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少年铲屎官的养成

这篇是我和 @Tsuki君 【合写】的给 @一杯果汁   的生贺!!果汁你点的傻白甜><希望你能喜欢这个猫猫梗><


01

每天早晨八点零三分,橘园小区门口都会出现一个身穿土黄色制服的男高中生。他背着黑色双肩包,左手提着热乎乎的鸡蛋便当,右手举着手机用一款叫做“SUPERWORDS”的app背着英语单词,以1.5m/s的速度朝车站走去。

小区门口的保安对这一景象再熟悉不过。少年名为界塚伊奈帆,16岁,是新芦原中学的年级第一。有传闻说他一分钟能记住一百个单词,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这位没怎么上过学的保安依然每天都用憧憬的眼神目送着这名少年,仿佛在见证伟大的时刻。然而这一天的路上却发生了一些小意外……

当伊奈帆匀速经过人行道旁边葱绿浓密的灌木时,从不知哪个缝隙里突然钻出一只灰色的小猫来。那本应是肉圆肉圆的躯干因为饥饿干瘪着,一绺一绺绒毛沾满泥灰,但漂亮的体型和毛色依稀可辨,脖子上还系着一个脏破的名牌,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随处可见的、被不负责的主人遗弃的可怜孩子。它迈着并不算稳的小步子,懵懂又安静地跟在伊奈帆后面走。

但专心背单词的伊奈帆对周围的变化没有任何反应。小猫对行人的脚步有些胆怯,好几次被迎面走来的人拖慢了步子,却又锲而不舍地绕过他们,终于在一个红灯的十字路口追上了伊奈帆。

小猫好不容易离少年只剩几步远的距离,却就在那里停了下来,变得犹豫不决。它迷茫地瞅了瞅周围,然后不经意似的从伊奈帆脚边路过,迅速地蹭了一下就跑开了。

“啊。”被什么热乎乎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脚踝,伊奈帆猛地从单词的瀚海中惊醒过来,一抬头眼睛就对上了那蹲在一旁的路灯杆子后面、不甘心地用碧绿色的眼睛直瞅着自己的小猫。

“淘气的小东西,从刚才起就跟着我了吧?是闻到便当的气味了吗?抱歉,这是我的午餐,不能分给你。”

小猫自然没听懂,依然带着怯意和好奇躲在远处朝他瞪眼睛,但在信号灯变绿后却没有继续跟上去,而是看着他走到马路对面后,无声地转身走开了。

下午放学以后,伊奈帆的同班同学兼好友加姆拜托他讲讲物理题,于是跟着伊奈帆上他家去了。下了电车后他们并肩走着,吃着加姆买的牛奶棒冰。夕阳像生蛋黄一样,把金灿灿的颜色涂满了楼房和道路。加姆还在讲他在电车上就开始聊的话题,关于自己最近喜欢上的一个叫做阳菜的女孩子,伊奈帆举着棒冰小口小口地舔,只是偶尔点点头或者“嗯”一声。

路过和小猫分开的十字路口时,伊奈帆下意识地往旁边的灌木丛里瞟了两眼。巧的是绿叶下头真的露出一只灰色的小猫爪,在伊奈帆走过去的同时,小猫就整个从灌木里钻了出来,跟在了他后头。这次伊奈帆立刻就发现了,回头一看,确实是白天那只绿色眼睛的小猫。

原来不是因为鸡蛋便当的气味才跟着我啊,伊奈帆想。加姆没注意到旁边的人已经走神,还在自顾自地讲着阳菜的事,伊奈帆便没打断他,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走着。走到家门口时,伊奈帆已经几乎要忘掉小猫的事情了。他打开家门准备进去,身后突然传来猫咪的叫声,“喵喵!”

