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黄黑】瀛海异闻 第十四章

我两周没更这个了!我自首!是我不好!尽管我真的很想说这文章进行到一半了!但其实心里也一点都没准会写多长!

本章大概是最后一次纯甜纯甜的章节。从今往后……【叹

【长篇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第十四章

人们总是喜欢发掘出事情之间的关联,并把它们归结为命运。殊不知世间万物皆有关联,人们从不同角度投去目光,最终促使它们顺应自己潜在的心愿生长。

 

一周后的某个早晨黄濑收到一封信。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信件了,因为大多数时候他连固定地址都没有。寄件人是一个陌生的法语名,信封皱皱巴巴,有几处墨水笔迹被沾湿晕染开来,看样子这封信是辗转了相当长的距离。黄濑怀着困惑打开展开信纸,只读了第一段他就觉得呼吸困难,手止不住地颤抖。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新一字一句地读了一遍。

 

“……近日,我得到J伯爵托我打听的黄濑女士的消息,她已于去年10月乘渡轮返回日本福冈……”

 

“妈妈!……妈妈!”黄濑沙哑着低声叫出这个久违的称谓,在熟悉的音节的刺激下,他头脑中对母亲的模糊的印象突然间清晰起来,疼爱地望着自己的模样,给自己整理衣服的冰凉的手,对自己说“出门要小心”的温柔的声音……想到这些黄濑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他已经无法镇静地将全文读完,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信件跑到黑子的房间。

 

黑子听出身后的脚步有种与平时不同的匆忙,一回头就看到黄濑眼眶红红的朝自己扑过来,在下一秒就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肩,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黄濑喉咙发紧,说话断断续续的,但黑子还是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惊讶地扔掉了手中的书,抬手搂住黄濑的脑袋。

 

“真是太好了!黄濑君可以见到妈妈了。看到长大成人的黄濑君,妈妈也一定会非常欣慰的。”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因兴奋而耸动,黑子觉得自己的恋人此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惹人疼爱,而自己也正因为他的幸福而情不自禁地笑着。

 

黄濑还是忍不住喜极而泣了,不好意思直起身,保持着刚才那样的姿势闷声说着:“五年来我一直托J伯爵打听妈妈的消息,只想知道妈妈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没想到现在不仅得到了消息,还可以见面了……小黑子和我一起去看妈妈吧,好吗?”

 

黑子梳理着怀里的人一头被揉乱的金发,听到最后一句动作停了下来:“诶?我……我也一起去见黄濑君的母亲吗?”

 

听出黑子的语气里有羞赧的成分,黄濑这才抬起头,果然看到黑子垂着眼帘沉吟的可爱表情,手又不由自主地伸过去抚摸对方的脸颊:“我敢保证妈妈一定会喜欢小黑子的!再说,去妈妈那里往返要花一个月的时间,难道小黑子比较想让我一个人去?”

 

一个月?黑子一听就有点着急,立刻抬起头说:“不行!……我想和黄濑君一起。”

 

黑子迫切的眼神让黄濑来了兴致,难得黑子有求于自己,这个机会可不能浪费。

 

“嗯,这样吧……对我撒个娇,我就带上你。”

 

“那是什么?黄濑君教教我。”

 

“诶……那个就是……”黄濑知道可不能上黑子的当,“你学学俊介每次求洋子带他出去玩的样子就好啦。来来来~”

 

黑子幽怨地看了对面兴致勃勃的大孩子一眼,心想这种小事就让他这么开心的话,就勉为其难陪他玩一下好了,谁让我脾气好呢。深吸一口气整理好状态,努力扯出一个自认为天真无邪的笑容,黑子探过身搂住黄濑的腰,抬起头露出小鹿一般纯净的眼神,用甜腻腻的声音说:“凉太大哥哥,哲也也想出去玩~带上哲也一起好不好~”

 

黄濑笑的合不拢嘴,低头咬对方的耳朵:“让大哥哥做些这样那样的事,就带你去哦!”

