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奈因】三昼夜-4 (警匪paro)

前文:

1   2 3


Day2.3

他们找到一条GPS上显示不出的小土路,沿着这路开到蕾穆丽娜的别墅附近,把车停在小树林里然后步行过去。蕾穆丽娜的别墅是一栋五层高的粉红色建筑,像个真正的城堡那样顶着枚红色尖顶。房子座落在一大片草地和小树林深处,草地四周围着两人高的金色铁栅栏。所以当斯雷因熟练地按下密码、大门缓缓打开时,伊奈帆在心里发出了惊叹。值得双方托付宅邸门钥和样品,这两个人一定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而伊奈帆进一步的假设被少女清脆的嗓音打断了。“斯雷因!”

他们朝声源看去,一个窈窕的年轻女人提着裙子跑下台阶,径直朝他们跑过来。斯雷因开心地回应道:“蕾穆丽娜!”然后迎上前去,不料对方跑到近前时突然张开了双臂,把斯雷因紧紧抱住了。伊奈帆看到斯雷因的脸上出现了吃惊和羞涩。

“斯雷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些天我都担心死了!……我真想你!”

斯雷因不自然地笑了笑,越过少女粉色的头发看向伊奈帆说:“多亏了这位警察先生,我才得以逃脱。蕾穆丽娜,来认识一下,这位就是界塚警官。伊奈帆,这位是蕾穆丽娜,我的朋友。”

大概是听到斯雷因对这个陌生的警察直呼其名,蕾穆丽娜脸上的笑意立刻就消失了。看见对方没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伊奈帆微微颔首,说道:“界塚伊奈帆,请多指教。”

 蕾穆丽娜对此报以转瞬即逝的微笑,斯雷因这时转向她打断了这干巴巴的寒暄。“蕾穆丽娜,就在我们过来的路上,伊奈帆被那群家伙射伤了,得赶紧给他包扎才行……”

“噢,看见了。跟我进屋吧。”蕾穆丽娜随意打量了伊奈帆一眼,然后转身走到两人前面去了。他们随着蕾穆丽娜进入别墅内部,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蕾穆丽娜从房间里拿出来医药箱,斯雷因对她伸出手说,“让我来吧。”说着接过画着红十字的小盒子坐在伊奈帆旁边。

“红茶可以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蕾穆丽娜就翩然走进了厨房。

斯雷因小心翼翼地剪下伊奈帆的衬衫袖子。伤口处皮肉外翻,看着就非常疼,斯雷因不由得皱起了眉。尽管流血不像刚才那么厉害了,稍微动弹一下还是会渗出血液,斯雷因尽量轻手轻脚地清理起来,不时还看看伊奈帆的表情,生怕弄疼他。

伊奈帆看上去体型偏瘦,肌肉轮廓却意外地挺明显的,配上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很有力量……清理好伤口又简单缝合了一下之后,斯雷因一边给那胳膊上一圈一圈绕上纱布,一边想些有的没的。这时候伊奈帆突然凑近他,低声说道:“蕾穆丽娜小姐好像挺在意你。”

斯雷因听了手里纱布一紧,伊奈帆立刻就倒吸一口冷气。“那种事情我也不知道。”斯雷因低头嘀咕了一句,“我们认识很久了,我可没往那上面想过……”

“真的?”

“真的。”斯雷因像表决心似的抬起眼睛直视对方,那暗红色的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睛离自己非常近,好像在施什么蛊惑人心的魔法。斯雷因重新把目光投向伤口上面,那里已经被整齐地包好,希望不要再淌血了。他想起自己路上考虑过的事,缓缓开口道:

“比起这个,我担心那群人会找你的麻烦。我在想,不如让哈库莱特也帮你办个假身份,你跟我去瑞典避一避……”

“一起逃走?”伊奈帆确认似的复述了一遍,从他口中出来不知为什么有点变了意思。斯雷因制止自己往令人尴尬的方面想,点了点头。

伊奈帆又说:“肯定来不及。你先逃走要紧。”

“那你可以随后再来……”

“警察都忙着逃命,谁来抓坏人?”

斯雷因眨巴着眼睛盯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端着红茶从厨房里走进来的蕾穆丽娜看到的正是这微妙的一幕。

“哟,包好了?看上去也不要紧嘛。”蕾穆丽娜瞥了伊奈帆一眼,没给对方回答的时间就又接着说道,“斯雷因,跟我来。警官先生就请您在客厅里等一会,不要四处走动。”

他们绕到楼梯背后的电梯间,输入密钥后电梯升到五层。斯雷因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里冷冷清清没有人气,房间错综复杂,置放着很多不明所以的柜子和器具,让斯雷因有种非礼勿视的感觉,只顾跟在蕾穆丽娜后面低头走路。这时候蕾穆丽娜回头对他说:“那个界塚警官,你还是防着点好。”

斯雷因心头一紧,却做出镇定的样子说:“我知道。不过他给我感觉挺可靠的……”

“为什么?”

