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Your libido-3(ABO)

这章如此正常我就斗胆直接放上来试试。

老婆叫我更我就更,我是好攻。

为新读者行方便:第一章  第二章

08

界塚伊奈帆 6月21日

我和斯雷因的私下会面越来越频繁了,每一次都会伴随着各种程度的身体上的亲密。我想如果有人对他说我品行端正,他一定会笑的肚子痛。但那并不是我的本意。

有时候他来皇宫,有时候我去他的领地上看他,每次都能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先要经过一些无聊的社交环节,不过我们早就习惯了在众人面前演戏。

我热衷于观察和别人交谈时的斯雷因。一身尊贵的伯爵服,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威严,他在外人眼中该是多么无懈可击的存在啊。大概根本没有人敢去留意他的可爱,更不会有人想象的出他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的烧红的脸颊,多情的双眼和撩人的体态。我拿脑海中他被我爱吅抚时的模样和眼前优雅的伯爵对比着,仅仅为怀揣着这样的秘密而感到兴奋不已。不管哪一个他在我眼中都可爱得一塌糊涂,他在我视线里出没令我快乐到眩晕,我几乎认为能够注视着他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趁没人注意时,我们就不声不响地溜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从假惺惺的做戏和忍耐中脱身的我们长舒一口气,开始毫不避讳地打量彼此,默默地靠近对方。这时候我却立刻将之前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了。怎么可能只是看着他就得到满足呢?我们现在离得这样近,我为什么要控制自己不去亲吻他?在亲吻他时,又如何能克制得住把他锁在臂间的冲动?一旦那熟悉的暖香在怀中升腾起来,我又怎样才能放开他而不是把手探入他的衣服,啃咬他的肌肤,蹂躏他的身体?在这种强烈又直接的贪婪的驱使下,我一次又一次放弃了“这次做个绅士”的念头,用肢体交流代替了语言交流。斯雷因似乎从我的眼神就能看出我心中所想,因为我也能从他眼中看到五分轻薄五分温柔的笑意,好像在笑我对欲吅望的表现太过诚实。

然而斯雷因又能好到哪儿去呢。通常还没等我压上去,他就急切地把腿缠上我的腰。心情好的时候,他会为我口吅交,就算我在他嘴里抽吅动起来也不会生气。如果在安全的地方做,他会一边被我侵犯一边不停地用那种煽情的音调叫我的名字。

他的卧室因为我频繁到访的缘故插上了红玫瑰。那间隐秘的小客房里,信息素的味道时常终日不散。我们在皇宫花园里做过。我们甚至在我和瑟拉姆的床上做过。


09

斯雷因·特洛耶特 7月21日

当我们在一起时,我们的身心属于彼此;当我们分开时,谁都不挂念谁。世间真有这种感情存在吗?

如果有的话,我愿意称它为堕落。

如果有的话,就让它持续下去吧……抱着随时都可能结束的觉悟持续下去。


10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8月10日

今天我真的好难过。

之前我就听到过一些传闻,说伊奈帆和斯雷因有不洁关系。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安排伊奈帆帮斯雷因度过发吅情期的事情被他人知道了。但是最近问了几个亲密的人,才有人愿意透露给我说,已经有不止一人偷吅窥到他们抱在一起或是接吻……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卧室,伊奈帆像大多数时候一样不在那里,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又大哭了一场。是啊,我早该承认的,伊奈帆他不爱我。他不仅是不爱我,他似乎爱不上任何女人。在遇到斯雷因之前,他还能表现得像一个好丈夫,但现在他根本就不愿意和我亲密。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尽管我们是政治联姻,但第一眼看到他时我就爱上了他。直到现在我也爱着他,想要原谅他!可是我的宽容,我的泪水,能够撼动他的心吗?不能。

我想了一夜,最终做出一个万全的决定。我要为斯雷因找个配得上他的alpha。尽管这样斯雷因的身份就会暴露,但结婚之后他便不必担心身体抱恙。我会宣布保留他的爵位,命令所有人像从前那样对待他。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仁至义尽吧。

至于伊奈帆……如果他真的爱他,就让他心碎吧。这是他应得的惩罚。


11

界塚伊奈帆  8月14日

瑟拉姆今天突然问我,认不认识库兰卡恩这个人,对他的评价怎样。她的语气怪怪的,但我猜不出原因,只能老实地回答她的问题。我说我知道他,他是库鲁特欧伯爵的儿子,因为立下战功获得了一片领地,只是因为父亲还在世,所以暂时没有袭爵。他是个很有教养又文武双全的年轻人,待人谦和,相貌也不错。

然后她补充了一句:“是啊,而且是个血统很纯的alpha。”

当时我在往早餐的香草牛奶里加方糖,听到她这么一说,方糖没放进杯子里,而是滚落在猩红色的地板上。

我皱着眉问她为什么提到这个。她用恳求的眼神望着我,语气却不容置喙:“我打算让他和斯雷因结婚。斯雷因会理解的,这是他迟早要面对的事。后续的事情我都想好了,我能够确保斯雷因不被任何人轻视……”

