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瀛海异闻 第八章

第八章

一阵强风吹散了山间的浓雾,长崎港流畅的海岸线在莱昂的面前清晰地显现出来,让他一时间有了站在世界中心的错觉。他脚下的法兰西“查尔斯”号军舰长110米,高22米,去掉吃水深度之后也依然是整个长崎的制高点。陆地上那连绵不绝的碧绿色的山丘,在那当中点缀着的寺庙的金色尖形顶,还有桅楼在日落时分投射在岸上的巨大阴影,都是只有从船上才能够欣赏到的独特景象。莱昂倚在反射着金色日光的炮筒上,看到穿着和服的矮小的人若无其事地经过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庞然大物,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这时候他的肩被人拍打了一下,回过头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副几乎要融化在夕阳中的面孔。

 

“呵,怎么又是你!”莱昂立刻收起前一秒有点出神的表情,语气里带上了戏谑的愉快,“你这个娶了老婆的,总是跑来真叫人讨厌。”

 

“哈,我错啦我错啦,我这不是来看你吗。”黄濑作出一个求饶的手势,然后顺势走到莱昂旁边,趴在栏杆上出神,对自己的重蹈覆辙感到无奈。这算是一种逃避吗?也不算是吧。毕竟自己最后对黑子说要离开几天,何况在那样的对话之后,就连一直自认为游刃有余的自己也不免觉得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莱昂上下打量着自己好友没精打采的模样,明明是个大个子,此刻看上去却像个小说中的忧郁少年。他和平时一样没有老实地穿制服,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袖子挽到肘部,露出一段紧实好看的臂膊。

 

“诶,你受伤了?”

 

黄濑顺着莱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背,惊讶地看到上面有个两厘米长的伤口,看颜色像是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出去玩的时候被树枝划的。”黄濑一边茫然地说着,一边回想起来,大概是在那个下雨的晚上,黑子从他怀里挣脱出去的时候抓破的。关于痛感的记忆可能早就被其他更为浓烈的感情冲散了吧。想到这里黑子的眼神又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使他不由自主地蜷缩在栏杆上叹息出声。

 

小黑子……果然也是喜欢着我的吧。

 

“我说你这是怎么啦,日本老婆就那么难对付?难道是她索取无度,你身体吃不消?”莱昂用满是茧子的大手弄乱了黄濑一头金色的碎发。他了解黄濑的脾性,如果想要倾诉自己就会说,所以从来不做假装关心的事。

 

“那倒不会……”黄濑苦笑。

 

“那就是腻了。亏你娶了一个那么漂亮的老婆,还是这么快就腻了?你真是老样子。”

 

莱昂没心没肺地笑了两声,但黄濑却直起身板:“莱昂觉得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对方被他的认真吓了一跳:“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开个玩笑——”

 

“不,我说真的……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是不是那种没长性的人啊……”

 

莱昂皱眉,低头想了一下才说:“也不能说不是……的确你容易给别人这种印象啊。不过在我看来,你执拗起来可能比他人更甚……当然这只是我的假设罢了。这么说还真想见识一下你执拗的样子啊。没准会把周围人都搞得很头疼啊,哈哈哈。”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嘴上这么说着,黄濑心里却希望莱昂的话是正确的。每一想到黑子,他的心中就涌起浪漫的波涛,一波一波漫过那些被刻意描画过的理智的海岸线。即便认识到它的危险,他也依然想要去奔赴这个美丽的错误。

 

“哦对了,差点忘记说,刚才我在船舷上遇到克里斯,他娶的杏子小姐和洋子是好朋友,他们商量好了这周日一起去百花园玩。瑞奇他们也都去凑热闹。你也一起来吧?既然你对洋子那么有兴趣。”

 

莱昂听了露出期待的表情:“哈哈,你可真大方!哦,你上次提到的那个有趣的男孩子也会去吗?我可没忘呢。”

 

黄濑愣了一下,他几乎要忘掉自己曾经和莱昂提起过黑子的事情。尽管只过去了几个星期,记忆却是那样茫远,他无法想象那时自己是如何心无芥蒂地谈论黑子的,因为现在在他心里有重要的东西改变了,像石头一样压着他。无论他多么彷徨不安,都不能再对朋友吐露一个字……

 

想要违抗世俗,就准备好忍受孤独吧。

 

“啊,你说小黑子吗?啊,我怎么知道他去不去呢。”黄濑在海风中眯起了眼。

 

 

多田家院内,赋闲的洋子无声地靠近了坐在玄关上看书的黑子。洋子主动找过来是很少见的,所以黑子把书放下问道:“有什么事吗,姐姐?”

 

“哲也在想什么事情呢,都十分钟过去了也没有翻页啊。”

 

被过分关注的感觉让黑子有点恐慌,但他的表情却没有收到任何影响。“因为这段文字意境很美,我在尝试背诵它。”

 

“啊,哲也还真是喜欢看书呢……说不定以后真的能做官呢……”洋子撅起了小巧的嘴唇。

 

黑子听了没说话,把视线挪到自己膝上。他知道姐姐更希望自己能去赚钱而不是上学,要不是对自己未来做官这件事情有指望,恐怕是不会一直放任自己到现在的。因此虽然黑子对做官没兴趣,但也从来没有明确地表达过。

 

然后是几秒钟的沉默,标志着寒暄已经可以结束,洋子再次缓缓开了口:“哲也按哲也的想法来就好,但是有时候姐姐我也会觉得困扰呢……比如说最近,黄濑大人都不怎么过来了,哲也有什么头绪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黑子抿了抿嘴唇。

 

“可是姐姐我最近也一直很注意打扮,照顾的也很周到啊,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觉得黄濑大人心情不是很好。哦,那天晚上哲也和黄濑大人之间是不是有些不愉快啊?我觉得黄濑大人是想和哲也做个朋友的,但是哲也这种性格……唉,怎么说呢……”

 

黑子看了自己姐姐一眼,第一次心中萌生出一点愧疚来,不管洋子的烦恼是为挣不到钱也好还是单纯被冷落而伤心也好。“姐姐不要想太多,我觉得姐姐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和黄濑君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倒不如我们根本没什么接触。我猜黄濑君一定是有事情才回船上去的,或者是想朋友了吧。”

 

“唉,但愿是这样……”洋子沉吟了一会,“也不知道黄濑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呢。我都和杏子说好啦,等大人回来了,两家人一起去百花园,还有其他洋人。啊,哲也也一起去吧?”

