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太敦】懦弱之渊 Part1

高校教师太宰x纯情学生敦,虐!虐敦预警……

是个大概四五更就能完结的短篇。

哒宰人设稍微参考了我对作家太宰治的理解,并化用了少量的梗,不存在时间线的对应,请不要和生平事实过多联系。

 

1

中岛敦又一次裹紧围巾,小跑着钻进小巷。好像连月光凝结在了一侧的墙头,真是冷透了。

书包在他身后很有节奏地颠簸着,视界里也尽是朦胧的暗影。他一心惦记着家里温暖的被炉,猛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向前趴倒!

横在他脚边的是一条腿。

他战战兢兢地顺着腿看过去,路边的草丛里有个废弃的石质神龛,那人正靠着石柱席地而坐,两腿惬意地伸展着。

该不是冻死了吧!中岛敦心跳得飞快,小心翼翼地凑近了,就着月光观察那人的脸。

即使冻得毫无人色,眉毛和嘴唇上都结了一层白霜,中岛敦也能一眼分辨出那是张年轻俊俏的面孔,微仰着的脸轮廓分明,眉眼似忧郁似不羁。明明安静得纹丝不动,唇角的笑意却若隐若现。

青年就这样毫不在乎地陷入了初冬的残枝败叶里,就像陷进自家柔软温暖的被窝。几丛失去了色彩的雏菊簇拥着青年修长细瘦的腿,颓败的迹象恰到好处地相互映衬,倒像是张意味深长的风景画了。

中岛敦看得愣了神,青年却忽然动弹了一下,抬起手臂把手中的白瓷清酒瓶对上嘴唇,啜了一小口。

原来并没有死,只是个酒鬼而已。

“先生,先生?快醒醒……”中岛敦轻拍着青年的面颊,感觉像是拍在玉石上面。担心的同时他决定先把青年拉离冰冷的地面,可就在他弯腰试图把对方架起时,一个温暖的酒嗝就随着空气慢慢飘散出来,让中岛敦真想把这个臭酒鬼丢在这里一走了之。

踉跄之中中岛敦捕捉到小巷尽头传来的呼喊声。一个黑发少年看清他们的所在后,更加急切地朝这边跑来。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您又在寻死吗!”少年气势汹汹地一把拉过人扛在自己肩上,沙哑的声音显示出他漫长的寻找。

太宰先生?

“啊……稍微喝多了点……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起不来了呢。”名叫太宰的人终于开了口,揶揄的语气如同在讲讨厌的人的笑话一样。

刚才经历的事信息量太大,直到少年架着太宰走远了,中岛敦才逐渐反应过来拿少年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进而回想起了太宰治这个名字……

 

***

学校图书馆内,中岛敦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自己一个月前读过的书,朴素的和纸花纹封面上印着三个狷狂的字:太宰治。

他那时还不知道此人是自己学校的国语教师,对这个名字的印象,远没有对文章的印象来得深刻。而今天翻开书的那一刹那,那晚邂逅的醉酒青年的模样就与整齐的铅字如影随形,在每一次停顿中迅速渗入他的脑海。

“走在大街上,看见别人明朗的微笑或者面无表情,看见阳光明媚照在地上。这些事情都让我觉得羞耻不已。他们让我想起我平庸糟糕失败找不到出口的人生。我尝试正常人做的幸福事情,比如旅行和吃,比如恋爱和性。可是似乎丧失了感受幸福的能力。这些事情带来的只有更为巨大的羞愧。”

中岛敦读了好几遍,短短十几年的人生不足以让他理解全部意思,可那份巨大的羞愧却已经隔空朝他掷了过来,令他胸口发闷。

余光捕捉到图书馆进来一个人,卡其色长风衣,清瘦高挑的身影,不急于进去却在柜台和管理员谈笑风生。明明只见过一面,中岛敦却几乎是本能地紧张起来,往里窜了好几个书架,自认为足够隐蔽之后才重新打开书。

而心思却再也收不回来。远处的太宰治一扫上次的消颓,表情和肢体语言一样丰富,周身散发着能把任何事都说得有趣的魅力。

真是不可思议,像他那样漂亮而又恣意妄为,一看就是有资格拥抱任何美好事物的人,却能写出这么多包含深刻孤独的文字。

中岛敦捧着书,如同怀揣一个偷窥而来的小秘密那样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呆,回过神时太宰治已经来到自己面前。中岛敦连忙把书抱在胸口。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打量清醒的太宰治,尽管知道这么盯着人家看很失礼,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太宰治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又看看他怀里的书,一副了然的神色。

