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太敦】太宰大人的桃花危机

我写的第一篇太敦,一个傻fufu的小短篇~向太敦同好们问好~

总觉得太敦酱非常适合烤小甜饼!所以虽然本人没多少糖分,还是努力烤出来了!

如果觉得糖分不够的话,那下次我们就玩黑深残或者虐恋吧!【兴奋】反正太敦酱不管怎么写都是有爱的!我爱太敦酱!



太宰大人的桃花危机

 

贵安。在下……在下叫什么不重要,您只需要知道我是太宰治大人的忠实粉丝即可。

虽然我没有异能力,但是仍然执拗地追随在太宰大人左右,目前在武装侦探社做事务员。

今早来到办公室时大门已经开了,新来的人虎在,太宰大人竟然也在。人虎正一脸黑线地在笔记本电脑前敲打,而太宰大人则是抱着手臂、眯着眼睛在旁边观望,似乎为奴役这位看上去营养不良的少年而感到愉悦。

啊!太宰大人。偶尔也请奴役奴役我。

我刚陷入幻想,就看到太宰大人抬起头,朝我投来雪亮的视线并大步走来。我的心中登时吹起和煦的春风,紧接着他的身姿也越过我撩起一阵小风,对着我身后殷勤地说道:“啊~铃木小姐,好久不见!”

“哦,是太宰先生!真没想到大清早的您也在这里。”这位小姐是我们的常客,她很拘谨地回应了太宰大人的搭讪后,没想到立刻就走向了屋内:“敦君~这是你上次觉得很好吃的小豆糕,我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就带回来了。啊~你怎么好像又胖了点!看来太宰先生喂养得不错。”又是捏脸,又是揉头发的,好一副亲热相。

新来的只是斜睨着太宰大人讪笑,而太宰大人依然在一旁眯着眼睛笑,表情却透着冷冷的危险。

我猛然回想起一件事,一件发生在两周前、几乎要被完全淡忘的事。

 

那是一个阴云密布、却因为能和太宰大人一同出行而变得无限明媚的傍晚,我们踩着夕阳往事务所走,在路边邂逅了一个模样奇怪的老太婆。

“哦呀哦呀,小哥,看上去不大顺利嘛。”一看见太宰大人,那个丑陋的老太婆就提着嗓子怪叫起来。

一心向死的太宰大人对此不以为意,我却在意得不得了,硬是拉住太宰大人,停在老太婆面前:“请问这位大人哪里不顺利了?可否说得具体一些。”

老太太扯了扯挎在胳膊上的环保袋,上面赫然写着:看面相100元,看手相200元。我毫不犹豫地掏出300元递给她。她打量了一会儿太宰大人懒洋洋的面孔,又翻开他手掌看了看,故作玄虚地唏嘘了几声才说:

“桃花运啊……要被夺走了。”

本来没表现出兴趣的太宰大人听到这句话,倒是抬了抬眉头。

“小哥以前桃花运很旺吧?在姑娘当中是很受欢迎的类型呢。”

我心想老太婆还是有几分本事,不过太宰大人岂止是在姑娘中受欢迎啊!

“但是恐怕很快就会出现一个人,把姑娘们的注意力都给抢走啦。”

“不提防着一点的话,说不定会有麻烦呢……”

 

老太婆的话此刻无比清晰地在耳边回放了起来。自那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太宰大人更不是会对哪个姑娘特别上心的类型,这件事后来很快就被抛诸脑后;而再度想起来时,却给我一种后知后觉的打击感——老太婆说的那个人,莫非是那个新来的少年中岛敦?

人虎中岛敦,开始看上去只是个挺纤细弱气的普通少年。然而那外表难不成是一个陷阱,不惹人注目,却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讨得女孩子的喜欢……没错,泉镜花似乎格外迷恋他,就连组合那边的蒙哥马利都对他抱有格外的情愫……那可是连太宰大人都没有涉足的领域啊!

虽然无法预见这件事对太宰大人的影响,可我心中还是萦绕着不安,终于在快下班时找到一个时机,向太宰大人报告了这件事。

“哦?请镜花酱吃可丽饼?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敦君被抓到船上的那一天啊。不敢相信,仅仅一个上午,两人就那样相熟了,彻底软化了镜花那颗杀手的心。被芥川抓住的时候小姑娘还哭着说可丽饼很好吃什么的!那天如果不是为了救镜花,敦君本来也不必陷入危险。”

“这样么……”太宰大人似乎若有所思。他平时忙着处理大事,跟我们这些窝在办公室聊八卦的闲人不同,并不知道那时的一些细节。

“您也知道,镜花姑娘算是彻底迷恋上敦君了。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位露西姑娘在一层的咖啡厅打工,竟然也是为了见敦君,好像是那次敦君在白鲸上完成任务时就依靠了蒙哥马利的帮助……他真是意外地讨姑娘喜欢。”

絮絮叨叨了半天,本来已经做好了被太宰大人嫌弃说“你觉得我会在意这种事?”的准备,没想到太宰大人竟然大摇其头,感慨了好几声“不得了了,不得了”。

我是不是立功了?有点沾沾自喜。


下班时我果然听到太宰大人叫住了中岛敦。

“敦君~你等我一下。”

哈,太宰大人终于要教育不懂事的后辈了!让他感受下太宰大人强烈的气场和浓重的魅力!这个新来的被叫住的时候表情很复杂,绝对是心里有鬼!