加姆站在玄关等了一会也没见伊奈帆进来。“伊奈帆?你上哪儿去了?”他一边问着一边重新走到门口,看到伊奈帆正蹲在一只小猫面前,一本正经地对着猫说:“你为什么跟着我?”而小猫坐在那里,用不明所以又有所期待的眼神盯着伊奈帆。伊奈帆把手中的冰棒递到小猫面前,小猫缩着脖子看了一眼,怀疑地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五官立刻像被冰棒冰到似的那样挤到了一起。

加姆笑着走到他身后,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什么嘛,还对着猫说话!”小猫被加姆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立刻瞪圆眼睛溜到伊奈帆身后去了。伊奈帆抬起头对加姆解释道:

“白天上学的时候他就一直跟着我来着,现在又跟回家里……”说话的时候小猫又趴到了伊奈帆的鞋子上面,一副不肯走的样子。伊奈帆低头看了看那颗耷拉在自己脚边的小脑袋,头顶和耳朵上的绒毛像婴孩的头发一样格外纤细柔软,放大了那具小身体的最细微的颤动。沉默了几秒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么小的猫没有人管可能会死掉,只好带回家养起来了。”

加姆对伊奈帆明显是突然做出的决定感到吃惊,在他印象中他这个像大人一样沉闷的朋友从没表现过对宠物的兴趣,更没有什么饲养猫狗的经验。他又想到了自己喜欢的女生阳菜似乎很喜欢小猫,于是不假思索地提议:“啊,你不想养的话,要不交给我好了,我可以把它送给阳菜——”

“那可不行。”伊奈帆干脆地打断了对方,他此时已经两手将小猫捧了起来,缓缓站起身子。小猫看见加姆便要钻到伊奈帆怀里去,被伊奈帆阻止了,因为它脏得像个泥球,“拿这样一个幼小的家伙讨好女孩子,如果对方不够在意的话,它可要怎么办呢?说不定它之前就是因为类似的原因被丢掉的呢。加姆桑偶尔也考虑一下女孩子以外的事情啊。”

“好好~我只是随便说说啦。伊奈帆喜欢的话就养起来好了~”加姆跟在伊奈帆后面进了屋子,把门关上了。听到门锁发出的咔嗒声,小猫对自己已经置身于另一世界的事实似乎有所理解,用那琉璃色的漂亮眼睛四处张望起来。伊奈帆想了一下以后还是把小猫放在了玄关上,和各种鞋子放在一起:他担心雪姐回来看到自己把一只脏兮兮的猫带进家里,会对着自己唠叨一顿。其实伊奈帆很想现在就给小猫洗个澡,但加姆得在天黑前回家,所以他得先给加姆讲题。

坐在客厅的茶几前给加姆讲题的时候,伊奈帆时不时地往玄关看两眼,担心小猫会到处乱跑,但直到加姆离开,那只灰色的小猫都乖乖地卧在一堆鞋子中间一动不动。看到伊奈帆向自己走来,它才殷切地抬起眼睛,伸出爪子爬到伊奈帆的手上。

02

伊奈帆其实不太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捡了只流浪猫回家,更何况相处了一会儿后发现它似乎还是一只相当怕人的猫。生来就算不上性格外向开朗的他已经有些吃力地与人打了十六年交道,却没想到当自己面对一只猫咪时竟然也会感到困难重重。

他这么想着,感到公车因为路面不平而颠了一下,便低头去看被自己装在纸袋子里的猫。小家伙好好地蜷在袋子里,好像是睡着了,浅灰色毛绒绒的身体随着呼吸而轻微地上下起伏。汽车颠簸的那一下它似乎被惊醒,但只是微微张开了绿色的眼睛,有些惊慌地朝着不知什么地方瞧了一眼,轻不可闻地“咪呜”了一声,接着又闭上眼呼呼大睡。

它太累了。伊奈帆想。他刚刚才带着它去了趟宠物医院(捡到流浪猫必须先带去医院看看,即便没有任何养宠物经验的青春期少年也明白这一点),给猫咪打针洗澡,折腾了好久才终于坐上了回家的巴士。可是他怎么就下定决心带它回来了呢,连加姆将它转交给一个女孩子的请求也拒绝了?其实按理来说,猫这种动物,交给女孩子养不是会更好吗?

“这是个漂亮的男孩子。”医生这么告诉他,“没有什么病,只是不适应没人照顾的生活,何况它还太小了,现在有些虚弱。这几天请务必好好注意,不然养不活也是有可能的——话说回来,你以前养过猫吗?”