 

“得寸进尺。”黄濑的额头上立刻就落下一个爆栗。黑子已经回复原本的样子,刚才的情景美好的如同幻觉。“……要去那么久,记得和军队请假。”

 

“小黑子说的是。下午我去找伯爵告假,然后去雇个可靠的车夫。……晚上要和多田夫人打个招呼。”

 

后半句说的很轻。黄濑停下来看黑子的表情,他知道从船上回来的那晚多田夫人的反应给黑子留下了不小的阴影。黑子抱膝而坐,一言不发。他想不出任何办法。多田夫人的眼神就像在眼前一样近,告诉他一件事情:今后无论借口编的有多么令人信服,他们都无法摆脱怀疑。秘密败露是早晚的事。在这种时候得到黄濑母亲的消息,大概也是命运的安排。

 

“我去和多田夫人说,你呆在房间里不要出来。反正说什么都会被怀疑,随便想个让她们无法反驳的理由就可以了吧。”黄濑把手覆在对方的手上,轻轻握了一下,坚实温暖的感觉让黑子心中立刻舒缓了下来。

 

当天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收拾行李的时候,黑子突然发现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出远门,住宿车费饮食都需要钱,这对于多田家的经济状况来说无疑是奢侈的。自己究竟还要从黄濑君那里受到多少恩惠呢?真的不会有任何代价吗?

 

次日清早,门口的马蹄声准时响起,是黄濑找的马车夫来接他们了。黑子手里捧着个东西走出房间,郑重其事地把它递给洋子说:“这是我养的金鱼,我实在没有办法带上它,可以拜托给姐姐吗?它很好养的!每隔一天放点鱼虫,一周换一次水就可以了。”

 

“呀……好麻烦……”洋子犹豫地接过木碗,打量着里面因为不安四处窜动的金色小鱼。

 

“拜托了……”黑子双手合十,“鱼虫和打捞用的小网都放在我房间门口了。一周换一次水已经是极限了,请姐姐务必记得……”

 

“好吧好吧。”洋子说着把木碗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黑子道了谢,又最后看了自己的小玩伴一眼。黄濑君请等我回来,我一定会给你讲许多有趣的见闻。他在心里说着。

 

两人背上轻便的行李,向多田夫人和洋子道了别。在院门口等候的马车夫看他们走过来,就跳下车接过他们的行李,为他们打开车门。天啊,这个人竟然比黄濑君还要高大,黑子在心里惊叹着。这时候黄濑向黑子介绍起来:

 

“小黑子,这是我们的马车夫紫原敦先生。紫原先生,这是我的朋友小黑子。”

 

“喔,早啊黑仔。”对方用逗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着,对黑子招了招手。黑子和他简单寒暄了几句,跟着黄濑钻进车厢里。

 

“怎么样,是个有意思的人吧。” 车厢前后都有座位,但黄濑偏要和黑子挤在同一侧坐。

 

黑子没有正面回答。“黄濑君花了多少钱雇他?”

 

“嘻嘻,没有花钱哦。只要每到一个城市给他买好吃的、带他玩,掏住宿费就可以了。”

 

“诶?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

 

“他一个人生活,比较随心所欲,大概是想四处游玩。”黄濑透过车厢前侧的小窗可以看到紫原弯曲的脊背。车子已经启动了,马蹄铁有节奏地敲击地面的声音,车轮碾过石子路时颠簸的声音都汇集成一种轻快的旋律。这是和黄濑君两个人的旅行,接下来的一个月可以不用顾忌别人的眼光,像普通的恋人那样相处,还可以一起欣赏美好的风景,经历有趣的事情,这么想着的黑子不由得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结果这么小的表情立刻就被黄濑捕捉到了。黄濑不动声色地凑了上来,手撑在黑子身侧,挑眉的狡黠表情像是看穿了对方想法一般。

 

“小黑子想什么呢,这么高兴?是不是在想这个车厢真好,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

 

……是挺好的。黑子看着这张因为距离太近被放大了的脸,没有闪避。自从那天去查尔斯号玩之后,他们在家里都十分谨慎,多田夫人和洋子同时出门的时间几乎没有,想拥抱一下的时候都要同时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别说是黄濑、就连黑子都觉得难以忍耐了。感到黄濑的呼吸变浅变慢了一些,黑子知道那是他想要接吻的预兆,于是顺从地合上双眼,果然下一秒黄濑的吻就落了下来。

 

他们断断续续地吻了很长时间,谁都没有睁开眼睛,单凭身体寻找着对方的嘴唇。那感觉好像是在黑暗的长河中漂流,贪恋令人心醉的荡漾起伏,任凭它把自己带到不知名的欲望深处。重新睁开眼时黑子发现自己打横坐在黄濑的腿上,两人以非常销魂的姿势搂抱在一起。

 

“别动。”黑子准备从黄濑身上离开的时候,后者手上一使劲就把黑子牢牢控制住了,“就让我这样抱着你吧……能这样抱你的时间也不多。”

 

