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三昼夜-3(警匪paro)

战士的鲜血俘获了天使的心……然而都是暂时的【。

前篇请走:1   2


Day2.2

伊奈帆把筷子搁在碗上,静静看着斯雷因咕噜咕噜地喝下碗里的最后一口汤,然后才缓缓开口问道:“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

斯雷因把手放在膝盖中间绞动了一会,他觉得自己要说的话对警察或许有一定的冲击,不过这也是个加深了解的契机。“我要去网吧联系一个朋友,他在帮我办假护照。护照办好了,我想尽快飞到瑞典去。”

“嗯。”伊奈帆思索了一下,“我带你去网吧。”

作为一个警察这样真的好吗?斯雷因有点开心,忍不住想揶揄他两句但还是忍住了。伊奈帆的车停在里饭馆不远的地方,车牌号已经换过了。

去网吧的途中伊奈帆在一个卖通讯器材的小店门口停了车,回来的时候丢给斯雷因一部小手机。斯雷因刚接过来手机就震动起来,伊奈帆摇了摇手中的相同模样的手机说:“是我办的新号,你存着。如果因为意外分开了就用它联络我。”斯雷因点点头打开通讯录,犹豫了一下要起个什么名字,最后就打了一个“橘子”进去。有手机在手里握着,人一下就有了安全感,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他靠在副驾座浅浅地睡了一会,网吧就到了。

到了网吧后,斯雷因迅速地注册了一个新邮箱,又用邮箱注册了一个LINE账号,搜索到哈库莱特申请添加好友。这过程中伊奈帆就观察着周围有没有可疑人物。被对方通过验证的时候斯雷因的脸上一下就亮了起来,充满了希望的光泽。伊奈帆用余光瞟着斯雷因的屏幕,隐约看到他们的聊天内容。

“是我!那个办的怎么样?”

“啊!您出来真是太好了!那个已经办妥了。现在就给您订机票……”

“下午我还得上公主那儿一趟。”

“好,那就订明天的。最早的一班中午起飞。那明天10am老地方见,我送您去机场。”

“麻烦了。”

他们都很谨慎,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称谓或者地点。最后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整个交谈不超过五分钟。伊奈帆故意什么都没有问,他要等斯雷因自己说。关上电脑后斯雷因长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对伊奈帆微笑,笑容里是对事态有所把握的自信。联系起刚才和斯雷因对话的人语气里的尊敬,伊奈帆心想,也许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伊奈帆用眼神询问他接下来的打算。而对伊奈帆已经表现出信任的斯雷因此时却又吞吞吐吐起来。他避开对方的目光说:“接下来我要去朋友家取点东西……可以载我去吗?”

“你说的东西,就是样本吧?”尽管斯雷因这种程度的警惕是必须的,甚至说是值得赞赏的,但伊奈帆心里却还是有些小小的不愉快,这在他直言不讳的态度中有所体现出来。

斯雷因身下的转椅发出一身呻吟。“为什么这么说?”

“起初只是猜想,既然你知道了P公司的秘密,他们并没有除掉你而只是把你关起来,可能就说明你还掌握着他们想要得到的重要信息。而现在你又有在逃命过程中也不得不去取的东西,所以我基本确定了。”

斯雷因垂下脑袋,鼓起腮帮掩盖了紧张:“唉,果然还是瞒不过警察先生。”

 

上车后斯雷因自觉地在伊奈帆手机导航中输入一个地址。他发现伊奈帆连手机密码都没设,桌面图片是毫无新意的星空。一个既没有隐私也没有爱好的无聊的人吗……

“那个……伊奈帆桑有家庭吗?我是说……那些人可能会……”斯雷因小心地问。

“你是说,那些人可能会绑架我的家人要挟我?放心没有。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本来有个姐姐也是做警察的,几年前做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啊……抱歉……”

“没事。”

斯雷因连忙换话题说:“啊,那有没有女朋友什么的……”

伊奈帆扭头看了斯雷因一眼才说:“没有。”

斯雷因被那意味深长的眼睛看得莫名心里发毛,连忙笑嘻嘻地说:“啊,就是觉得……伊奈帆这么能干又年轻,一定有女同事喜欢的吧……这么想着……啊哈哈……”

“嘛,谁知道呢。”伊奈帆面无表情地说。他一面开车一面还在四处观察,好像并不想继续进行这个话题。啧,这么冷淡,难道你是弯的?斯雷因在心里不满地吐槽了一句。这时候伊奈帆突然冷不丁问他:“你呢?有女朋友吗?”