“不,没有。”伊奈帆当时如实回答。事实上,宠物之类的他几乎一概没养过。

“哎呀,这可不太妙。”那个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着猫咪灰色的毛,轻柔的动作中还带了安抚的意味,“我向来不放心你们这些养宠物的高中生……好吧,这么说也不管用。总之,细心一点对它,好好照料它,不要一直逼着它陪你玩,它现在需要充足的休养才能恢复。而且呢……”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将已经要睡着的猫咪轻轻抱起来,递给伊奈帆。伊奈帆看着猫咪,那双祖母绿的大眼睛正怯生生地盯着自己,战战兢兢的眼神中却又不知怎的掺着一些依赖。于是他伸出了手,却又不明白该怎么抱它,因为它还那么小。思索了半天后,他只得让它趴在自己的一只手掌上,另一只手在一旁护着以免它掉下去。伊奈帆从来没有这么亲密地抱过一只猫咪。他现在只感到一团暖暖软软的小东西趴在自己的手掌和胳膊上,两只爪子勾着自己胸前的衣服——小小的生灵在自己怀里安静地卧着。

医生在一旁看着他笑。“而且呢,”她接着说了,“我感觉它将来会是个粘人的孩子,虽然它现在还很怕生。它有名字了吗?”

伊奈帆想到猫咪脖子上的名牌。

“斯雷因。”他一边轻轻顺着小家伙的毛,一边回答,“它叫斯雷因。”

 

回到家以后伊奈帆从鞋柜里找出一个鞋盒,把盖子用剪刀剪掉,再找来自己的一些旧衣物将鞋盒子垫软一点,然后从袋子里抱出斯雷因,放在了客厅中的地板上。

“斯雷因,以后这就是你的家。”

他想了想还是这么说了,尽管他知道它肯定听不懂。他看着斯雷因在自己脚边转来转去,一双眼睛里充满了对新环境的好奇。它看起来好像比之前精神一点了,可它还是不敢离开伊奈帆太远,就好像怕自己又一次被丢掉一样。

“喏。那个就是你睡觉的地方。”伊奈帆蹲下来,朝斯雷因指了指放在沙发旁的鞋盒,但他不知道它有没有在看那儿。要怎么告诉它晚上就去那里睡觉呢?伊奈帆在脑子里迅速搜索着,然而却只能绝望地发现相关知识与经验储备都是零。等到了晚上就把它抱进去吗?可要是它不肯在里面待着怎么办呢?

他蹲在地上费力地思索着,丝毫没有意识到小猫已经从自己身边走开。直到听见了“扑”的一声轻响后,他才终于反应过来似地抬起头,却看见斯雷因已经好端端地坐在了鞋盒里,只剩一颗灰色的小脑袋从盒子里冒出来,绿色的大眼睛正天真无辜地看着自己。

他在原地愣了愣,一瞬间不知怎的感到心底里涌起一股迷之感动——当然,喜欢钻箱子是所有猫咪们生来的爱好,这点伊奈帆直到很久以后才真正发现。

 

伊奈帆不知道斯雷因究竟要过多久才能和自己熟悉起来。医生说它大概会是个“粘人的孩子”,可这点起码在过去的四五天里都没有表现出来。雪姐听说自己抱了一只只有两个月大的流浪猫回来,这几天里还兴致勃勃地逮住机会就回家来看一看,但她的热情换来的却只是斯雷因恐惧似的躲避——它总是钻进沙发下面,让她怎么也够不着。

伊奈帆其实也发现斯雷因怕人怕得有些过分,但他并没有把这件小事太放在心上。毕竟医生说了“不要一直逼它陪你玩”,他的作业量也不会因为家里多了一只宠物而减少。所以他与斯雷因真正的互动也发生在喂食的时候,他会在猫碗里装上一些猫粮,然后敲一敲碗沿。说到底,一个男高中生毕竟是对“摸猫抱猫陪猫玩”这类事情没什么太大兴趣的……

可每当他放学后打开家门,看见斯雷因应着开门声从沙发底下探出小小的脑袋,期待又开心地盯着自己、翡翠般的眼睛好像在说“你终于回来啦”的时候,还是会不由地感觉胸口暖暖的——就像他抱着它时一样。

03

伊奈帆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猫的事情很快就在他的女性朋友当中传开了。对这件事情反应最强烈的是偷偷暗恋着伊奈帆的韵子。她一直都很喜欢并且养过很多猫,有时还自诩为养猫专家,为自己和伊奈帆之间多了一个共同话题感到兴奋。某天放学后,她从加姆那里借鉴了“求讲物理题顺便看望猫”这样的借口,自然而然地跟到了伊奈帆家里。