人已经走光了,我透过门缝偷偷往里瞧。没想到先开口的是人虎。

“太宰先生,我知道您要说什么……下午,我都听到了。”

他像是备受屈辱似的的脸涨得通红,紫金色的眼神却异常坚定,在暮色四合中熠熠生辉。

“我知道的呀~只是觉得还要再给你复述一遍很麻烦,就假装没看到罢了。”我来不及吃惊,又听到太宰大人说,“既然如此,稍微解释一下也没坏处?”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中岛敦的声音冷清得让我感到陌生。我还以为他会一副弱气的样子极力解释,或者干脆自卑地瑟缩着道歉呢。门缝里的太宰大人似乎歪了歪头,和我表现出类似兴致。

“……我以为太宰先生很明白的。或者说,现在我才好像有点理解太宰先生了。”

“诶?”

中岛敦微微低着头,眼睛盯着空气中的某点:“明明没有非分之想,只是出于好意帮助别人,却意外收获了被救助对象别样的情感,还让周边的人认为是怀着别样的用意引诱了她们……这种事情确实令人沮丧呢。”

“是这样的吗,敦君?”

“请别再戏弄我了……您明明知道……”

“所以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因为太宰先生不也是深有体会吗!”

“完全不啊。”

这几句话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小,最后几乎变成了调情般的耳语,我不得不趴在门板上才能勉强听清。我越听就越迷惑,太宰大人明明知道什么?中岛敦的话和太宰大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太宰大人要深有体会啊?完全想不明白!

“太宰先生?!”

门内陡然响起中岛敦的惊呼,我急忙把耳朵从门板上拿开、再把目光重新塞进门缝里,却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中岛敦后退了好几步,满脸通红地靠在办公桌的边缘,又抬起手背慌慌张张地蹭了一下嘴唇。

我错过了什么?

“敦君,有假设不去证实,而是自己想当然,这不是我教你的吧?”

太宰大人的口吻难得严肃了起来,这让中岛敦像犯错的孩子似的低下头,软绵绵的银色发梢也跟着从圆润的耳廓滑落了几分,一瞬间让我都起了点怜爱的意思。

“抱歉,太宰先生……”

“还有呢?”

“我……既不喜欢镜花酱也不喜欢蒙哥马利。我只喜欢太宰先生。”

我差点一口啃在门框上。我惊讶当然不是因为敦君是男孩子,何况太宰大人被男人们迷恋这种事情我早已见怪不怪,我没有那么老土!然而少年哦,你知道你勇敢表白的对象是谁吗!那是横滨F4的中心,欲望和混乱的原点!你知道你的前车之鉴是多少失意男人书写的吗!是谁给你的勇气,向我们又散漫又迷人的八头身帅哥太宰大人告白!连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太宰大人轻笑了两声,朝着僵直地站立着的少年走去。我的心跟着太宰大人缓缓抬起的手提到了嗓子眼。

那只冷白色的修长的手落在敦君软绵绵的发顶上,先是毫不客气地把它揉成了鸡窝,又转而十分温柔地扣住了敦君的后脑勺。

“就知道在漂亮的小姑娘面前耍帅,在我这里却是温顺得过分啊……今天总算也看到敦君男子汉的一面了。”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敦君的脑袋带向了自己的胸口。

中岛敦发懵的程度显然不比我浅,他就保持着那样脸埋在太宰大人胸口的姿势,缓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说:“还有更加男子汉的一面呢。”

说着,这位勇敢的少年就抬起圆润的面孔,努力踮起脚,用自己的嘴唇飞快地触碰了太宰大人的脸!

久经沙场的太宰大人啊,居然被一个青涩的男孩子给撩了!

从他忍耐的表情来看,还真的被撩到了!

我看到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太宰大人单手就搂住敦君的腰把他举了起来,敦君连忙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俩人鼻尖贴着鼻尖短暂地对望,之后太宰大人不耐地扬起了下巴……月色太美了就是有点逆光,我才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

从案发现场逃走的路上,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事态会变成这样的我,踏着洒在走廊里清冷的月光,脑子里重复着一个奇异的念头:原来月下兽也可以是月下受吗!还是太宰大人都无法无效化的、了不起的异能力……

 

于是桃花危机的事最终就以我的非礼勿视做结,不了了之了。后来我想,那个神秘的老太婆口中的麻烦其实不是指敦君拐走了什么女性,而是被女性拐走吧。除了镜花的任务搭档变成了贤治之外,武装侦探社的日常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不过说起来,太宰大人的完全自杀手册,后来好像就没再见到了呢。


Fin


啊我真傻……果然还是不适合烤小甜饼【挖个洞洞钻了进去】

评论(9)
热度(63)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