我盯着瑟拉姆一开一阖的嘴唇,后面的话却一句也听不清楚。

“所以……别再见他了。”

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已经知道了一切。但我来不及感到羞愧或害怕,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一直呼喊着相同的话语。

斯雷因将不再属于我。


12

斯雷因·特洛耶特 8月18日

今天一大早伊奈帆就出现在我家门口,脸色很难看。我做了最坏的打算:我们的事情被女王发现了,她将降罪于我们。但他带给我的消息比这个更糟……

我无法怨恨女王殿下,甚至非常愧疚。毕竟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有权利剥夺我的一切,但她依然顾念旧情试图保全我的地位。自从知道自己的性别后,我已经无数次设想过自己最终要沦入这种境地,况且经历了那么多偏离常理的事情以后,我的神经已经比原来强韧许多。如果没有遇到伊奈帆,也许我会排斥一阵子,自我厌恶一阵子,最后还是服从命运的安排,接纳库兰卡恩这个毛头小子或者别的什么人。可是因为伊奈帆……

因为伊奈帆……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们从未言爱。就算能够说爱我,那种所谓的爱是来源于何处呢?他爱我,因为我和他做吅爱,使他从和女王逢场作戏的痛苦中脱逃,享受偷尝禁果的刺激感……一切都归结为活着的快乐,叫做利比多的东西。我满足他的利比多,所以他“爱我”。

那我爱他吗?可我还没想清楚爱究竟是什么。爱是不求回报的奉献?是强烈的独占欲?是理解和包容?不管人们心中的定义是怎样的,这些东西在我们之间统统没有。我们的关系如此脆弱不堪,以至于我们似乎从未想过把对对方的欲吅望修饰成一种高尚的情怀。是的,最好就把它限制在肤浅的层面上,才能在心中留下全身而退的空间。

我们之间除了利比多还有什么呢?

今后我们只是换个人做吅爱罢了。


13

界塚伊奈帆 8月18日

过去的几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在第一时间把瑟拉姆的决定告诉他,毕竟我不想让他吃惊或者难过。但是今天我还是忍不住出现在了他家,因为我隐隐期望着听到消息后的斯雷因的反应会很激烈,会对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无措地问我怎么办,渴求我的抚吅慰,告诉我他只爱我一个人。

但意外的是他表现的十分冷静。他瘫坐在沙发里,弓着身子,出神地盯着自己的膝盖,足有两分钟一言不发。我担心地走到他身旁想拥抱他,他却推开我的手,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

“算了吧,伊奈帆……以后我们就不要见面了。”

我完全懵了。这句话比瑟拉姆那天对我说的话还要使我震惊。我像傻吅子一样盯着他,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为什么?……你是在担心我们会被惩罚吗?”

“呵,你想多了,伊奈帆。”斯雷因残酷地扬起嘴角,“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抵抗有意义吗?”

他语气里的冷漠比表情还要伤人,我本能地拾起相同的态度回击道:“这就是你想说的吗,斯雷因?我还以为你哪怕有一刻爱过我。”

“爱?是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身体,还是一时兴起,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不也一样吗?你如何证明自己是爱我的人,而不是找乐子或者别的什么?”

他用凌厉的目光审视着我。也许此时我应该学着那些花花公子的口吻,毫不犹豫地说出“我爱你,爱你胜过一切”之类的话吧,但我却除了绷着脸一言不发什么都做不到。他的质问让我想起一件很可悲的事: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从性开始的,我们会吸引彼此,也是来源于建立在性上的愉悦。

不乏有人把性与爱等同,好像那样就可以避免被苛责。之前的我是不是也一直驻足在这片灰色地带中呢?而那个时候被我抱着的人眼睛在看向哪里,我却丝毫没有留意。我固执地认为我爱他,但我无从得知这种感情是否配的上他心中的标准。

最讽刺的是,当我意识到他是不会再向我妥协的时候,我请求最后一次和他做吅爱。他冷笑着同意了。


14

库兰卡恩 8月18日

今天我收到了来自艾瑟依拉姆女王殿下的书信。拆封的时候我激动得拿拆信刀的手都在发抖,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我真感激她还记得我!

但是读到信的内容时我简直失望透顶。她要我尽快赶到王都,和一个omega成婚。她提到的这个omega 名字很耳熟,我想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居然是轨道骑士之一,有大片领地的特洛耶特伯爵。尽管他不过是个omega,但是说真的,我根本不认为他会看得起我。

我不知道女王殿下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做出如此荒唐的安排,但这种残忍的感觉我倒是很熟悉:她知道我对她怀有的特殊感情,清楚我永远不会忤逆她,因此在这种事情上,她才会想到我。

对于我来说这又有什么所谓呢?对方是个优雅的伯爵。更何况自从女王殿下下嫁给那个阴沉的外国人之后,我就对生活不再有任何念想了。

TBC

评论(20)
热度(111)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