尽管不是第一次了,站在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家里这个念头还是让韵子有些不好意思。“家里没有人吗?”她掩饰着腼腆这么问道。

“没有,雪姐一般晚上7点钟才回来。”伊奈帆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包丢在沙发上,然后从柜子里拿出猫粮倒在猫碗里。从听到钥匙声开始就开心地探出小脑袋的斯雷因不需要主人敲碗就知道到了开饭时间,但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已经从沙发下探出一半的身体又往回缩了缩。伊奈帆只好把猫碗放到斯雷因面前,安抚地摸摸它的脑袋,轻声说着:“没关系哦。”斯雷因这才放松下来,低头吧唧吧唧地开动了。

“伊奈帆对猫猫好温柔呢!”韵子看着伊奈帆俯视着自家猫时眼睛里噙满笑意的样子,语气中乱飘的粉红色泡泡几乎抑制不住,连忙切换到一个严肃点的话题上,“啊,话说你这个时候才喂猫猫的吗?”

“这个时候?……”伊奈帆不解地看着她。

“你家猫猫看上去超级饿的样子!它可真是太瘦了,得多吃点才行。伊奈帆中午不是不回家嘛,雪姐也不回家,那猫猫中午吃什么呢?”

“诶……一般来说猫一天进食两次就够了不是吗,早一次晚一次……”

韵子惊讶地抬高了声调:“可是像这样的小猫很容易饿,一天要喂三次,不然会很可怜地叫个不停的呀!”

“……”伊奈帆愣了愣,看看韵子又看看脚边的已经飞速吃完猫粮的斯雷因,“但是我家的斯雷因从来都不叫呢……如果它叫起来,就算在半夜我也能听得到才对……”

听到伊奈帆这么说,韵子对眼前这只小灰猫的兴趣提升了许多,她在伊奈帆身边蹲下,默默地注视起斯雷因纯真的绿色眼睛来,一会才说:“它看上去真听话啊……但太温顺也不一定是好事哦?我能看出来它很想和你玩,但又不敢对你撒娇,大概是怕被嫌弃吧……饿了也不叫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呢?”

伊奈帆吃了一惊,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他向斯雷因伸出手,斯雷因就爬到他手上。他把斯雷因提起来,一边摇晃一边对着它说道:“为什么你不会叫呢?我有很凶吗?”

“不是啦!伊奈帆不要这样抱猫咪啊,真是的!”韵子急了,直接把斯雷因夺过来抱在怀里,立刻就感觉到它因为被陌生人抱着而瑟瑟发抖起来。“它是之前被人遗弃的猫咪对吧?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听朋友讲过,‘被丢弃过一次的猫,再被人捡回的话会乖得不得了,因它害怕再次被丢弃’什么的……”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看着那毛茸茸的一团沉默了一小会。他们坐在沙发上,伊奈帆把斯雷因抱回自己怀里来,轻轻地梳理着它的绒毛,有些挫败地想着,原来自己远算不上个好主人。当时决定把斯雷因捡回家的时候,他想的过于简单,觉得只要给它食物和一个容身之所就算尽到了义务。每天晚上回家之后,面对着斯雷因期待的眼神,他做的事情却只是填满它的猫碗然后就到自己的房间写作业去了,从没关心过那颗小脑袋里可能会有的念头。偶尔抱抱它也时常会把它弄得不舒服,给它洗澡时也把水弄得满头都是,难怪斯雷因看到澡盆就没精打采,总是害怕地把头埋得低低的。可是斯雷因却依然依赖着自己,为自己所做的这么一点点事情而感到满足……

一瞬间伊奈帆居然想到雪姐最近很爱看的一部家庭伦理剧里面那个每天忙着公司事务没时间关心老婆的男主角,想到雪姐一面抱着枕头哭的稀里哗啦一面怒斥“渣男!”的样子……此时一种伟大雄壮的责任感突然在这个16岁男生的胸膛中涌动起来。

 “怎么会丢掉你呢?一定会让你幸福的,斯雷因。”他低下头,像发表求婚宣言一样郑重其事地对趴在自己腿上的小猫说。旁观的韵子冷不丁听到伊奈帆说出这样的台词,瞬间脑补了一万个浪漫场景,脸红心跳地说不出话。