“没有啦……”斯雷因慌忙摆手,他似乎看到伊奈帆笑了一下。这有什么好笑的?笑点好奇怪。

谁都没说话,气氛变得有点尴尬。斯雷因间或瞟一瞟伊奈帆的脸,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沉下了脸。

“斯雷因,后面那辆银色凯美瑞好像有点异样。”

“诶?”斯雷因一下紧张起来,死死盯着伊奈帆的脸寻求安全感。

“别看我,看看车里有几个人,有没有你认识的。”

“哦哦……”斯雷因连忙把头扭到另一侧,额头贴着窗玻璃,“唔……两个人,都不认识……”

伊奈帆看了一眼导航。他坐在警车里追过嫌犯很多次,对那些摆脱追踪的伎俩记忆犹新。但他还是头一次做这种事,不安在他活动了一下指节后重新紧紧握住方向盘的小动作里泄露出来。导航显示前方有高速入口,只能放手一搏。

“抓好。”他对身边的人说。伊奈帆看准了侧后方货车和前面轿车中间较大的间距,在经过岔路的三角区时,猛地一个转弯,车子像平行移动一样硬是插了进去,后面的货车也立刻发出急刹的尖叫声,但所幸一切安然无恙。而跟在他们后面的凯美瑞因为没时间反应,只好随着车流在原路上越走越远了。

斯雷因心跳漏了一拍,喘了好几口气才说:“……好险!”但伊奈帆没心情安慰他。“帮我注意周围,跟踪的车很可能不止一辆。”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变道提速。

伊奈帆的直觉是正确的。开出约莫20公里后,斯雷因又注意到一辆鬼鬼祟祟的黑色凯美瑞。在高速上兜了几圈发现那辆车始终跟着他们后面之后,连伊奈帆都面露焦躁,啧了一声。

“他们想跟着我们,找到你藏样本的地方。”

斯雷因听罢无助地看着伊奈帆,好像把自己的全部都系在他身上。伊奈帆不用看都知道,那样本是他父亲和他两代人研究的结晶,是他拼上性命都要保护的东西。这大概也是斯雷因即使想要阻止公司的阴谋,却依然下不了狠心销毁全部样本的原因。

“会甩得掉的。”伊奈帆简单地安慰对方。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把车开下高速,拐到一条偏僻的、此时空空如也的林间小路上。“会开车吗?” 

“会……!”

伊奈帆突然把车靠边急停,透过后视镜看得到后面的黑色凯美瑞减了一点速度,但依然佯装正常行进,缓缓从他们旁边经过了。斯雷因来不及惊讶,就听到伊奈帆说:“和我换位置。坐到我腿上,我从你下面抽身出去。”

“咦……啊?!”尽管觉得很荒唐,但斯雷因还是立刻去看他的座椅:伊奈帆虽然身高普通,但腿还比较长,座椅的位置靠后所以空间还是有的。此时没有废话的时间了。斯雷因痛下决心,接过伊奈帆手中的方向盘,一脚跨过两人中间的手档,敏捷地挪动到了伊奈帆的腿上,伊奈帆也飞快地做了同样的事。

伊奈帆在斯雷因焦虑和不解的注视下戴上墨镜,摇下车窗。不出伊奈帆的意料,跟踪他们的车辆在前方约500米的地方停下了,因为道路是笔直平坦的所以还能看得到。

此时伊奈帆低声吩咐:“等我开出第二枪时,你就立刻掉头全速开走,在路口左转。”

斯雷因瞪大了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理解错了。但伊奈帆一连串流畅的动作说明了一切,而且快到根本不给他犹豫或者反驳的时间。伊奈帆从衣服内侧掏出一把枪来,拉动枪栓发出清脆的响。他胳膊撑在车窗沿,探出半个身体,血色的眼瞳微微眯起,像是透过一个不存在的准星那样精确地聚焦。还不到一秒钟的功夫,他就完成了调整朝前方扣下板机。枪装了消音器只有突的一声,比起车子爆胎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很快又是一声可怕的声响,间隔之短让人毫无防备。

斯雷因背上冷汗直冒,但依然全力保持冷静,在枪声响起时迅速启动了车子。从后视镜里他看到三个男人从被爆了胎无法移动的汽车里钻出来,气急败坏地朝他们这边开枪,连忙催促道:“伊奈帆,快进来!”