斯雷因直觉想说,因为这人一直在帮我的忙,有警官证有佩枪、身手也像警察,又觉得听上去太主观了容易被蕾穆丽娜挑刺,于是说:“刚才来你家的路上我们被人跟踪了,是他帮我解了围。倒是蕾穆丽娜你,为什么会怀疑他?”

“直觉。那个人的眼神告诉我,他在盘算着别的。”

蕾穆丽娜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最靠里的屋子,温度比外面还要低些,想必是存放样本的地方。斯雷因听了她的话脊背发凉,连忙笑了两声说:“你说话总是这样玄乎……”

“那么斯雷因说说,哪次我的直觉错了?”蕾穆丽娜停在一个低矮的恒温箱前面,转过身来靠在上面,歪着头娇俏地望着金发青年。

斯雷因语塞,最后只好认输地说:“好好,我会提防着的,我相信你。”嘴上这么说着,他发现自己心里很不愿意相信这些话。如果连伊奈帆那样看上去刚正不阿、体贴又温柔的人都可以心怀鬼胎的话,这个世界该有多残酷。

“那么听我的,”蕾穆丽娜打开恒温箱,里面出现了两个更小的便携式恒温箱,外观完全相同。“你就把1号拿走,0号我会在今晚交给哈库莱特。明天他接你的时候会把0号带上。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斯雷因点了点头,将其中一个箱子提起来,蕾穆丽娜拿出电池装在箱底,箱子一下就变沉了许多。从上次藏起它到现在取出它,这中间发生的种种事情重新浮现在斯雷因的脑海,提醒着他: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两人随着电梯间缓缓降落地面时,斯雷因又想到伊奈帆,心中的感情十分复杂。我在提防着他,斯雷因遗憾又抱歉地想着。可一想到他就感到轻松,这真是莫名其妙。但当他们回到客厅时,斯雷因只觉得现实当头一棒,敲得他一个劲地发愣。

伊奈帆不在客厅里……

蕾穆丽娜立刻朝斯雷因投来犀利的目光,那目光无声地说着,“我强调过不要四处走动吧?这个人怎么回事?”而斯雷因不知所措地叫了两声:“伊奈帆?……界塚警官?”一边往门外走。蕾穆丽娜则走进里屋查看。

斯雷因很快就找到了他。伊奈帆背对着他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眺望着草地。听到斯雷因的叫声,他回过头来,淡定地抬起一只手,指缝间夹着半支烟。“抱歉,突然想抽烟就出来了,希望那位小姐别介意。”

斯雷因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你还抽烟。你看上去可不像个烟民。”从没闻到你身上有烟草味……不对,我们只认识不到一天而已。他接着腹诽道。

“谁都能做烟民。”伊奈帆掏出口袋中的烟盒,“要来一支吗?”

“不不,我不抽。”斯雷因摆摆手。于是伊奈帆也不抽了,直接把半支烟丢进垃圾桶。斯雷因盯着对方的背影,耳边有两个不同的声音争抢着发言。一个说,他这么一本正经的人原来也抽烟?他为什么抽烟?当初为什么要学抽烟?另一个却说,他根本就不抽烟!那是个借口!

这时伊奈帆已经走到斯雷因面前,他一张口那两个念头就齐齐噤声了。“事情办完了的话,就和那位小姐告辞吧。”

“好好。可我们接下来上哪儿去呢?”

“回市区比较危险,住宾馆不现实。”伊奈帆简短地说,斯雷因跟着点头。这时蕾穆丽娜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正巧看见两个人交头接耳地说着关于宾馆的事,一把拉过斯雷因的胳膊说:“斯雷因没地方去的话,今晚就在我这儿过夜吧。”

“不行,会给你惹麻烦的。”伊奈帆和斯雷因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蕾穆丽娜用“关你什么事”的眼神瞥了伊奈帆一眼,继续对斯雷因说:“我这儿戒备森严,不会有问题的!”

“可这里只有您一个弱女子。”伊奈帆解释道。

“哦,您的思想真有趣。可您现在也是伤员,我们谁打的过谁还说不定呢。”

“我想那是毫无疑问的。”伊奈帆微笑了一下说。斯雷因看见蕾穆丽娜眉毛一挑面露愠色,连忙挤到中间帮忙圆场:“蕾穆丽娜你就别逗伊奈帆啦,你怎么打得过他?他人傻,不太会开玩笑。”

蕾穆丽娜气结,满心都是:你胳膊肘往哪儿拐?这时伊奈帆又说:

“如果斯雷因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将就在我车里过一夜。我们开到西边的小树林里,不仅不容易被觉察,遇到敌袭机动性也强。而且从那里到斯雷因和那位朋友约好的见面地点再到机场都在一条直线上。斯雷因,你愿意吗?”