04

从韵子到家里做客那天起,伊奈帆每天放学回家都会陪斯雷因玩一会。他注意到斯雷因格外爱玩会动的东西,就拿根小绳子在它面前晃动着逗它。起初斯雷因对主人的突然转变不知所措,只是偶尔跳一跳,挥舞一下爪子,但最近它似乎终于习惯了这种玩法,开心得满地乱蹦,那可爱的样子让伊奈帆也时常玩得忘记了时间。

“好啦好啦,斯雷因,休息一会,我们看看电视。”伊奈帆说着,把绳子收起来,把猫咪抱到怀里,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换了一个斯雷因爱看的频道,斯雷因就把爪子搭在伊奈帆胳膊上,直着脖子睁大眼睛看起来。伊奈帆看看钟表,想起烤箱里的东西快到时间了,就把斯雷因放在沙发上走到厨房去了。斯雷因以为主人又要去写作业,哼哼唧唧地跟在后面撒娇,伊奈帆只好也把它抱到厨房去。

就这样,在伊奈帆的宠爱中,斯雷因逐渐显露出活泼开朗的本性来,胆子也总算变大了一些。现在它不仅不害怕雪姐了,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也会主动上前蹭一下,让对方受宠若惊。如果家里来了客人,斯雷因也不再像小姑娘似的四处闪避,而是迈着优雅的步子大方地在客人面前走一走,让伊奈帆很有面子。伊奈帆有时会忍不住想到,如果斯雷因变成个男孩子,大概会是比自己要受欢迎的。

斯雷因总算开始把伊奈帆家当成自己的家了。它对家里的各种陈设都熟悉了,包括哪里卧着最舒服,哪里不可以乱动……就连那个伊奈帆设计出来的、会在每天正午自动用猫粮填满猫碗的机械装置也不再会吓到它。多亏了那个自动喂食装置,斯雷因很快地长了肉,最近伊奈帆把它抱在怀里时,能明显感觉出小家伙比原来重了不少。眼看着自己倾注了心血的小生命正在一点点成熟,伊奈帆感到这或许只是一层更为深刻的羁绊的开端……

 

05

斯雷因是个粘人的小家伙。那个医生一点儿也没说错。

伊奈帆低头看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熟睡的猫咪,这么想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当他坐在地板上靠着床看书时,斯雷因总是会静悄悄地走过来,歪着脑袋看看他,紧接着就开始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爬。一开始它还不怎么爬得上去,可它在一天天长大,动作也一天天敏捷灵活起来。起先伊奈帆还会时不时地抱它起来,可现在它已经能轻车熟路地跳到他的大腿上,然后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和姿势,这蹭蹭那蹭蹭,最后心满意足地蜷好身子,再咕噜咕噜趴着睡下。对斯雷因这样的亲昵举动伊奈帆不是不欢迎,相反倒还很喜欢,也许是因为十六岁的他第一次体会到这样托付给自己的、全然的信任与依赖——即便是来自一只猫。

现在的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信任与依赖。他能够一边继续看着自己的书,一边轻轻抚摸猫咪柔顺的皮毛,就这么和斯雷因一起待上整整一个温馨又亲切的下午——当然,每当这样一个下午结束时,他总会腿麻得一时半会儿里根本站不起来。

 

其实除了趴在他的腿上睡觉,斯雷因还有好些别的爱好。为此伊奈帆把家里能给猫钻的盒子都拿出来打了孔,并且专门买了供猫咪玩的小球和逗猫棒,这些费用全都从他每个月里不多的那点零花钱中支出。他发现自己开始渐渐将买杂志的钱也全部用来给斯雷因买这样那样的玩具,可他总感觉还是少了些什么。

——于是,经过了前思后想的深思熟虑之后,十六岁的青春期少年界冢伊奈帆,在有生之年里第一次开始辛辛苦苦攒起了零花钱。而当他又一次婉言拒绝了朋友们一同出游的邀请,表现出想要打工的意愿,甚至表示自己已经有接近一个月没有花钱买新书时,他的朋友们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说伊奈帆,你最近到底在干吗啊。”某天放学后加姆这么问他,“虽然你以前也不会乱花零用钱啦……不过也没这么省的吧?”

