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黄黑】瀛海异闻-第二十二章

       看到甲板上没什么人,黄濑松了一口气,走进船舱。他像往常一样叩了两下门后就直接推开了伯爵房间的门,而伯爵却不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前,借着眼镜费劲地读着报纸。他背对着黄濑站在窗旁——伯爵的房间在上层,有一扇可以眺望海景的大窗户——似乎有所思索。听到响动他缓慢地转过微胖的身体,习惯性地点点头,朝书桌对面的皮座椅比划了一下。

但黄濑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了椅子后面。“乔利伯爵,请原谅我归队这么久才来向您汇报。之前帮我打听母亲下落还准我假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您。”

对方在他对面坐下。“见到母亲了?”

“……她已经去世了。”黄濑盯着伯爵的秃顶,慢慢地说。

伯爵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淡蓝色的眼睛注视着黄濑,目光渐渐地带上了慈爱。“我很遗憾。不要太难过,孩子,她一定是去了上帝身边。”

“谢谢您……”黄濑喃喃道。关于上帝的一切,都是面前这个两鬓发白的人教会他的,所以当这样的话从这个人口中讲出,黄濑竟真的感到了一丝慰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悬挂在房间侧面的圣母像和耶稣受难像。伯爵的视线也随着黄濑移到了画中的圣母玛利亚身上,默默凝视了一会。

“她在天上注视着你,看得见你所有的善行和恶行。”

黄濑听出话里的端倪,索性直截了当地说:“我知道我有罪,但我完全不感到后悔。”

“为什么对藤原开枪?”

“他企图伤害我的朋友。”

“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

“既然您已经知道一切,还问我做什么?”

伯爵的沉着被怒意打破了。他熟悉的黄濑总是在微笑,待人接物灵活得显出一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来。可现在的黄濑话语中充满抵触,眼睛里几乎迸射出金色的火花,掩不住的锋芒让伯爵有些心灰意冷地想到,他毕竟已经是个男人了。

“因为我不愿意相信……”伯爵陡然提高声调,却因为一时没想好怎样表述而停在那里,好像他要讲的事情是那样超越常识而且难以启齿。“你竟会和一个男孩发生关系。因为那藤原和你抢夺,你就对他开枪?”

黄濑没回答。他无法说“是”或“不是”,那些事情经伯爵这样概括,陌生得好像不是他自己做的似的。

“你这不过是叛逆罢了……”伯爵撑着桌子站起来,“时隔十几年后重新返回故乡,你想用背叛信仰的方式让自己从过去的生活中解放出来,就连这种改变带来的痛苦也成为了重生的错觉……难道你能否认自己在享受着这种痛苦吗?因为你渴望着热烈的生命,这在几年前我从你站在甲板上望着暴风雨的眼睛里就看得出来……你想拥抱它们。”

“不对!”黄濑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对方。那种自认为了解的态度令他反感。“那是过去的我。遇见他以后我就不再那样了!因为只要看见他我便能感到宽慰,能待在他身边比什么都好。您说说看,上帝不是会宽恕吗?我只有这样简单的诉求,他为什么不能宽恕呢?”

“上帝当然会宽恕,只要你诚心忏悔。”

“我为什么要忏悔?这难道是罪吗?不过是因为他自己厌恶,就称它为罪。如果他的子女们因此抛弃了我,他难道会补偿我?”

伯爵惊异地瞪圆了双眼,嘴唇上厚厚的白胡子一颤一颤,黄濑笃定地注视着那张在气愤中微微发红的脸,等待着一连串刺耳的责骂。一时间对方的呼吸变得粗重且急促起来,好像那些话就要脱口而出,但过了一会竟然又平静下去。他用短厚的手掌拍在书桌上那本深红色封面的圣经上:“为什么称它为罪,里面都有答案。上帝的博爱会指引每一个像你一样的可怜的迷途羔羊。答应我,凉太;再读它一遍,你的一切迷惑都会解开的……”

伯爵的语气竟如同请求,让黄濑感到不自在起来。他不想以这种方式被伯爵原谅,不喜欢伯爵依旧对自己抱有期待;因为受恩惠是沉重的,而得不到回应的期待会变为更深的失望。黄濑说着,默默解开了自己衬衫的头两粒纽扣,用干涩的声音说:“我不会那样做的。那枚十字架——没错,就是您在我10岁生日那天亲手为我戴上的十字架——已经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是在和他结合的那个晚上被我丢掉的。”

“噢,上帝!”老人悲戚地叫了一声,从书桌后面走出来,来到圣像前,一遍遍地画着十字说:“他只是只迷途的羔羊……请您宽恕他!”

