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三昼夜-1(警匪)

一个空有警匪外壳的黏糊糊的爱情故事。标准的一见钟情。

智商这么捉急的撸主要编这么多烧脑剧情真是跪啦,细节帝放过我吧我真的没在公安系统工作过呀我只是个无害的平民!

如果可以接受细节各种bug完全为了看个爽的请往下~


Day 1.1

一个周五的下午四点,随着门口红外线玩具熊的欢迎声响起,Jamie’s花店里走进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男人。正在修理玫瑰刺的店员小姑娘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看着来人。这男人约莫二十出头,在衬衫领带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的米色针织衫,但随意的衣服并没有遮掩住他端正笔直的步态。

 

“九支粉色石竹加九支紫色兰花,搭配满天星,谢谢。”和通常来探病的人不同,他没有四处打量,而是径直走到柜台前报上花名并递过信用卡。

 

“很适合送给病人呢,您真有眼光。”小姑娘抿着嘴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花店就坐落在精神病院隔壁。

 

 

界塚伊奈帆捧着给同事买的花束走进精神病院大厅。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出于职业习惯,他放慢步子快速四处打量。挂号处有十几个人排队等待,等待区上方悬挂的电视上正播报着某明星的访谈节目。一切显得宁静无害,这多少使他感到欣慰。

 

他的同事,准确地说是他所在的刑事科的部下,因为在一次抓捕任务中失手开枪打死嫌犯精神受到重创,近日开始入院接受治疗。结案后他们终于迎来了长达三天的休假,界塚伊奈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这位部下。604,他在心里默念了一次同事的病房号,乘上直升电梯,很快就来到病房门口。不巧的是病房门锁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徘徊了几分钟后,一个路过的护士告诉他,这里住着的那个警察先生正在接受检查,需要一小时才能结束。

 

界塚伊奈帆只好开始在医院里闲逛,从单人病房区逛到多人病房区再到活动区,和普通医院别无二致。正感到有些无聊时,他注意到在一个角落里有向上延伸的楼梯,楼梯口立着不起眼的牌子,上面只有一个意义不明的红叉。他清楚记得刚才乘坐的直升电梯最高只能去到六层。他的好奇心被点燃,于是趁人不注意推开标牌,朝上走去。

 

楼道里的空气凉丝丝的,每登上一层台阶就仿佛离人间远了一截,转过一个弯以后,六楼传来的日常杂音正逐渐被一种诡异的安静取代。不知名的远处传来的怪叫开始灌入他的耳朵。登上七楼后,眼前的景象让他所有的猜疑都得到了证实。

 

这里是真正的疯人院。

 

楼梯口有一间小小的门卫室,但从窗户看进去,电脑后面并没有人。界塚伊奈帆迅速地沿着墙往里面走。七楼的格局舍弃了人性化的成分,并排的病室全部是马厩那样的面对面布局,每间都安装铁栅栏,把病人的一举一动展露无疑。这个时间大部分病人都很安静,不过他能够看出有半数处在镇定剂的药效下,目光呆滞举止慵懒。

 

走出一段后他发现自己过于显眼,惹得几位病人开始不安,只好就近找了个等候用的长椅坐下。

 

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十几米开外的几间病室里的情况,其中一间的主人很快就引起他的注意。那是一个年轻的白种男性,此时一动不动地垂着头坐在床沿出神。他的脸是逆光的,伊奈帆只能看到他一双非常专注的玉色眼眸,好像聚焦在空气中的某处。他的浅金色卷发、冷白色皮肤和淡蓝色病号服搭配在一起有种病态的美丽。

 

有一瞬间伊奈帆的意识变为空白,只剩下一个简单的感慨:好看。

 

当伊奈帆还在发呆的时候,对方已经抬起头来无所事事地四处张望,然后不知怎么就与他四目相对了。一瞬间两个人都以为对方会尴尬地避开视线,但谁都没有。对方像有话要说那样更加认真地看了回来,清澈的绿眼睛一眨一眨,折射着理智的、纯净的光泽。

 

他不像个疯子。隔空相望时一抹疑惑闪过伊奈帆的脑海。此时对面的青年已经赤着脚起身走到栅栏前,两手攀着铁条,目光定定地落在伊奈帆身上。伊奈帆看不透对方眼底的情绪,对这种场景更是一筹莫展,却仿佛冥冥之中被什么支配着,开始朝那个青年挪动脚步,直走到栅栏前面。伊奈帆全然不知自己要说什么,做什么,两人面对面站立,只隔着伸手就能抓到的距离。

 

“你——”

“我——”

他们同时开了口。伊奈帆微笑示意他先讲。

 

玉色眸子的主人脸上流露出含蓄的欣喜,但立刻又转变为焦虑。他的嘴唇张开又合拢,终于低声说道:“请救救我。”

 

伊奈帆把目光从对方精致的面孔移开,快速思考了一下说道:“你对谁都这样求救吗?这对你可不好。”

 

“不是的……”青年飞快打断了他,但却没了下文。他像是努力寻找着答案那样困惑地望着伊奈帆。对面的亚洲男人有一头给人亲切感的褐色卷发,健康的蜜色肌肤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只是面部表情却不太搭调地毫无波澜,唯一运动着的是摄人心魄的红褐色眼睛。