“对啊,伊奈帆是不是最近家里出了什么状况?”韵子在一旁一脸担心地开口了,“没关系,可以告诉我们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不,没有出什么状况。”伊奈帆一脸淡定地将桌肚里的课本一本本抽出来然后塞进书包,一边地回答,“我只是在攒钱而已。”

“诶诶诶?攒钱?”妮娜有些不可思议地叫起来,“为了什么攒钱呢?啊难道——伊奈帆君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想攒钱给她买礼物咯?”

“什么!不伊奈帆那种虚荣的女孩子根本不值得——”

而一直没开口的莱艾终于出声打断了韵子:“不,大概还是为了买最新出的游戏机吧。男生都是一个样子,看来优等生也不例外。”

而伊奈帆只是将收好的书包放在桌子上,平静地等他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把一个高中男生攒钱想买的一切东西都一一提出来之后,才终于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开口:

“我攒钱是为了买猫窝。”

“猫窝?”加姆明显不相信这个说辞,“别开玩笑了,一个猫窝才多少钱——”

“不,不是普通的猫窝。”

“那还能是什么样的?”莱艾冷冷地问。

“四层,有吊床,屋子,滑道,绳子,供猫爬的梯子,和挠爪子的柱子。”

“……”

注意到朋友们瞬间的一致沉默,伊奈帆有些不解地问了句: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不……那个啊,伊奈帆……”隔了好久以后韵子才终于支支吾吾地开口,一副在费力斟酌词句的样子,“以前我觉得吧,你最不济就是变成一个宅男。但现在你……”

“现在我?”他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现在你成了个猫奴。”莱艾在一旁抢白道。

06

这一天对于伊奈帆和他的猫咪斯雷因来说都应该是个重要的大日子,至少在前一晚临睡前伊奈帆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过了一个半月他终于攒下了一点钱,足够给斯雷因买一个四层可拆卸的豪华猫架了。他打算放学后就绕到去宠物店,把一个半月以前就看中的那个猫架买回来,店主说不定还会送他点东西……

这天的早晨伊奈帆醒得非常早,离闹钟声响起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可实际上他并不是因为太兴奋或者太高兴所以睡不着了,而是被什么东西给弄醒的。还沉浸在睡梦中时他就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脸边蹭,蹭得他痒痒的,又有些想打喷嚏。是斯雷因吗?凌晨的时候他曾昏昏沉沉地抬起过沉重的眼皮,可是夜里太黑了,他什么也没看见。应该不会是斯雷因吧,他想。斯雷因的鞋盒可是在客厅里啊。

所以当清晨到来后,他再也没法忍受这谜一般的触感,终于逼着自己睁开眼睛。睁眼的瞬间他只看见了眼前有团灰灰的东西,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直到他用手肘撑着床,好歹坐起了身,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之后,才终于把那团灰灰的东西看清。

浅灰色的软软的短毛,蜷成一个小肉球,身子还因为睡眠时平稳的呼吸而微微起伏——这只可能是他的猫咪。小家伙就趴在他的枕头边,睡得很香,时不时还咂咂嘴吧,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主人已经醒来,正在一旁瞧着自己。

可它本来应该在自己的鞋盒里,为什么现在会睡在他的枕头上?他想着,抬起头便看见了虚掩着的房间门。谜题解开之后伊奈帆微微叹了口气,离起床时间还有一会儿,可他睡不着了。于是他靠着床头,伸出一只手去抚摸斯雷因,再挠挠它热乎乎的小脖子。小家伙中间好像醒了似地蹭了蹭它的手指,紧接着又呼呼地接着睡。

“下次不能直接睡我枕头上。”他低声对熟睡的猫咪说,语气严厉又带着宠溺,“翻身的时候压着你了怎么办。”

事实上,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伊奈帆决定还是不要有下次了比较好。虽然自己平时睡觉其实挺安稳的,但他仍然担心,做噩梦时一不小心把斯雷因踢下床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只有那一天晚上睡觉时忘记了关门,今后就不会了。况且放学后他将带着四层的猫架回来,斯雷因肯定会高兴的。