“我看你很面熟,好像在梦里见过。”太宰治用平静随意的口吻说着,嗓音温润悦耳。

“不……是在夜里。那天您喝多了……”

“哦,哦,知道了。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给你添麻烦了。”

不等对方再说点什么太宰治就走开了。中岛敦透过书柜的夹缝目送着对方的背影,等人走远了才感到自己心跳很快,脸不寻常地发热。

 

***

之后的一个月,中岛敦的借书记录里全部都是太宰治的书。

他的朋友对此很不满:“自从看起他的书,你人都变得怪怪的。他自己就是个怪人,究竟能写出什么给人积极影响的书?”

起初面对这样的质疑中岛敦还会据理力争,但现在即使不认同,他也只是报以一笑。太宰治的书读得多了,他逐渐就能听懂这人在书中晦涩的呢喃。他在心里说,太宰先生的文字都非常温柔。但他不想把这份心情分享给别人,这是他专属的理解和体验。

 

“太宰先生,你的粉丝团队都发展到我们班上来啦。”和太宰同处一间办公室的女教师说。

“?”

“读书笔记,我们班有同学写的是《斜阳》哦。啊,解读得很认真呢。‘斜阳既是贵族的黄昏,也是革命者的黎明……’”

太宰治心不在焉地半垂着眼睑,不知有没有在听。女教师习惯了他的游离,继续念道:

“‘……明码标价的坏蛋,太宰先生把这种处事态度概括得很准确呢。不论在哪个时代,明码标价的坏蛋都是最迷人的那一类人……’”

太宰治突然站了起来。

他走过去,从女教师手中抽出作业本,看了看封面上的名字。

“是那个银色头发的少年吧。”

“诶?你认识敦君?”

“不认识。”

 

小巧的作业本被男人用修长的手指夹着,递到中岛敦面前。声音依然平淡到凉薄,褐色微卷的额发也完美地隐藏了所有表情。“和子喜欢明码标价的坏蛋,上原是明码标价的坏蛋。但他们之间恐怕不是爱情那么简单的东西哦?至少不是应该让小孩子理解的那种爱情。”

这一刻中岛敦忘记了被当成小孩子的不爽——太宰治居然知道了自己的名字,拿着自己的作业本出现在班级门口。平时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高大形象此时面向自己逆光而立,他怯生生地仰望着,感到一阵幸福的晕眩。

他木讷地接过作业本点点头,当太宰治几乎转身走掉时,他才想起大声回应道:“和子热爱的是她的道德革命,那么深刻而复杂的感悟,我还无法完全理解……但支撑她挑战道德的,除了爱情还能是什么呢!明码标价的坏蛋毕竟是迷人的,就连上原或是直治那样的尚且很迷人……”

太宰回头冲他笑笑,和刚才高高在上的气场不同,这倒更像是一个真正赞许的微笑。但那种春风拂面的温暖也只停留了一瞬,人就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而您,您既非上原,也非直治……”

 

他捧着带有太宰治余温的作业本回到座位,回味着最后的微笑,揣摩着那当中的含义。发呆了足有半晌,其他同学的交谈声才片段式地飘至耳畔。

“有才是有才,可是社会果然还是需要更多能让人振作的作家吧,像他那样的……”

大约是看到了班级门口的太宰治,就开始了话题吧。

“他写过那么多自杀的角色,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代入了。听说他在来咱们学校任教之前就自杀过好几次,最近的一次是吃安眠药,传的沸沸扬扬,再以前的事却没人知道。”

 “连死都不怕的人,做事就更加的没什么原则。听说现在和他的一个叫芥川的学生有一腿,最近总看到他们在一起。”

芥川……大约就是那晚送太宰先生回去的黑发少年吧。中岛敦想起太宰治自然地搭在芥川肩上的样子,酸涩之感立刻蔓延开来,但“学生”这个词又触动了一些难以言喻的欣喜。

方才和太宰治说的那些关于挑战道德的话,就像迫不及待地要在生活中寻找印证似的。一阵强风猛地吹开了中岛敦身侧的窗户,尚未听到命运呼啸,自己就已经被裹挟其中。


TBC

评论(6)
热度(23)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