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补档】【奈因】灵与肉-上(R18|短篇)

手滑把之前那篇文给删掉了!啊啊啊读者宝贵的评论没有了好心痛!对不起各位……为了和下篇链接重新发一次,看过的请无视我请无视我……


本篇是“原作向”,主要讲的是AZ两个男主演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们挑战编剧剧本的故事。

  • 演员本人和饰演的角色是同一个名字,就这样武断地设定了

  • 标题和内容无关

  •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 纯属娱乐,不打算负任何法律责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斯雷因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用吸管戳着杯里的冰块。他感觉到桌子对面投来火热的视线,但偷偷抬起眼睛却发现那只是自己的错觉。桌子对面的男人眼睛是酒红色的,颜色和他本人气质很搭,优雅禁欲,不动声色。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把他约到咖啡厅的?在那毫无感情却十分专注的注视之下,斯雷因再次慌了神,就同一小时前在卫生间里那样……

 

1.

一小时前的AZ片场,第八集的拍摄刚刚结束。斯雷因被工作人员扶着从刑架上撤下来。足有两小时保持着被吊打的姿势,斯雷因体力已经消耗大半。披上经纪人递过来的毛毯,斯雷因从拍摄现场失魂落魄地走出来,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大概是太入戏的缘故,此时他觉得有点心累。

 

人刚沉到沙发里,给他化妆的那几个年轻小姑娘就围了上来,说要帮他卸掉身上的伤妆。斯雷因猛地想起其中一个姑娘的推特号他是关注了的,好像昨天把昵称改成了“斯雷因在我身下喘”。这时候披在上身的毯子毫无防备地被拉扯下来,斯雷因觉得一阵寒意,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这点小事不必费心,艾瑟依拉姆小姐待会还需要你们补妆。”斯雷因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个温和腼腆的笑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而那些小姑娘们已经兀自脸红起来。斯雷因从怔住的小姑娘手中拿过卸妆水和化妆棉,三步并作两步走进了男卫生间。

 

真惨呀,斯雷因站在盥洗池旁边,望着镜子里自己被抽打的血肉模糊的身体。刚才自己的惨叫声还回荡在耳边,想想都觉得瘆人。当初同意导演的邀请时他就知道自己饰演的这个角色处境悲惨,但他没想到全剧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惨。这两种感觉可是完全不同的,请想象一下吧:今天一大早,界冢老师和艾瑟依拉姆老师就乘着法拉利去海边拍外景了,据说今天天气特别好,能拍到很多鸟。而自己和带着太阳镜的两人擦肩而过,被扒掉上衣请进了潮湿阴冷的审讯室,在一票工作人员的围观下嚎叫了一上午。每当斯雷因觉得自己要叫不动了的时候,他就让自己想象一下甲板上风和日丽,立刻悲从中来,嘶哑的喊声重新冲破天际,害得旁边一个保洁大妈都用衣袖擦了擦眼角。

 

斯雷因摇摇头甩去这些多余的念头,把卸妆水倒在圆形的化妆棉上,开始擦拭身体。胸前的伤妆很快被擦去,冷白色的细腻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每个毛孔都在大口呼吸着。他对着镜子照了照后背,那里也有几道日常的伤痕需要擦掉,但是他够不着。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斯雷因从镜子里看到来者,心中一个激灵。

 

“界塚老师!……您回来了!”

 

“嗯。”界塚伊奈帆还穿着拍戏用的学生制服,他瞅了瞅裸着上半身的斯雷因,“拷问戏拍完了?辛苦你了。”

 

“没什么,应该的应该的。”尽管只是一句清冷的寒暄,但斯雷因还是觉得像受到鼓励一样,忍不住微笑起来。毕竟这是来自他最尊敬的演艺界内的前辈的问候呀。

 

伊奈帆站在斯雷因旁边开始洗手,斯雷因从镜子里观察着他。界塚老师洗手很频繁,是不是有点洁癖?虽然他年纪比自己小,但不仅在演艺界颇有名气,据说私下还搞物理研究,被娱媒尊称为“人类第一智商君”。不仅如此,界塚老师连外形也无可挑剔,尽管不是万人迷的锥子脸,眼睛大得像女孩子,黑色的短卷发空气感很好但三七分总觉得老成,但这一切搭配在一起却组成一种低调不张扬的英气。界塚老师真的就没有缺点么,斯雷因半是憧憬半是不服气地想着。

 

第一次接触界塚老师是为电视剧拍摄宣传海报的时候。他入场的时候所有陪同人员都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西装,加上他本人没有丝毫波澜的严肃表情,斯雷因作为一个刚入圈的新人,紧张得甚至不敢与他对视。但开拍之前对方却朝自己伸出了手,微笑着说:“是个有灵气的孩子呢。今后请多指教。”笑容就像初春的阳光一样融化了不存在的坚冰。这次和谐的初遇直接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天他们拍摄的背靠背举枪的海报里面,斯雷因的眼神有点偷瞟伊奈帆的意思。本来也有正常的照片可用,剧组的人看过之后却拍着大腿叫好,说机战片不卖点腐不行,就用这个。

 

思维绕了一大圈才回到现实,斯雷因发现旁边的人早就洗完了手,正从镜子里定定地看着自己呢。对方的目光真的像剧本里的AI那样冷静又锋利,斯雷因惊得心都漏跳一拍,而对方用早已看穿一切的口吻说:“我帮你吧。”

 