黑子捂住耳朵。于是黄濑不说话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经过一座城镇,但是因为见母亲心切,他们决定回程的时候再去游览。接近傍晚的时候紫原告诉他们虽然今天是走不到第二个城镇了,但是这山间有一座出名的天然温泉旅馆可以投宿。黄濑听了非常兴奋,他对日本的天然温泉早有耳闻。当他询问黑子意见的时候,才知道对方也从没去过,所以就这样一拍即合了。他们走了大约半小时崎岖的山路,终于看见了在茂密的树林中透出的灯笼的火光,再往近走走还能听到人群的嬉笑声,这对于赶了一天路没看到几个行人的他们来说真是莫大的安慰。

 

旅馆的服务非常周到,门口就有小厮把车子引向马厩,黄濑和黑子就在这里下车,向老板娘要了两间客房,其中一间给紫原,一间黄濑和黑子同住。黄濑付钱给老板娘的时候黑子向后退了几步,不想让黄濑注意到自己因为要和对方一起睡觉露出的羞赧的表情。

 

房间和许多高雅的和室一样,内部简洁宽敞,干净的一尘不染,空气飘着一股淡淡的竹子味。黑子刚坐下来,黄濑就扑在他身上,两个人一起在榻榻米上打了好多滚,一直滚到后廊边。从后廊延伸出去的小径向下通往热气蒸腾的温泉池,在碧草的掩映中显得芳香沁人。壁柜里已经备好洗浴用品,两件绀色的浴衣和木屐。黄濑站在那里就把上衣脱了,把浴衣披上试了试,模样还不错。而这时候黑子已经抱着自己的东西迅速跑开了:他不好意思和黄濑一起洗澡……

 

当他们洗过澡准备进温泉池的时候,黑子才知道自己的想法真是太青涩了。他看到有的人大方地把系在腰间的遮蔽解开然后走到水中,尴尬地停下了脚步,这才知道原来坐在温泉里的人都是全裸的。不仅如此,水中竟然还有一群女人,也一样赤身裸体。此时身后的黄濑不由得感慨了一声,黑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快,就拦在黄濑面前说:“这太羞耻了,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呢?难得来一次。”黄濑说着就要把毛巾解开,黑子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连忙阻止说: 

 

“男人就算了,还有女人在里面!她们一定会没完没了地看黄濑君的!”

 

“呀……她们看就让她们看嘛,我不看她们不就好了?”黄濑无所谓地摊摊手,“小黑子才是,要提防身边的大叔呀。”

 

“我有什么好提防的!哼,黄濑君其实就是想和大姐姐一起泡温泉。”黑子双臂抱在胸前,气鼓鼓地别开了脸。而黄濑也犹豫起来,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小黑子的身体,大叔也好大姐姐也好,谁知道他们看着小黑子的身体,脑海中会浮现什么样的画面呢?决不能允许别人对小黑子有奇怪的幻想……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紫原从他们身后走过来了,一人背上一掌,两人就直接落入水中。既然已经掉了进去,关键部位在水下看不清楚了,黑子这才慢慢把毛巾解开放到头顶,贴着边缘坐下。黄濑也挨着他坐下来。温泉水刚刚浸过胸口,热气蒸腾出来,即使是手臂暴露在晚风中也并不觉得冷。抬头是一片片的繁星,周围是高大黢黑的树林剪影,看到这些,任何人的心都会不自觉地和自然靠近吧。黑子往下溜了溜,脑袋靠在岸边,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而黄濑正不着痕迹地一点点地靠近他,两人的手臂都贴在一起。然后他把手放在黑子的大腿上,自然得好像无意识一般。最后他还是按捺不住,缓慢地抚摸起来。黑子瞪了他一眼:“黄濑君,你在干什么?”

 

“摸你呀。”黄濑直率地回答。

 

我真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黑子心想。他佯装不高兴地挪了挪地方,和黄濑来开距离,但每次他挪动一点,黄濑就会跟着挪动一点,两个人玩的乐此不疲。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子发现自己竟然被逼到人烟稀少的角落里了。他刚反应过来,黄濑的手臂就绕住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温暖又紧实地拥抱着,但由于失去了衣物的阻隔,感官上带来很多色情的意味,黑子的脸颊立刻就烧了起来。

 

“这里没有人认识我们,就算被看到也不用害怕。”

 

“嗯,”黑子低头小声应着,把手放在对方手臂上。他不知道黄濑能不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十分快。在氤氲的热气中,他逐渐地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靠在黄濑身上休息了一下也没什么作用。黄濑注意到他有些迷离的眼神,以为他被自己抱着有了感觉,于是坏心眼地捏了一把对方的腿间。

 

“呜……别闹,黄濑君……”黑子虚弱地推着他,“我的头好晕……”说完这句,他就伏在黄濑胸前,没动静了。

TBC

评论
热度(11)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