可世事难料,即便天才也有算错的时候。问题并非出在猫架上,因为斯雷因确实非常喜欢它的新窝。伊奈帆按说明书搭猫架的时候它就蹲坐在一旁看着,第三层还没完工它便已经跳上第二层的吊床,开心地滚来滚去,之后又和挂着的绳子与挠爪柱玩了几乎整整一个晚上。看到斯雷因这么买账,站在一旁的伊奈帆由衷地感到一个半月的零花钱没有白攒,心底里甚至涌起了谜样的自豪感……可是当他在凌晨两点听见爪子挠门的声音时,他就有些头疼了。

其实挠门的声响很轻,但伊奈帆不知道怎么,自己却清楚地听见了那声音,并且顿时清醒了过来。昨天早晨他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斯雷因因为尝到了一次甜头,这一天便又想来他的床上睡。

大概只要不开门,它就会乖乖回去吧。伊奈帆盯着天花板想。毕竟猫架上有吊床也有房子,它想睡哪儿都可以,比起鞋盒来说简直是舒服太多了……可是挠门的声响并没有停。

声音持续了整整五分钟后,他终于还是下床去开了门。

一开门就听见小家伙埋怨似地“咪呜”了一声,撇着头看了看他,然后便迈着轻巧的步伐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伊奈帆的房间。伊奈帆打着哈欠跟在它身后,看着猫咪熟练地跳上了自己床,一边回嘴说:“怎么,你还觉得自己委屈了吗……不要窝在枕头边,你可以睡在下面一点……”

斯雷因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者也不太想听懂。它依旧朝枕边走去,然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来,绿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像宝石一般发着光。它趴在那看了伊奈帆一会儿,接着就埋头睡了,似乎并没有要等他一起的样子。等伊奈帆无奈地再次躺回床上以后,枕边的小家伙已经在发出熟睡时的咕噜声了。

“所以说我买那个猫架到底……”伊奈帆看了斯雷因一眼,出声抱怨了一句,同时却又微微笑起来。接着他闭上眼,不久后也同猫咪一样进入了梦乡。

从那以后,伊奈帆再也没有在晚上关过房间的门。


END




#无良小剧场#

其实当加姆起助一致要求自己邀请那个刚刚搬到自家附近的漂亮留学生来家里做客时,伊奈帆心里还没觉得怎么别扭或者不舒服,然而此时此刻他心里的别扭和不舒服却已经到达了危险的最高值,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炸掉的可能。

“斯雷因!天啊,真的是斯雷因!我没有想到还会再找到你!”

那漂亮的留学生瑟拉姆,此刻正追着他那只除了自己谁也不认的胆小怕生的灰色猫咪满客厅跑。伊奈帆一开始还强忍着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可几分钟后便觉得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径直走到瑟拉姆面前,将被她困在沙发边的斯雷因拎了起来,抱在怀里不停地顺着毛。

“天,能再见到它真是太好了!”金发的少女高兴得快哭了,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你不知道当库鲁特欧叔叔执意要赶它出去的时候我有多伤心!可有一天我回家以后,它就不见了!幸好伊奈帆君你捡到了它,看看它,它那么漂亮又健康……”说着她就想伸出手去将猫咪从伊奈帆手中抱过来,然而伊奈帆却后退了一步。

“诶?”少女有些不解地抬起头看着伊奈帆,“伊奈帆君,斯雷因以前是我的猫哦……”

“瑟拉姆桑,你说的我有点不太明白。”他冷冰冰地回应道。

“我是说,我希望把它……”

“我想你恐怕误会了什么。就算斯雷因在走失——不,被人丢弃——之前是你的猫,它现在也不再是了。它是我家的一员,基本上也只认识我一个……不,请你别摸它。你没看出来它在害怕吗?你吓到它了。”

说着,他一边抱着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钻的猫咪,一边就往自己房间里走。“桌子上有饼干和茶,加姆和起助对这里都很熟悉,瑟拉姆桑你可以先和他们聊聊……我过一会儿再来。”

紧接着响起的是房间门关上的声音。

“咦?伊奈帆君……去干什么了?”瑟拉姆坐在沙发上,有些讪讪地开口问道。

一旁的加姆见怪不怪地咬下一大块饼干,含糊不清地迅速回答了一句:

“逗猫。”

 

FIN


评论(19)
热度(175)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