“我愿意!”斯雷因连忙回答。伊奈帆究竟是否可信任,这个问题眼下并不重要。他首先考虑到的就是不能把蕾穆丽娜牵连进来。更何况她这里还有最重要的0号样本。

最后蕾穆丽娜还是没能拗过伊奈帆,只好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了斯雷因又嘱咐了一通。他们稍微伪装了一下,把小箱子藏在衣服下面出了门,走回他们停车的位置。斯雷因继续替受伤的伊奈帆开着车,按照伊奈帆的指示开进那片小树林,就在这过程中太阳缓缓落山了,在黑暗中的沉睡的万物轮廓给人异样的安全感。

从刚才起副驾座上的伊奈帆就在断断续续地发短信。斯雷因把车停下后故意问他:“你的手还方便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谢谢。”斯雷因注意到伊奈帆本能地把手机屏幕掩了掩。这时候伊奈帆像是故意要岔开话题地问:“饿吗?后备箱里有些零食,还是春游时候买的。”

“谢谢,我不饿。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喝一点水。”

        伊奈帆把手机装回口袋里,从车门上取下一瓶矿泉水递给斯雷因。斯雷因拧开瓶盖,把瓶口对在嘴上却没有立刻喝下去,他的脸转向车窗外的浓黑,车内灯的昏黄光线微微描画着他鼻梁和嘴唇的线条,把他有所思索的表情投在窗玻璃上。过了一会,他好像是心不在焉地举起瓶子喝了一口,突然手中一抖,大半瓶水就洒在他的前襟上,上面印着的蝙蝠被完全浸湿了。

       “啊。”他叫了一声,伊奈帆愣了一下,默默递过纸巾。但湿透的衣服完全贴在斯雷因的身体上,用纸巾擦已经不起作用了。斯雷因干脆撩起下摆,麻利地把T恤脱了下来,被衣服盖着的那只手迅速伸入衣领后侧的标签,把那个微型GPS取下来藏在手心里,动作隐蔽而且迅速。

       尽管如此,做的时候斯雷因的表情还是因为紧张略显生硬。但伊奈帆没注意到这些,取而代之的是刚才被湿透的衣服勾勒出的胸膛和腹部的轮廓,现在已经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眼前了。北欧人冷白色的皮肤在这个青年身上显得尤其柔滑,胸前两点完美还原了黄色书刊里呈现的嫩粉色。伊奈帆心中一动,半是玩笑半是感慨地脱口而出:“你是在诱惑我吗?”

       斯雷因一惊,瞪大了玉色的双眼望着对方,心中飞快地想着,他在怀疑我是故意把水洒在身上的吗?如果这样,难道只能顺水推舟……?

       “你……你在乱说些什么……”斯雷因尴尬地别过脸,对着窗外喃喃道。通过玻璃上的倒影他看到伊奈帆把身子探到了自己这边,一手撑着自己座椅靠背,一手冷不丁地放在了自己裸着的小腹上。和斯雷因湿冷的小腹相比,伊奈帆的手掌就像车前盖一样烫,过分亲密的气氛让那被触碰的部分立刻就紧绷了起来。

手还没有要拿开的意思,反而还在升温,熨烫着斯雷因的身体。不仅如此,斯雷因还感觉到耳边有和缓的热风,好像是那家伙的呼吸。斯雷因缩紧肩膀,脑袋被烧得晕晕乎乎,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时候对方发话了,语气却依然见鬼地冷静:“会感冒的。把衣服拧拧干。”

说着他便一把拿过斯雷因的T恤。这下斯雷因立刻清醒了,下意识地翻过手掌,掩藏起手中的芯片。伊奈帆打开自己那侧的车门,一脚跨到车外,把衣服上的水挤到草地上。森林里的夜风吹入车内,青草味让斯雷因一点点平静下来。伊奈帆的后背对着他,看上去毫无防备,令他又想起那种莫名的踏实感。他看到伊奈帆屁股位置的口袋时,竟突然想做个恶作剧,然后就把手中那个不知该丢在哪儿的芯片轻轻滑进口袋的缝隙里了。

TBC


隔这么久才更感觉怪怪的……题材还不是很顺手,权当练习了=wwww=【反正很快就完结

评论(7)
热度(41)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