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黄黑】枷锁名为______-上 (短篇|R18|黑化)

各位黄黑党711快乐~~

说明:

一篇很黑·很病·莫名其妙的文。短篇里就让我任性一下,你们也不要对一个没吃药的人太认真><
奇迹(除了绿间)全员黑化……是的就是犯罪程度的黑化……有奇迹(除绿间)企图轮X黑子但没有得手的情节!!请慎!!!


分两更……815填第二更。


 

“这算什么,校园欺凌吗?”

素来温顺谦和的黑子哲也在这种时候却表现出的凛然态度,让团团围住他的几个高个子少年不禁食指大动。

 “怎么能说是欺凌呢,哲也?我们可都是出于对你的喜爱才来到这里的。”

赤司说着,俯身拍了拍黑子的脸,后者对此报以怒视。如果不是青峰正牢牢地把自己的手腕固定在头顶上,自己一定会一拳挥到对方脸上——是的,已经顾不上旧日情谊了。因为“喜爱”,这四个他自以为已经很熟悉的队友才会故意在器材室里等着自己,把自己按在地上解开衣服?

就算只是个青涩的初中生,黑子还是飞快地猜到了这几个人的意图。他刚才已经挣扎了一轮,被反剪的胳膊拉扯得生疼;但他又不敢乱用脚踢,担心两条腿一旦分开就会被抓住,再也没有合上的机会。他尽可能蜷起身子无奈什么都掩盖不了,衬衫的纽扣已经被全部解开,漂亮的胸膛暴露在器材室冷白色的灯光下(黑子第一次注意到器材室的灯光颜色,还有安装在天花板上的两条平行灯管中间爬着那么多黑色小虫),两只稚嫩的粉色乳首违背主人的意愿挺立起来。

逃不了了。他绝望地想着。如果这四个人都如愿以偿的话,自己说不定会死掉……是时候该求饶了,自尊心在这种威胁下早已一文不值。刚才的意气用事真是太不明智了!幸亏今天赤司心情不错,要是激怒了他……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黑子不受控制地出起了冷汗,胸口紧张得像被什么狠狠攥住。

“赤司君,如果我有做了什么让你们讨厌的事,我都会改的……有什么别的请求,我都会尽力满足……唯独不要玩这种游戏了,行吗? ……”

“都说了是因为喜欢小黑仔嘛,怎么不相信我们?”刚才一直站得最远的紫原这时突然朝他走过来,蹲在他身边,把啃了半根的美味棒像碾香烟那样碾在黑子的乳首上,用力压住又转了几圈。黑子立刻吃痛地叫了起来:“紫原君!请不要这……啊……不要这样……”

下一秒黑子就为自己似乎有些大惊小怪(虽然对他自己而言并不是)的反应感到后悔了:他的叫声好像激发了聚集在保健室里的这四头野兽内心的什么东西,他们沉默了几秒钟,屋内的气氛也跟着微妙地变化起来。

“差不多也该开始了吧,小赤司?”黄濑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问着,却并不像是在征求同意,因为他说话的时候已经走上来跪坐在黑子旁边了。他俯身含住那只沾上了美味棒屑的乳首,放声吸吮起来,还不住用牙齿轻扯。痛感伴随着一点撩人的痒害得黑子蜷起了腿,拼命抑制着的叫声化作粗喘从那被咬红的唇瓣中呼出。

黄濑挺起身来,一手手指探入黑子的口中,撬开牙齿肆意拨弄着湿软的小舌,另一只手则伸入对方的腿间,隔着衣服粗暴地摩擦起来。“小黑子……我多喜欢你,你是知道的吧?可你为什么总是不理我呢?你是在讨厌我吗,还是我对你的这种想法让你觉得恶心?你冷淡起来有多伤人,你自己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我真恨你……!”

黄濑说话的腔调闷闷的,因为比平时低沉而更有磁性,听上去并不是玩笑。但此时的黑子光是为不发出声音就已经花光了力气,注意不到这么多。

“别废话了黄濑,我们还等着呢。”青峰在一旁催促。黄濑点了点头不说话了,解开黑子的裤腰要把裤子扯下来。黑子本能地扭动身子挣扎起来,掩饰着自己已经不可避免起了反应的下身。黄濑躲开差点踢到自己的腿,干脆整个人压在黑子身上,耐着性子劝道:“小黑子别怕,我东西都带了,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就不会疼的。”

说完,似乎是生怕愤怒的黑子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黄濑立刻捏住对方的下颌把嘴唇贴在对方嘴唇上面,强硬地在上面研磨吸吮了一会。

