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瀛海异闻 第九章


百花园据说是当地一位富豪圈地建起来的,里面数不胜数的园圃、假山和池塘,每一处都经过精心的雕琢和修建,漂亮却也过于工巧。夏末还是有很多花朵都在盛放,让那些游览过许多国家的水兵们都目不暇接。黄濑说到了日本最想看的还是樱花,于是又引发了一段关于樱花的讨论。离开的时候大家脸上都挂着满足的表情,有人手里拿着花束,有人手里拿着些新买的小物品。

 

他们是原路返回的。刚走到花园两条街以外的地方,他们发现天色开始变了。要下雨了呢,而且说不定又是夏天常有的暴雨。这些土生土长的长崎姑娘说着,催促大家加快脚步。男人们不以为意,有说有笑地在后面走。

 

可是几分钟后情况就变得不同了。一阵强劲的风不知道从哪里把乌云都吹得聚集起来,遮天蔽日,然后突然就化作雨水铺天盖地直浇下来。两个水兵、多田夫人和杏子带了伞,他们连忙把伞撑开收了几个人进去,然后挤在一起一齐向前挪动。

 

黑子也带了伞。撑开的时候他朝后一瞥,看到黄濑和他的那个好朋友还在队伍后面淋着雨,发梢上滴下水来,身上仅有的一件衬衫也被打湿了,贴在躯干上勾勒出肌肉的形状。黑子下意识地举高了伞,犹豫着放慢脚步。雨水在空中划过时留下的无数条银线编织出一片薄纱,让世间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所以没有人会看自己,没关系,黑子想着,心跳却在不着痕迹地加快。

 

偏偏这时候,洋子用冰凉的手抓住了他。原来她也没找到遮蔽,看到黑子有伞就迅速钻了进来,拉扯着他说:“你不冷吗?快走吧!”

 

黑子无可奈何地偏过头,看了一眼已经赶上来的黄濑,突然用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决断的声音说:“我们这样不行的,让黄濑君陪你回去吧,我随便找个地方避一避。”说完他立刻把伞柄塞进洋子手里,自己退到了伞外。雨水夹着寒气瞬间侵袭了黑子的身体,他轻微地打了一个哆嗦。他瞧见坡上不远的地方有座小寺庙,干脆就到那里——

 

接过伞的洋子还没回过神来,茫然地看了一眼黑子又回头看看黄濑。而黄濑方才已经听到了黑子的话,这时候他好像突然来了精神似的睁大眼睛,不由分说猛地把莱昂往前一推,一边后退着一边对诧异的两人说:“你们先回去好了。洋子,这个家伙就拜托你了!”语末,不给他们反驳的时间,黄濑迅速掉头冲进了雨中。

 

正朝寺庙奔跑的黑子听到有人赶上来,突然就被抓住了手。仅仅是那触感就让他身上一抖,惊慌失措的表情立刻出卖了他。是黄濑君……他为什么没有和姐姐回去?难道是特意来追我的吗?为什么……为什么……

 

黄濑什么都不说,只是牵着黑子跑。黑子大口地喘息着,已经无法再思考了。很快他们就到了寺庙里面,从门口走到厅内,沿路留下一串深色的脚印。寺庙里萦绕着一股旧木头和香炉的气味。空旷的大厅中央是一尊颜料开裂表情阴森的佛像,佛像前面是接受钱币的池子。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

 

黄濑扶着黑子随着呼吸上下耸动的肩膀。黑子感觉到来自上方的定定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黄濑的手心隔着湿透的衣衫烫着他的皮肤。这时候黄濑开口了,声音因为喘气和紧张有些断断续续。

 

“小黑子……刚才是在等我吗?”

 

被看到了……黑子咬住了嘴唇,不想承认却也不会说谎。一面踌躇着,一面感觉到耳廓发烫。

 

这时候黄濑再也忍受不住这沉默,一把将黑子拉入怀里,死死地搂住他。

 

“小黑子……小黑子……好想你,从刚才起就想和你说话……

我……我再也忍不了了,小黑子,我们那样做有什么意义吗?每次远远地看着小黑子的时候,我都觉得有千万头蚂蚁把我吃空了。小黑子就不会觉得痛苦吗?”

 

黑子靠在黄濑的胸口上,清楚地听到对方心脏的狂跳。他慢慢闭上眼睛,突然感觉到异常的充实感,好像再也无欲无求,只要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尽管鼻子发酸,尽管心里有个声音在喊这是非理性的,自己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可他是……多么幸福啊。

 

“喜欢……”黑子艰难地开口,声音沙哑。

 

“我喜欢……黄濑君……是真的。”

 

“可是,我和黄濑君只有不到半年时间。一想到这个我就——”苦涩感生生卡在咽喉,黑子声音有些走调,连忙用手捂住眼睛。

 

“……我就宁愿什么都不要发生。我知道这样说很消极,但是黄濑君,你说很想看的樱花,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因为樱花飘落的景象让我很难受。为什么会这样呢,偏偏就是因为樱花太美丽了,美丽的事物逝去会让人加倍伤感。不想难过的话,从一开始就不要开出花来,安静地做一片绿叶就好,我是这么想的……”

 

 “我明白啊!前几天在船上住着的时候,我也时常一个人默默想着,要是没有娶你姐姐就好了,这样也就不会认识小黑子,日子就可以像原来那样轻松地过。但是回想起我们相遇的场景,那时候与其说是我觉得你姐姐好看,不如说是我被小黑子吸引了,总觉得你很特别,无法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 ……所以,就算现在会因为小黑子的事情痛苦,我也依旧可以说,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如果什么都不发生,就连这样美好的回忆都没有了啊!”