 

黑子垂下眼帘。“我就不去了。”

 

“哲也真是的——你不去的话,黄濑大人说不定又要问我为什么不带上你。每次谈到你的时候啊,大人那语气就仿佛是我们都在欺负你一样,是不是他们洋人走到哪里都喜欢主持公道啊。拜托啦,稍微改改你那个性,乖巧一点,别让姐姐我操那多余的心。”洋子语速很快,终于把想抱怨的东西说出口让她感到畅快。

 

“嗯。”黑子只能附和。因为黄濑君的原因,现在周围的人越来越关注他的事情,这反而使他感到不习惯。没有人看着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比如他和黄濑之间发生的事就没有人会注意到。但他禁不住去想象,如果被洋子知道了这些,洋子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是会嫌恶,还是嫉妒呢?……恐怕根本就不会相信这种事吧。

 

 

三天后的早晨,黄濑背着个包从军舰上回到了多田家。黑子觉得别扭就没有出去迎接,但是黄濑和洋子在院子里的对话他都听得到。洋子问黄濑包里装了什么,黄濑说是他留在船上的几本爱看的书。洋子又说明天没有别的安排的话就去百花园好了,黄濑同意了,顺便提到他朋友也会一起来。就这样两个人聊些有的没的聊了十几分钟,然后黄濑的脚步在玄关响起、逐渐靠近,之后是重物被放在地板上的声音,只是都在屏风那头,他们谁也看不见谁。黑子轻轻翻过一页书,同时屏风那边也传来了翻书声。黑子屏息静气地听着,这时叫做黄濑的金鱼在木碗里打了一个挺发出咕啾的声音。天气真热呢。黑子看着金鱼在心里说。是那种会让人感到无端烦闷的热。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出发了。在出门第一个岔路口上多田家和杏子小姐一家见到了面,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像是久别重逢那样拖着长调寒暄了好一阵。往前走了没多久,查尔斯号上的几个伙伴也来与他们汇合,其中也包括莱昂。黄濑和杏子的丈夫上前和他们打招呼,然后就自然地走在了一起。

 

这个有十几人的由日本人和法国人组成的大队伍朝长崎市最热闹的地方挪动,一路上不断吸引着行人的视线。他们走上一条并不宽阔的向上倾斜的坡道。男人们,也就是这些军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好奇地四处观望并滔滔不绝地讨论着。女人们走在后头,不断地被街道两侧紧挨着的货架上的小玩意儿吸引而停下脚步。黑子一个人走在最后面。两个水兵用法语大声嘲笑着日本男人长袍加扁帽这种东西混合的奇异装扮,黄濑没有插话,一边观察着街景,一边在心里和登记结婚时去过的步行街做了一番比较。突然间他又想起懂法语的黑子会不会听得懂自己伙伴嘲讽的话语,于是转身用目光在人群中寻找,好不容易才捕捉到那个遥远的水蓝色影子,心中一阵低落,于是低下头只顾一个劲往前走。

 

“黄濑大人~黄濑大人~”这时从身后传来了呼唤声,黄濑停下脚步,回头看到洋子站在一个货架前朝他挥手,发髻上多了几朵鲜艳的假花。黄濑看到洋子那纤细的眉眼就明白了她的心思,折返回去夸赞了几句,然后把假花买了下来。杏子看着眼红,迈着急促的小碎步赶到丈夫身边,要他也给自己买。这时洋子又从另外一个货架上拿来一个玻璃小喇叭给黄濑看,黄濑也爽快地付了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洋子快乐地蹦跶着走到前面去了,黄濑的脚步却越来越慢,他感觉黑子就在自己后头……

 

“嘿,黄濑,你对人家不错啊。”这时候莱昂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突然勾过黄濑的肩压低声音说。看样子刚才莱昂一直都在等他,黄濑为自己没注意到这个而感到不好意思。

 

“你说洋子吗?今天仔细看了一番,过瘾吗?”黄濑没法说自己其实是因为没心情才会随便答应洋子的要求,于是岔开了话题。

 

莱昂听后嘻嘻一笑:“过瘾啊。而且和杏子一比,就更显得她好看了。”

 

“那你也去给她买个小礼物,献献殷勤?”黄濑心不在焉地支招,这时他突然想到莱昂很可能会问起黑子的事,没来由地一阵烦乱,于是下意识地抓住莱昂的胳膊,拉着他往前走:

 

“去追克里斯他们吧。洋子也在前面。”

 

 

直到到达百花园的时候,黑子才发现自己一路上什么都没看到,在视野里晃动的始终只有那道炫目的金色。并不是自己故意去注意黄濑君的,黑子心想,不过是因为他个子太高,模样太显眼了。自己只是不经意看到黄濑君和伙伴亲密地勾肩搭背说着悄悄话,只是不小心看到黄濑君触摸着洋子的发髻然后买礼物给她。那些都不过是黄濑君本来的模样,没什么好在意的。

 

而自己心中空荡荡的,也和这些并没有关系。 

TBC

评论
热度(10)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