黄濑的气息在接吻的过程中涌进黑子的鼻腔,使他思考起一些事情来。他之前就察觉到黄濑对自己态度不一般,但这种程度的喜欢是他从没敢想的。他偷偷把眼睛张开一条缝,看见黄濑垂着的睫毛一颤一颤地刮在自己的鼻梁上,居然显得有些认真和深情。

如果黄濑君真的喜欢自己的话……黑子这么想着,浑身的血液都翻涌起来,卷起了心底的最后一线希望。他的嘴巴放松了一些,黄濑的舌头立刻就伸进来缠住了他。似乎为黑子的反应感到兴奋,黄濑不断地变换着角度,分开的时候嘴边勾出一道长长的银丝。这时候黑子带着微喘懦懦地开口道:

“黄濑君……黄濑君这个笨蛋……”

黑子面色绯红,眼睛里水光潋滟,黄濑听到对方呼唤自己,一时间有些失神。

“为什么察觉不到我的心意呢?……我也喜欢黄濑君啊……一直都默默喜欢着……可是我害怕黄濑君得到我以后很快就会腻烦了……因为我……我也不可爱,性格也很无聊……”

黄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想了一会才说:“才不呢!小黑子一点都不无聊……我怎么会腻烦呢?”

在场的其他人都被这突然的转折弄得摸不着头脑,离黄濑最近的青峰伸手敲了一下黄濑的脑袋,说:“你傻了?这小子明摆着驴你呢!”

黄濑瞪了他一眼,重新看着黑子说:“小黑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在骗我?”

“嗯……是真的……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胆小让黄濑君伤心了……真是对不起呢。也没想到黄濑君居然失望到这种程度,会和别人一起对我做这种事……”

黄濑突然感到良心不安,暂时避开了黑子的视线。他听见对方用带着点哭腔的声音说:“黄濑君为什么要把我拿来和别人分享呢?明明只和黄濑君一个人做就好了……我不要和别人做这种事,好可怕……救救我吧……求求你……”

黄濑看见眼泪顺着黑子的眼角流下来,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坍塌了。“好吧。”他叹了一口气,突然推了毫无防备的青峰一把,青峰朝后一倒手就松了一些,黄濑一把把被放开的黑子揽进怀里。

“小赤司,抱歉,我做不下去了……我们还是放过小黑子吧。”

他感到黑子在自己怀里哆嗦着,紧紧抱着自己。这让他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把黑子拦腰抱起来,撞开拦在自己面前的紫原就要跑。

“给我站住,凉太。”伴随着威严而冰冷的声音,赤司的一只手牢牢地扣在黄濑肩膀上,拖住了他。黄濑正要挣扎,紫原和青峰已经跑上来把他一左一右抓住了,推搡中抱着黑子的手也只好松开,黑子落在地上,往远处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黄濑你真是傻到家了!快对赤司道个歉。”

 “都和小赤仔说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带小黄仔玩。”

 “我才是后悔,不该和你们一起来,应该把你们的计划告诉小黑子的!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呃……”

黑子及时捂住了嘴才没有惊呼出声。赤司走到被两人擒住的黄濑面前,突然抬脚狠狠踢在黄濑肚子上。这一下连紫原和青峰都跟着晃了两晃,黄濑哇地叫了一声,嘴角就渗出了血。

“你这叛徒,想把哲也掳走,一个人爽?给他长长记性。”

紫原和青峰犹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但碍于赤司的淫威也只能照办。这时候黑子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一头撞在赤司胸口,把他推到墙上又使劲砸了几拳下去。尽管黑子比其他几人体力要差些,但好歹是个运动员,赤司费了点劲才扳回一城,这时候黄濑已经和另两个人扭打了起来。

“小黑子!”黄濑一个转身把青峰推到紫原身上,抓住这个空当朝黑子跑过去,拉起黑子就跑。两个人拉开器材室的门,跑到操场上。外面天已经黑透了,月亮又圆又亮。他们就朝着月亮的方向用尽全身力气奔跑着,跑过校门口的保安室,出了帝光又过了两个十字路口一座桥才停下来。