黄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又滑稽又可悲。他忍不住想说,就把我当成一个未开化的蛮族就好了,不要再重视我,不要为我感到可惜,这让他太有负罪感。他情绪混沌不堪,沉默地站立了一会后说道:

“我本来以为,您叫我来是传达对我的处罚,因为藤原的事。”

“没人会处罚你,凉太。”伯爵摇摇头,看上去很疲惫。“伟大的法兰西在保护着你。你打伤的人有点麻烦,不过我对人讲你是我义子,派人打点好了。”

黄濑一愣。“……谢谢您。”

临出门前伯爵又突然叫住他说道:“下个礼拜三午后,能把那孩子带来见个面吗。”

“为什么?”黄濑停在门槛上。

“只是想看看他。”

“如果您能保证,不对他说不适当的话。”

“不会。”

“……我得问问他的意见。”

“好。”

 

黄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船舱的。刚出门他就很不走运地和克里斯和瑞奇擦肩而过,对方的眼神告诉他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和黑子的事。他强迫自己迎着那些目光,像往常一样笑着说“好久不见啊”,但很快他就发现还是躲避一下比较轻松。

从这艘船上,从这个镇子消失,一起躲到没人的地方去。他想起和黑子的那个提议,再次受到了鼓舞。

 

走到家门口时他才突然想起鱼忘记买了。离中午还有一点时间,他连忙掉头往镇上返。但黑子透过窗户看见了他,马上从家里跑了出来。

“黄濑君,欢迎回来!”他看上去格外高兴,“伯爵大人说了什么?”

“唔,藤原那件事没关系,小黑子放心吧。”

“黄濑君刚才是要往哪儿去?不回家吗?”

“啊,我忘记买鱼了……明明答应了小黑子的。”黄濑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关系,我们一起去镇上买——”话刚出口,黑子就有所顾虑地停顿了一下,改口道,“……不如到河边钓鱼吧?”

“好啊。”黄濑朗声回答。谁都没有说破心中所想。他们回屋准备工具,在存放杂物的房间里翻出一对大概是冰室用过的鱼竿来,准备好鱼饵,把鱼竿扛在肩上,提着木桶出发了。树林里的叶子都掉光了,动物也都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只有几只麻雀偶尔飞快地从这树梢飞到那树梢上,翅膀拍打的声音在这份安静中很引人注意。黄濑见黑子望着树林出神,便伸出钓竿用钩子钩住黑子的衣领,说:“啊!钓到一只小黑子~”

他把钓竿一拉,黑子只好跟着后退几步,变成了和他并排走着。黄濑把钩子解下来,一把揽过黑子说:“今天有的吃了~”

“把衣服勾破怎么办!”黑子不满地直摸衣领。黄濑弯腰看了看,又替他理了理衣服说:“没有啦!衣服好好的。”

 

河边比树林里要冷一些。两个人紧挨着在河岸上坐下,发现河岸附近的水面上已经结了薄冰。撑船的男人站在小木舟的船头,缓缓朝他们移动过来。他们冲他挥了挥手,等他靠近时他们问他:“河面会完全冻上吗?”

那老实人说:“会呀会呀,不过要到一月吧。那会儿你们不就搬走了吗,别担心!”