 

“值班人员这时候换岗,我只能长话短说。”青年收回目光,压低声音飞快地讲道:“我的真名是斯雷因·特洛耶特,我父亲特洛耶特博士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合成细菌的生物学家。某制药集团在他生前为他的研究所提供了巨额的资助,父亲去世后我继承他的研究。这种细菌的诞生是生物学的重大成就,但这种细菌对人体有巨大的毒副作用。半年前我依照公司的要求把这方面的报告提交上去,没过多久就偶然听到高层说公司企图将它批量生产投入战争。我仔细考虑之后别无选择,只好销毁研究所内所有的细菌样本和数据资料,逃了出来……但是我被抓住了,逼供没有结果,他们就把我关在这里。但我一定要出去,我必须粉碎他们的野心。”

 

特洛耶特。伊奈帆在心里重复了一次。时常关注科学界新闻的伊奈帆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但仅靠这个不足以建立他对这个斯雷因的信任,伊奈帆这样提醒自己。看到伊奈帆没有反应,斯雷因有点泄气,却依然用顽强的眼神看着对方说:

 

“我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如果您觉得我像是在胡言乱语,我也能够理解……算了,就当我是在胡言乱语……”他轻笑了一声,紧握着栏杆的手却关节发白,像是痛恨自己的无力。“您又怎么能救得了我,我又怎能奢望别人拯救……”

 

这时上方传来温润低沉的男音,话语让斯雷因一怔。

 

“我是警察。”

 

下一秒,斯雷因的手就探出栅栏抓住了伊奈帆的袖口。伊奈帆见过各种各样哀求的神情,他已经对此麻木,更多时候他并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只是出于职业习惯去帮助他们。但眼前这个青年坚毅的眼神却使他从心底生发出某种久违的感觉。

 

楼梯的方向传来脚步声。伊奈帆谨慎地侧视,低头看看栅栏门的门锁之后,轻轻拨掉抓着自己袖子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身离去了。

 

伊奈帆回到六楼看望了自己的同事。一番日常的交谈之后,他回想起自己在七楼的奇遇,觉得自己竟然动了救人的念头真是热血得可笑。尽管心里嘲弄着自己,离开同事病房后他还是他给医院平面图拍了照,又在门卫那里偷窥到了全楼摄像头的位置。

 

伊奈帆从地下停车库里开出自己的黑色福特野马,掉头上了公路赶往警局。到达目的地后,同事们看到正在休假中的刑事科科长,都问他来这儿做什么。他模模糊糊地回答了,走进自己办公室坐到电脑前开始整理资料。日本雅虎网页上的搜索结果里几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关于特洛耶特及其研究成果的内容,这已经十分诡异。庆幸的是界塚警官当年是以全优成绩从东大毕业,他很快就从一些英文生物期刊杂志中找到了蛛丝马迹甚至还有特洛耶特博士年轻时期的照片。尽管面容的清秀程度远不及他儿子,但经过仔细比对面部,伊奈帆还是能够确定刚才在精神病院遇到的特洛耶特并不是假货。最后他调查了那个资助研究名为Pfibe的日资医药集团。上市公司有足够财政报告可查,伊奈帆从它的资金流动上也发现许多可疑点。

 

这也许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伊奈帆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思考两分钟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下定决心后就不会改变。伊奈帆从抽屉里拿出一些东西装在身上,然后去了一趟庶务部。“借一套开锁工具。”他对无精打采的工作人员说。对方抬起眼皮看到对方是刑事科科长便懒得多问,把登记簿推到他面前。伊奈帆弯腰在名字一栏签上几个字母,接过一个扁平的黑色小盒子装进口袋里。

 

 

约莫七点多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医院食堂正处在高峰期。伊奈帆从侧门走进去,还是能闻到一股饭菜的味道。他走了没有摄像头的消防通道,一口气登上七楼。七楼灯光比较昏暗,只有门卫室里灯火通明,传出电视剧的声音和护士的说笑声。伊奈帆无声地走过去,把一个东西塞进门卫室的锁孔,然后回到楼梯口关掉了七楼的电闸。

 

一整楼的病人顿时发出各种各样的躁动声,门卫室的护士想要冲出来查看情况,却发现门锁被卡住了。黑暗伊奈帆凭借着强大的空间感摸到斯雷因门前,看到对方喜出望外地抱着栏杆,像个期待世界末日的孩子。连打招呼的空当都没有,他打开微型手电筒叼在嘴里,把开锁工具中带勾的一根插入密码锁上方的小孔里,一边撬动一边附耳听着声响,然后又拿出另一根拨动。30秒后微弱又清脆的弹簧声让伊奈帆如释重负地直起身,密码锁被完好地撬开,伊奈帆推开门,拉起斯雷因就跑。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消防通道往一楼跑。斯雷因的手因兴奋而颤抖,而紧握着他的那只手却丝毫没有潮意,凉凉的很舒服。一阵狂奔后他们终于从侧门逃出来跑到路旁,伊奈帆的福特野马在马路旁静静等着他们,已经被贴上了罚单。他们迅速钻进车子,伊奈帆将油门踩尽,野马低吼着融入一片多彩的夜景。

 

TBC


评论(20)
热度(84)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