“他们不会追上来了。这一带警察夜间巡逻很多。”黄濑手撑在膝盖上,一边喘气一边说。

“嗯。”黑子抬手擦掉脑门上的汗,没有力气说多余的话。他看了看身边的黄濑,脸上被打得一片青一片紫,嘴边的嫣红触目惊心,让人担心会不会受了什么严重的内伤。

“黄濑君,那边坐一下吧。”黑子扶住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长凳说。

黄濑耷拉着脑袋在长凳上坐下,但黑子不想坐。他在黄濑面前站着,仿佛一个犯错的人,低头看着黄濑金色的发旋一言不发。黑子觉得自己的念头真是大有问题:明明刚才是这几个人要对自己施暴,现在自己却对着其中一员感到愧疚?但他依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不敢张口说话,好像只要一开口就会暴露自己的心情——刚才在黄濑被抓住的时候,其实自己就想一跑了之的;还有,其实自己刚才对黄濑说的全是谎言。喜欢黄濑君什么的,只想和他一个人做什么的,没有半句是真的,全部是为了唆使黄濑帮助自己脱逃临时捏造的谎言。自己利用了黄濑那份名为喜欢的软弱。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啊。黑子这么想着又有些气。刚才在撒谎的时候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毕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如果谎言不奏效的话,也许会被更粗暴地对待,自己连这样的觉悟都做好了。没想到捏造的台词还没用完黄濑就倒戈了……他到底是有多傻,真的没看出自己是在撒谎?

得把实情说出来,耳边有个声音催促道。老老实实对黄濑说刚才的告白是假的,哪怕挨他一顿打也心甘。但话到嘴边竟又不忍心起来,刚刚为自己背叛了朋友,现在却立刻被自己甩开的话,黄濑君该多么寂寞和可怜啊,说不定会在自己走掉以后坐在长椅上哭鼻子。黑子知道这个高个子男孩其实敏感单纯的很……

“小黑子……过来……”黄濑轻轻地说。黑子只好走近了一些。黄濑伸手把他抱住,黑子的手肘有些不自然地放在黄濑的肩上,下意识地摸了摸对方的发尾。金色的头发细细软软的摸着很舒服,他原来并不知道这一点。

黄濑搂在黑子腰上的胳膊收紧了一些,脸贴着对方那蓄满了不安的胸口。“小黑子,安慰安慰我。”他的手轻轻划过对方的腰线,“跟我回家……安慰安慰我。”

“可是……”黑子身体一震,突然想起自己刚才为了骗黄濑上钩,居然还说过“明明只和黄濑君一个人做就好了”这种没羞没躁的话,脸上发起烧来。

“啊啊,伤口好疼。小黑子真的打算把我丢在这儿,自己走掉吗?”

“……” 

 

黄濑的手稳稳地牵着他,一点都不用力。 那感觉仿佛是眼下发生的一切都理所应当,仿佛黄濑确信黑子不会甩手逃走是因为内心安定坦荡。这样反而让黑子找不到理由逃走了,像个被施了魔法的木偶人一样跟着黄濑往家走,途中甚至还装模作样地问了黄濑家里有没有药水可以擦。所以,当黑子一进门就被推倒在沙发上时,他强烈地为刚才自己顾及面子和气氛的做法感到羞愤。

“黄濑君太卑鄙了……所谓的安慰难道就是这个?”

“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哦。”黄濑勾起嘴角,用手掌感受着衬衫下少年肌肤的触感,来来回回地充满了情色的意味。黑子本能地想用膝盖顶开黄濑的身体,但想到黄濑身上还有伤居然犹豫起来。此时的迟疑在黄濑眼中变成了赤裸裸的诱惑,他捏住那两颗小核轻捻,黑子立刻缩着肩膀轻哼了两声,下一秒却又被自己的反应吓得僵直了身子。

天啊,自己怎么居然发出这种声音来,刚才的谎言还没有破除,黄濑说不定以为自己是心甘情愿的……该怎么办,怎么办呢?如果现在告诉他实情,大概会发生更糟糕的事。啊啊,没想到自己也有被谎言绑架的一天……随着黄濑俯下身含住一侧吸吮,另一侧用指尖刮骚的动作,黑子的思考越来越迟缓了。

他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触碰。无论本人怎样努力不去关注,对方的动作依然在他脑海中不断地放大。现在那只硬朗的手掌已经滑动到黑子的人鱼线上,又伸入内裤勾住皮筋,啪地一声弹在战战兢兢地紧绷着的肉体上面。

他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给自己施加疼痛的呢?在心意得到回应的喜悦边缘,是否依旧残存着那苦涩不甘的记忆的泡沫?黑子鼓起勇气探寻起金色额发下面若影若现的眼睛,但黄濑始终埋着头,专注又响亮地在黑子的小腹上落下亲吻,手掌揉搓着那圆润紧实的臀肉。黑子忽然又有些害怕和黄濑眼神对上,因为两人中间的空气已经变得这样热,好像目光交汇一瞬就会酝酿出深情。他最终放弃地合上双眼。

 

TBC


评论(5)
热度(47)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