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三昼夜-2(警匪paro)

啊~~~我想大概已经没人记得这个坑前面讲过啥了。一度想要弃但是最近get了一个更好些的展开于是捡起来继续写。上一章:1


Day1.2

斯雷因趴在车窗上贪婪地望着路边的小店,还有站在门口谈话的行人,这世俗平凡的景象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是最难得的东西。路灯的昏黄,车灯的金黄,都给他暖洋洋的感觉,一点点驱散着医院内淡蓝色和白色在他记忆中留下的寒意。他不经意地微笑起来,偷偷看了一眼那双把他救出来、此时正轻轻转动着方向盘的手,心中升起了一种本人没有察觉的崇拜和依赖的情绪。

“谢谢警官先生。”斯雷因盯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轻声说道。

“我叫界塚伊奈帆,叫我伊奈帆就好了。”看到对方似乎楞了一下,开车的人一只手从衣服内侧掏出警官证递到斯雷因面前。斯雷因打开看了一眼便恍然大悟了。“伊奈帆……伊奈帆先生。”他又念了一遍,然后去看对方的照片。那照片好像离拍摄有几年时间了,里面的伊奈帆看上去比现在还要年轻,圆圆的脸颊显得很稚嫩。

“我所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被那群家伙拿走了。”斯雷因叹了一声,把警官证递回伊奈帆手里。

“嗯。接下来你准备上哪儿去?赶路,还是找个地方住下?”

“先住下吧。”斯雷因含糊地回答。他不想说自己不需要怎么赶路,因为样本就被他藏在这座城市里。几分钟后他们驶入了一座宾馆的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以后他们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伊奈帆让斯雷因去沙发上等着。斯雷因远远看着伊奈帆在前台和服务生交谈了几句,接过房卡后朝自己这边比了个手势,于是赶紧走过去和他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间里只有他们两人。斯雷因说:“抱歉,这地方挺贵吧……钱回头我会想办法还给你——” 

“只有一张ID就订了单床房,不过是queensize。”伊奈帆没回应,按下楼层键,电梯门就缓缓合上了。

“噢,没关系。”斯雷因赶紧说,心里却想着,他原来是和我一起在这儿过夜……

斯雷因可没想过对方要帮自己这么多,一下子紧张起来。在医院和伊奈帆相遇时,他刻意隐瞒了自己还藏有样本这个重要的事实。虽然是伊奈帆救自己逃离了医院,还替自己开了房间,自己怎么都不觉得他像个坏人……但他们认识的时间毕竟还是太短了。

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进一步的计划——他们一前一后穿过走廊时,斯雷因盯着伊奈帆的背影下了这样的决心。当伊奈帆用手中的房卡打开门并把它插到墙上时,斯雷因突然先一步挤进房间,一把将伊奈帆推出门外,迅速把门锁上了。

“对不起,伊奈帆先生!”斯雷因隔着门说道,“欠您的这个人情,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但我不想再把您卷进来了。不管怎么说,和他们对抗也终究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如果有什么后果,让我独自承担就好了。要是让您这么好心的人因为帮助我成为他们的目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请您离开吧!回家去吧!”

说话的时候他觉得非常难为情,不敢透过门镜看对方。几秒后他听见伊奈帆说了一声:“好吧。”然后就没动静了。又过了几分钟斯雷因才小心翼翼地透过门镜张望,楼道里果然空荡荡的没有人了。伊奈帆是真的离开了。

斯雷因倒在床上翻滚了一会,然后又坐起身抱着枕头发呆。他想起自己身上不仅是ID,连一分钱都没有,接下来要怎么办呢?房间空荡荡地过分,只有门口的一盏灯开着,陌生的格局中有很多阴影,比在医院里还让人没有安全感。他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身上还穿着伊奈帆的羊毛衫,刚才忘记还给他了。看着那件羊毛衫斯雷因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什么非要撵走那么可靠的警察先生呢?伊奈帆也是,居然说走就走……他复杂地想着。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斯雷因顿时僵住了。会是来抓他的人吗?从刚才起就尾随着他们,现在看伊奈帆走掉就上来抓我了?斯雷因屏住呼吸,四周安静得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只有那规律的敲门声冲击着他的耳膜。有节奏的三下,咚咚咚,咚咚咚,节拍缓慢显得很有耐心,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这么僵持下去怕是不行的。过了一会,斯雷因觉得自己的心脏紧张得要爆炸了,终于横下心来,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慢慢把眼睛对在门镜上面。