后玻璃中了一弹,伴随着碎裂的声音开出蛛网状的花纹。斯雷因又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但伊奈帆还在朝后面射击。暴露了目的的敌人为了阻止他们逃跑正全力攻击油箱。如果油箱中弹,汽车立刻就会燃烧甚至爆炸……

在伊奈帆的火力压制下,福特野马终于安全地接近了十字路口。急转弯的一瞬间,斯雷因迅速抓住了伊奈帆的手,把险些被甩出去的他拉进了车厢。凯美瑞就这样被他们甩掉了。

伊奈帆不自然地捂着左臂坐回座位上,眉头微微蹙着。斯雷因朝身边张望了一眼什么都没看清,却嗅到一股袅袅袭来的血腥味。他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伊奈帆,你……你受伤了?!”

“没事,擦伤而已。”伊奈帆的声音依旧平静,却带着疼痛的隐忍。“先把他们彻底甩掉,到了你朋友家里后简单处理一下就行……你把车开稳了。”

斯雷因被伊奈帆的伤口吸引了注意力,方向盘都把歪了,随着伊奈帆的提醒车身抖动了一下才步入正轨。就这么一会功夫,斯雷因手心渗出了汗,神经质地咬紧了下唇。从这样的出血量判断不可能是小伤,何况他可是被子弹打到了啊!斯雷因还是第一次看到人中枪伤,而且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他又忍不住确认似地看了一眼伊奈帆,那只捂着伤口的手上已经沾满鲜血了。愧疚和惶恐在他心中剧烈碰撞着,他忍不住面对着前方的街景大声发泄道:

“都和你说了,这些人很可怕!你还偏要跟过来!多管闲事的笨蛋!这下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了吧?后悔了吧?我可没法带你上医院去!如果半路挂了只好把你抛尸荒野了!”

伊奈帆盯着斯雷因那因为搜肠刮肚地寻找挖苦词语而憋红的脸,暂时忘记了疼痛。他淡淡地指出:“然后开走我的车?你会因为偷窃杀人被捕的。”

“……看到你还有贫嘴的余裕我就放心了。”斯雷因再次被对方一本正经的发言噎住了。但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窘迫:这种暗含着亲昵和熟稔的话怎么想也不应该是对着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人说出的。他咽了咽唾沫等待对方的反应,但伊奈帆脸上的茶色航空墨镜只倒映出他自己不时偷瞟过去的心虚的表情,却把本人的眼神挡得严严实实。斯雷因悻悻收回了视线,默默地又把油门往下踩了踩。

“你的枪哪里来的?”隔了一会斯雷因又问。伊奈帆那边好像挺痛,斯雷因听着伊奈帆粗重的呼吸声,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跟着变困难了。岔开话题也许能让他感觉好些。

“上周做抓捕任务上面给配的,还没来得及交还。”

“只有一把吗?我也想帮你的忙……我服过兵役。”

“很遗憾,只有一把。迫不得已并不想开枪的……”说到这里伊奈帆兀自停住了,陷入了沉思。如果对手够机灵,拿了自己的子弹去化验,再过两三天就能知道警察已经介入的事。那时候收集证据会变得更为困难。明天他一定要帮斯雷因逃走。但那样还远远不够。

同时,斯雷因正在思考的事情似乎更为复杂:我们真的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吗?昨天晚上的自己还在怀疑伊奈帆的来历、想方设法赶他走,但现在那种心情他竟已经完全回忆不起来了。今天上午伊奈帆在人群中找到他的那一刻,他其实觉得这个人如果不是图谋不轨,就一定是上帝派到他身边来的。在伊奈帆可靠的庇护下,斯雷因开始不得不承认自己迫切地需要他,无法同他分开。但现在看到伊奈帆苍白的嘴唇,一想到伊奈帆会因为枪的事情被处分,想到那些家伙也可能会盯上他,斯雷因突然意识到,明天从自己登上开往瑞典的飞机的那一刻起,伊奈帆这个人将和自己再无关联;而对于伊奈帆来说,自己的存在却要影响他好一阵子。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刻,伊奈帆也是需要自己的,这念头让斯雷因既满足又感动。在这份心情下,连逃走的愿望都不像原来那样强烈了。


TBC


下次就让蕾穆和伊总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下吧2333333但我要用奈因闪她你们说好不好233333

自黑部分:看了一下午警匪片找感觉,飙车枪战什么的依然写的一点都不惊心动魄啊,对自己绝望了【流泪……麻烦大家自动带入下相关电影【被打……

评论(8)
热度(38)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