 

“我不想要那样的回忆,反正也只会徒增伤感吧。那时候黄濑君骗我说要走,我不敢想象要怎样目送黄濑君离开,我又要如何回去过原来的生活,看着黄濑君呆过的地方用过的东西,一次次回想那些过去的事,一次次被折磨,我为什么需要那样的回忆啊!”

 

“如果可能我也想要永远留在小黑子身边啊!可是说到底,人一生能把几样东西留在身边呢?至少我还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可是就算无法挽留,回忆还是可以活在心里的,在说不定哪一天死神突然降临的时候,想到过去的事情,知道自己曾经幸福过,这样不也很好吗?”

 

黑子考虑了几秒钟。谁的想法都没错,继续争论也不会有结果。黄濑依然用双臂将黑子锁在怀里,手掌无意识地在他背上摩挲。两个人紧紧贴合的身体交换着体温,仿佛产生一种奇妙的化合反应,化作内在的燥热。因为衣服被打湿的缘故,黑子比平时更要清楚地感受着这一切,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样放任不管,甚至还有了更贪婪的想法,想要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想要主动去拥抱对方……这一回大概是要败下阵了。尽管他不能认同黄濑的话,但心愿早已违背了理智。

 

“我明白黄濑君的意思,可是……”黑子做了最后的挣扎。

 

黄濑微微欠身托起黑子的脸颊,两人额头相抵。黄濑用真诚的让人信服的眼神看着黑子,声音温柔而富有蛊惑力。“总会有办法的,小黑子……我们一起想,肯定能找到办法的!”

 

黑子本能地抬起手想把对方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摘下来,但是在触碰到的瞬间又不知为什么反握住了它。“谁知道呢。”他不服气地说着,脸颊却烧了起来。

 

黄濑视这句话为一种默许,如释重负地笑了,偏过脸在黑子的脸上亲了一下。黑子吃了一惊,像小动物一样一抖。黄濑顺势揽过他的肩,这一次重重地吻住了唇。起初只是在黑子单薄的下唇上碾过,然后是含住舔吸,发出煽情的声音来。黑子但凡有想要往后躲闪的意思,黄濑就用力把他扳回来,导致好几次牙齿撞到一起还有些疼,后来黑子总算是放弃了,闭上眼睛乖乖地接受对方的掠夺。他不知道黄濑是在哪里练就了如此娴熟的吻技,每一次的啃咬都带着不同的感觉,梦幻的,热烈的,绝望的。接着舌头也滑进来,试探,搅动,紧紧纠缠。黑子紧闭着眼,眼前出现了万花筒内的光景,那似乎是自己灵肉的位置出现了偏移。

 

“不妙,再吻下去我就不敢保证自己会干什么了。”就在黑子的意识正在往更深处堕落的时候,黄濑突然离开了他,说道。

 

黑子用手背抹了抹嘴唇,顺便白了对方一眼。“黄濑君真是个糟糕的人。我对黄濑君的第一印象果然是没错的。”

 

“诶?我……那个……不是……”看不清黑子的表情,黄濑还真的有点慌,挠了挠后脑勺问道,“小黑子不喜欢这样?……生气了?”

 

黑子小心翼翼地往神像的方向望了一眼:“……我们可是在寺庙里啊。在神的面前做不雅的事,说不定会被神惩罚的。”

 

“喔,对喔……”黄濑望了一眼那个在阴影中的神像,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小黑子,日本的神也会讨厌我们吗?”

 

黑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黄濑补充了一句:“因为我们都是男人……”

 

“嗯……不会的吧。和耶稣不一样,日本的神明们可是很宽容的呢。”

 

黄濑连忙解释:“其实耶稣也只是不赞成做那个……诶……”

 

黄濑发现自己把话题引到了更难以启齿的层面上,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黑子却已经明白了过来,嘟囔了一句:“我知道啦,这也没什么差吧?托耶稣基督的福,现在连日本人也开始在意这种事情了。几十年前还是很开放的。”

 

“小黑子知道的很多嘛!”

 

“学堂里的法语老师是个传教士,课前总是要讲几段圣经。” 

 

“那可是挺无聊的。以后我来当小黑子的法语老师好了。”

 

“诶,真是意外呢,黄濑君会说圣经无聊。明明一直把十字架戴在身上。”黑子抬手摸了一下垂在黄濑锁骨当中的银色吊坠,看上去蛮厚重,暴露在空气的那一面还有些凉丝丝的。

 

黄濑拉过黑子的手放在脸上蹭,一边说道:“对我而言更像是一种形式吧,但没有这个形式会很麻烦的。我也是需要融入那个社会,得到同僚们的认同啊。”

 

“嗯嗯,我明白。”黑子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但你的伙伴们可并不把它当做形式吧。”

 

黄濑读出黑子的担忧,直截了当地安慰道:“他们不会知道的,就算多田夫人她们说了什么,他们也听不懂日语的呀。倒是小黑子在担心我,我很开心呢。”

 

“我可什么都没说……” 

 

这时一阵夹杂着泥土味的风吹进寺庙里,两人被这么一吹都觉得冷。往门外一看,才发现雨已经停了。他们同时露出了怅然若失的神情。

 

假如这场雨永远都不停,他们是不是就可以不走向外面的世界,不回到那些疑惑和审视的目光中去?

 

“不快点回去的话,小黑子会着凉的。”黄濑宽大的手放在黑子肩上,笑容里没有一丝阴霾。黑子看到这个也不由得微笑起来,如此在意别人的看法,还真不像自己啊。

TBC

评论
热度(13)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