出现在里面的是呆立在门口、直直地瞅着自己的伊奈帆。斯雷因感觉像得救一样,飞快地打开被他上了好几层的门锁,放伊奈帆进来。但是伊奈帆进来以后,他又立刻感觉到自己刚才表现得太迫切了,于是挤出点不情愿的表情问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伊奈帆举起手中的几个袋子:“给你去买了点衣服。你总不能一直穿着病号服,而且没有我的毛衫,我感觉有点冷。”

“啊……可是……谢谢……”斯雷因感觉很不好意思,都变得不会说话了。红着脸接过袋子时他不小心碰到伊奈帆的手,发现还真的像本人说的,很凉很凉,就用自己相对暖和的手捂了一会。

“试试衣服吧,我按自己的尺码买的。如果不合适我可以拿去换。”伊奈帆依然是没什么表情地说。斯雷因听罢犹豫了一下,本想躲进卫生间换,又觉得双方都是成年男性,扭扭捏捏反而显得奇怪,于是就背过身把羊毛衫和病号裤脱了下来。纸袋里是一件纯白色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T恤胸前印了一只狂霸的蝙蝠剪影,斯雷因把它们穿在身上,发现大小刚好。

“可爱。”当斯雷因扭过身让伊奈帆看时,对方一本正经地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警察先生的用词有点奇怪,但去纠正也不好,斯雷因心想。

伊奈帆带回宾馆的还有两盒生鱼寿司。看见斯雷因拿筷子的手法很标准,伊奈帆想起问他:“你日语说的很好,在日本呆了多少年了?”

“我十五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移民过来了。在那之前都是一直住在瑞典。”

他们聊了几句关于家庭的事情,气氛变得轻松了一些。但最后话题还是回到眼前要紧的事情上了。伊奈帆解释道:“刚才本来想拜托一个熟人改一下车的外观,没想到他度假去了,我只好把牌照换掉,但也无法排除被跟踪的危险。”

斯雷因低下头抿住了嘴唇,伊奈帆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是我自己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你不用顾忌我,做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吃过饭后伊奈帆用手机查起了资料,斯雷因去洗了个澡。等伊奈帆从浴室里出来时,斯雷因已经在床上睡着了。伊奈帆在他身边躺下,两个人的脸正对着。北欧青年的睡颜很安详,鼻息均匀而悠长,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睡过一个好觉了。

 

Day 2.1

早晨伊奈帆准备出门时,发现刚才还在熟睡的斯雷因此时睁开了眼睛,于是对他说:“刚才同事打电话来提醒我说要快点把昨天借的开锁工具还回去,正好我也有几件事需要回去办一下,不过都很快。”

“噢。”

“没睡醒就再睡一会,不要乱跑。”

“嗯。”

伊奈帆在门口停下,又回头看了一眼被裹在被子里的斯雷因,然后才出了门。门在他身后重重地闭上了,提醒着斯雷因现在自己又是一个人了。斯雷因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趴到窗口张望。几分钟后他看到伊奈帆的野马从停车场驶出来,想到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昨晚经历过一次的那种失落感居然又涌上来。也许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了,接下来的一切都要自己承担,斯雷因望着那在十字路口停了一会又继续向北驶去的野马车想着。现在的自己是否还像昨晚那样怀疑伊奈帆,又是否应该对他抱有怀疑,斯雷因自己也不知道,也没必要再想清楚了。他开始迅速地穿衣洗漱收拾东西,还不忘把可能暴露自己行踪的病号裤用火烧掉了。

斯雷因离开宾馆,来到大街上。现在他的处境没有昨天那么尴尬了:昨天他趁伊奈帆去洗澡的空当,从伊奈帆的外套里偷了一千块零钱。做这种事他自然觉得十分可耻,但他别无他法,况且欠伊奈帆的也远不止这点了。他能报答伊奈帆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得越远越好,别再让对方和自己扯上关系。

