儿吧。”

“不必了。”萧景琰说着便掀开被子下地。柳妃服侍他更衣后,膳房听她嘱咐做好的点心粥汤便鱼贯而出。柳妃不停地将一个个精致的食盘端到他面前,一面向他介绍这食物怎样滋补身体,安神养心,萧景琰只顾低头吃,没什么回话只是点点头。

饭后萧景...

【靖苏】与子成说·六(古风架空)

    


梅长苏醒来时雨刚刚停。昨夜梦中,雨滴滚落的珠玉之声和沿着屋檐流下的汩汩之声犹在耳畔。他起身到庭前一看,万物轮廓都好似更加饱满而清润。被雨打落的槐花落满了池塘,幽香经过雨水的酿制正渐渐转为馥郁。

青瓷花盆中的神仙草被他种下十日有余一直全无动静,没想到昨夜经春雨浇灌,深褐的松土下开始透出嫩绿来。梅长苏喜出望外躬身细看,见那幼叶娇弱之极,低垂着蜷缩在土内。想到这柔枝细叶竟与自己的命运息息相关,梅长苏不由得感慨了一阵生运奇巧,然后把花盆稍往向阳之处挪了挪。

这一走动,梅长苏注意到花盆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两支袖箭,箭杆清漆金绘,是宫羽惯使...

【靖苏】与子成说·五(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转眼又是进宫的日子。自从萧景琰回到京中,每到这天一定要去看望生母静妃。只是今日拜访的目的有些不同,因为几日前静妃和梁帝适才将册立新妃的事情敲定了,一定有许多事情要向他交代。想到这个,那些被母妃手制榛子酥勾起的喜悦被冲淡了许多。

和往常一样,静妃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衣裳在门口等着,一看到自己的儿子就亲切地上前握住他的手,让婢女端出一样样好吃的。萧景琰吃了几口,静妃就开始跟他讲那日宫里的光景。入宫的姑娘有八个,既有玲珑心又有倾城貌,不过最后她和梁帝一齐看上的还是中书令柳澄的孙女。萧景琰听着母妃口中一系列诸如贤惠稳重识大体的评论,正有些走神...

【靖苏】与子成说·四(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药王谷和金陵城相隔甚远,即使飞鸽传书也要十几日。这段日子里梅长苏一直被禁足在庭院内,与靖王府内其余人也相安无事。尽管萧景琰时常来探望他,却从不过问神仙草的事情,日子久了,连梅长苏自己也不像最初的几天那样牵挂神仙草的事情了。

这日梅长苏午间小憩时,忽闻从头顶传来清脆的碰撞声,像是有人在瓦片上行走。梅长苏有所警觉,便走到院子里抬头张望,一下就看到自己房檐上竟坐着一个少年,手中正拿着一支槐花把玩,看样子是从自己院子里折的。

梅长苏见他坐在高处出神,担心突然说话会吓到他使他跌下来,于是咳了两声。少年听到声音,低头瞧了梅长苏一眼,然后从衣襟里取出一个小...

【靖苏】与子成说·三(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与子成说·三

从宫里出来,萧景琰顾不上回府换下铠甲打扮修饰,就直接带了副将戚猛到牢内提人,同时命列战英回靖王府把一间侧院收拾出来。正午时分,萧景琰携梅长苏来到府内,只见这靖王府如同军营,府前半分花草山水也无,只有宽阔平坦的一块地,往来之人大部分身着戎装,室内装饰极其简朴洗练。他们又走了一阵,拐入府内偏僻处的一个院落,萧景琰突然问道:“这座庭院,先生可还中意?”

梅长苏在路上听萧景琰讲了今日宫中发生的事,怀揣着心事,被萧景琰这么一问,才想起打量周围景致。庭院虽小,却比外面雅致几分,庭中央是一个圆镜似的水池,池边长着几棵树,树下的田圃中随意生长着...

【靖苏】与子成说·二(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一


与子成说·二

自从那日和靖王帐内密探后,梅长苏便乘坐马车随军而行,向南梁都城金陵进发。根据梅长苏的嘱咐,萧景琰没有把梅长苏的真实身份透露给任何人,依旧称他为苏先生。梅长苏的解毒之药每日需服用三次,每到了该服药的时辰,萧景琰都会记起,策马靠到梅长苏的马车旁边,掀开帷裳提醒里面的人。类似举动让随行士兵们无一不在议论,是怎样的人物能让靖王殿下如此上心。

梅长苏不愿让别人得知自己的身份,本就是因为担心梁帝不肯放过他。但最近几日,每当他下车走动甚至只是拨开帷裳透透气时,都能感受到越来越多探寻的目光,而他从这目光中感觉到,靖王的手下已经开始把他当作比梅长苏还重要得多的...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