“也是呢。”黑子无可奈何地笑笑,不说话了。他还不怎么会钓鱼,而黄濑显然比他熟练多了。他照着黄濑的样子把鱼饵挂在钩子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把鱼线慢慢浸入河水中。

黄濑没有说过自己其实不怎么喜欢钓鱼。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个把小时,他不理解这等待的意义,因此也没什么耐心。他把目光从鱼线移到黑子身上,看见黑子那双河水一样的冰蓝色的眸子正专注地停留在自己的鱼线上,长长的睫毛偶尔才眨动一两下,不知是留意着鱼还是在思考。

今天的黄濑和往常到底有些不同。此时他想起了在伯爵那里发生的事,便收回自己的视线,不知不觉也想得出神。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突然被水面上的波纹拉回现实,鱼竿一提,却扑了个空。他有点泄气地往后一靠,对黑子说:

 “让家人一样的人失望,是怎样的感觉?”

黑子立刻想起昨天自己和生母的那一次会面,一边回忆着一边斟酌措辞:“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羞愧……就算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会觉得自己是错的,然后对自己也失望起来……大概是这种感觉吧。……伯爵大人对黄濑君生气了?”

“也不能说是生气。他是个很好的人。只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他得知了你的存在。我就忍不住和他拌嘴了,想让他放弃我,不要管我,但他一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来,我又……”

“我明白的,黄濑君。昨天我见到了妈妈,她也对我露出了那样的表情。不过一看到黄濑君,我就想不起那种表情了,因为对于我来说,黄濑君也是家人一样的存在哦。”

“即使是这样,也想要离开我吗?”

“……”

意识到这种问题让黑子为难,黄濑放下鱼竿,轻轻搂住他说:“其实冷静下来以后,我也不是不能明白你的心情。之前不该对你凶的,对不起。”

黑子转过头,用嘴唇在黄濑脸颊上碰了碰。“黄濑君一点都不凶。”他的嘴唇冷冰冰的,黄濑想把他再搂紧些,又怕影响他钓鱼。

       “但这并不表示我已经放弃那种想法了。”黄濑低声补充道,“小黑子,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事了,今天我回到船上遇到几个伙伴,感觉自己和那里格格不入。难道要我一直忍耐下去吗?我觉得我们一起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即便让伯爵大人伤心也没关系吗?黄濑君要像当年抛弃妈妈一样离开伯爵大人吗?”

       说出这些话后黑子暗自叹了一口气。他清楚这些话对黄濑的分量,不敢看黄濑现在的表情,可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说辞让黄濑打消这种想法。

“这不一样……”良久,黄濑慢慢反驳道,但在他找出理由之前黑子又追问道:“有什么不一样?黄濑君总是这样,因为看到更好的未来,就毫不关注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可这时偏又有一个声音在黑子心里说,你自己不也总是这样,只知道逃避……

“……可那时小黑子明明夸我是个有勇气的人呢。”黄濑突然想起这么一出,狡黠地翘起嘴角。黑子被噎了一下:“我随口一说,你倒记得清楚……”

“小黑子难得夸我一次,怎么能忘记呢。”黄濑故意凑到他耳边说,“哦对了,小黑子也说过自己是胆小鬼呢。”

黑子被戳中软肋,身子一僵,语气有点急了,但顾及到鱼还是放轻声音:“我也并不想做胆小鬼的!可是……可是……”

“可是?”黄濑对着那小巧的耳廓吹了一口气,黑子脸就红了。

“可是也许有一天,黄濑君会宁愿自己最初的时候胆小一点……”

“那小黑子呢?会那样想吗?”

这时黑子突然低声说:“好像……有鱼!”说着他把鱼竿一提,一条银光闪闪的鲤鱼在水花的衬托下飞出了水面。

 

TBC


好久没更抱歉,大家好我还活着TT

这章好多对话……为什么我变成了啰嗦流……快要完结了要圆的东西好多【喂。

关于宗教的部分纯属瞎咧咧,我什么都不懂。

我估计最多两更就完结了吧……咦说好的接近完结要有高潮的呢?兄弟们都感受到高潮没有啊?我怎么没感觉呢OTZ……算了我这么跳的人难得走一次慵懒路线也是好的。

能看到现在的都是天使。

评论(5)
热度(9)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