话音刚落,伊奈帆就抓住斯雷因的胳膊,让他背对着自己。用化妆棉蘸着卸妆水擦了几下,大概是觉得效率太低,伊奈帆取了几张擦手纸巾,招呼也没打就把卸妆水倒在了斯雷因的背上。嘶,好冷!斯雷因被激得身体一抖,而伊奈帆已经三下五除二地把他的后背擦了个干净。

 

“前面还有点花。”伊奈帆说着,又把斯雷因的身体转过来替他擦。斯雷因不确定地低头看,居然发现因为刚才被冷的卸妆水泼在身上,现在乳头都立起来了,而界塚老师的手指正若有若无地划过那个敏感的凸起。性骚扰……这是来到斯雷因脑海中的第一个词,他偷偷看了一眼对方,后者却面无表情得像是在擦玻璃。怎么能拿这种龌龊的想法揣测界塚老师呢,斯雷因在心里教育了自己一番。

 

“好了。”伊奈帆把用过的纸巾揉成团丢入垃圾桶,一边洗手一边回头对斯雷因微笑:“以后,叫我伊奈帆就可以了。”

 

斯雷因脸颊有点热:为什么给我擦过身体以后就要改称呼,这个时机不觉得有点怪吗?但他心里还是高兴的,试着叫了一声,果然觉得距离感减小很多。可以把他当做朋友了吗?既然是朋友,倾诉一下烦恼也是可以的吧。

 

想到这里,斯雷因脱口而出:“伊奈帆,我可以请你喝咖啡吗?”

 

2.

斯雷因总算想起来约伊奈帆出来的理由时,伊奈帆杯中的橙汁只剩下一半了。

 

“是这样的,界塚老师……关于工作上的事情,我有一些很困惑的地方,想得到您的指点。”一提到工作斯雷因就下意识地谨慎起来,听到那个生硬的称呼伊奈帆只是在心里皱了皱眉。

 

“是这样的……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好呢。这个剧本越来越使我困惑。昨天高山老师把第23集的剧本发到我们邮箱了,界塚老师也看到了吧?我对自己的角色有点拿捏不准。高山老师之前解读剧本的时候和我交代过,斯雷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主;23集里面小女仆有句台词也说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公主。可如果仅仅是因为对公主抱有爱情才发动战争,那为什么又不顺从公主的心愿,害她哭泣呢?斯雷因对战争和和平有足够的理解,又赞成父亲的政治主张,他应当是一个务实且有野心的男人……”

 

“推动斯雷因变化的到底是爱情、忠诚心还是野心,我想就连高山也未必能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他只是出于玩弄观众的动机去写,那么你也只好带着打动观众的动机去演,同时满足想看战争主题和爱情主题的两类人,让他们从不同角度看到不同的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可以了。”伊奈帆的声音平静又清澈,但听者却没有因此冷静下来。

 

“问题不止是这个,剧情里有太多莫名其妙的地方了。无法理解的话,我很难投入足够的感情啊。公主这个角色也很难懂,一方面高高在上地消费着斯雷因的忠心,另一方面又像是故意不去直面这种感情似的,从未尝试去好好沟通进而理解他。如果您要说这是皇族的矜持,可是对于界塚老师您演的角色却表现出一片真情。啊,这里我更难以理解了:在地球上,您不过是陪她看了一次鸟,简单地帮助了一下,她不知怎地就突然爱上您。您的角色又是为什么会被她吸引,因为她漂亮吗?您的角色看上去可不像因为女人漂亮就会动心的类型。起初看到您姐姐的几句台词,以为她只是八卦心作祟,没想到后来您竟然动了真格,还有“把您当成自己的一部分”这种台词,这句话果然还是和高山老师说说,改一下吧?这样羞耻的台词,您可要怎么说出口呢……”

 

“斯雷因替我操心呢,我很高兴。”伊奈帆又笑了一下。和上次关爱的笑不太一样,这次眼周的匝肌也收缩了,是那种快乐的笑。斯雷因看着伊奈帆,忘记了反驳。而伊奈帆也在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对方认真争论时透出红润的脸颊。就这样微妙地沉默了一会,伊奈帆才继续说道:“两个男主争一个女主,只有这样才能让男一党和男二党掐的不共戴天,才能方便少女们自我代入陶醉其中。编剧就是喜欢看这种风景啊。”

 

“但我被高山骗了,”斯雷因把吸管狠狠戳进杯子里,“当时本来一个叫《想你了》的韩剧的导演请我去演男一,我觉得那个太没劲了就没去,没想到现在AZ和那个剧本越来越像了。高山这个骗子……本来他请我演AZ,其实我是拒绝的,但是他对我说,这故事走的是双男主线,是地球火星两个少年在斗争和碰撞中成长的故事。不仅如此,还能和最尊敬的界塚老师演对手戏,我是听了这个才同意的。结果不是为了和平斗争,是为了女人。这也就算了;整部剧下来才和界塚老师见两次面还都是对射,台词本来就少的可怜还重复!我真的好想和前辈演一出精彩的对手戏啊……”

 

“我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和你一样是受害者。”伊奈帆说,“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想法被肯定的斯雷因总算有了底气,露出坚定的表情来:“我要找高山老师谈一谈。就算什么都改变不了,我至少要让他知道我们的想法。”

 

“看样子就算我不赞成,你也会去的吧。”伊奈帆眯起眼睛,现在他觉得这个倔强的青年特别可爱,他挺直了脖子,玉色的眸子被勇气和决心打磨的发亮。

 

“是的。能和我分享您的想法我很感激,界塚老师。和您告别之后我就打算去高山老师家里拜访。”

 

伊奈帆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TBC

评论(3)
热度(69)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