知道样本的存在的,除了斯雷因还有两人。一个叫做蕾穆丽娜,是斯雷因父亲好友的女儿,几乎和斯雷因家同一时间从瑞典迁居到日本,后来两人还成为了高中和大学同学,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这一次就是她替斯雷因保管着样本。另一人是哈库莱特,两年前曾在斯雷因的研究所里工作过的后辈,对他抱有特别的憧憬和顺从,后来离开研究所后两人也一直保持联系。斯雷因被关进神经病院后,哈库莱特成功潜入过一次,和斯雷因进行了简短的交谈,说自己正在着手给斯雷因办假护照,以便能够随时逃往瑞典。因此现在斯雷因计划里的第一步就是和哈库莱特取得联络。

斯雷因记得两个街区开外有一家网吧,好不容易走过去却发现网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闭了,只能试着找另一家。他问了几个行人又按照他们指的路走了很久,却还是没有走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没吃早饭的斯雷因已经很饿了,刺眼的日光晒得他头晕眼花,他一面走一面在街头的饮水机上喝水充饥,却不敢在哪里逗留太久。

要是乖乖在宾馆里等着伊奈帆,也许就没有这样的事了。这个念头在斯雷因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气得想揍自己。而几乎就在同时,一只手重重落在了他的肩头上。

斯雷因身体一震,心里大叫一声不好。一定是在外面逛的时间太久被认出来了。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对上的竟然又是那张特别熟悉的脸。

“伊奈帆?”斯雷因差点惊呼起来,感觉自己再次从地狱的触角中挣脱出来了。

“我说了要在宾馆等我吧?”伊奈帆的语气和平时一样没有起伏,但此时听起来确实有点不高兴的意思。见斯雷因抿着嘴不说话,伊奈帆拉起他的手说:“到这边。”

两个人穿过混乱的人群,走进一家不起眼的小餐馆,挑了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斯雷因的肚子立刻应景地呻吟起来,伊奈帆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吃饱了再干活。这里的海鲜拉面很不错。”斯雷因采取了伊奈帆这个建议,两人很快就点好了餐。服务员一走开,斯雷因就迫不及待地问:“伊奈帆,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在你的T恤标签里放了GPS跟踪器。”伊奈帆直言不讳地说,换来对方脸色红一阵青一阵。

斯雷因伸手摸衣领后方,确实有个像SIM卡一样的硬物在里面,但是以现在这个姿势取不下来。“你……你这个人怎么……!”

“因为有预感你还要跑掉。”

“吃完饭就请你回家去。” 

“不。”

虽然嘴上说着“只是对案件感兴趣”,但是当伊奈帆在大街上好不容易锁定了孑然一身的斯雷因时,还是意识到自己对对方的处境非常担心。一个浅金发的青年走在人群中本来就十分耀眼,兜里除了从自己这里拿走的一千元什么都没有,脸上还挂着迷茫和疲惫的神情。那时候伊奈帆只想立刻抓住他,再也不让他从自己这里跑开,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遭遇危险。不过这些情绪当然只是警察对受害者的保护欲的一种,伊奈帆这么认为。

斯雷因还在和他争,先是恐吓他说对手很强很狠毒,又说多一个人行动不便,然后又退一步说如果我有麻烦会打你电话,但伊奈帆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着斯雷因,根本不给他商量的余地。伊奈帆话不多,但一开口就总能把斯雷因驳得没话说,斯雷因觉得自己是拗不过这个人了。

争论接近尾声,两大碗面适时地被端了上来。斯雷因拿起勺子喝了一小口汤,真鲜,暖呼呼得人都要化了。面条很烫,夹起来热气滚滚,但斯雷因还是迫不及待地又是吸溜又是哈气地大口吃起来。如果不是伊奈帆全程都在不停地观察周围是否有可疑人物,两个人挨在一起低头吃面大概可以成为逃亡过程中最治愈的环节了。


TBC

评论(9)
热度(56)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