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黄黑】瀛海异闻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当黄濑把伯爵的见面请求转达给黑子时,后者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同意了。“伯爵大人乐意见我,也不是坏事呢。”他摸了摸自己的发尾,微笑着安慰看上去患得患失的黄濑,尽管他自己心里也没什么把握。

约定好的礼拜三很快就到了。黑子穿上那件新做的绀色白点和服,而黄濑为了不让他在船上显得十分突兀,自己干脆也穿起了和服。出门前他们互相瞧了瞧,两人衣服的颜色和花纹中似乎有一种微妙的呼应,郑重其事地像是要去见家长那样。黑子不知是出于不安还是腼腆而低下了头,随后罕见地把手伸出来,主动抓住了黄濑的手。

伯爵办公室所在的船舱三层比黑子去过的黄濑的寝室采光要好,阳光不仅使走廊显得更宽敞,还照亮了许多让黑子感到陌生的细节。随着他们渐渐接近,伯爵办公室里传出的嘈杂传入他们耳朵,显然伯爵还叫了别人来。黑子的脚步停了停,轻声问道:

“伯爵大人为什么会想要见我呢?”

“大概是在好奇,让我如此着迷的究竟是个怎样的孩子吧。”黄濑揉了揉黑子的头发。

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以黄濑君恋人的身份出现在别人面前,而会面的对方是黄濑君的“家人”,黑子心中突然又升起一种类似自豪的感觉。这次是他拉着黄濑走到办公室门前。门只是虚掩着,他叩了两下门就推开走了进去。

办公室中央的空地上有一个人在摆弄着奇怪的机器,另外有两个军官模样的人靠在书橱边大声交谈着,他们都专注于面前的事情,没关心屋里走进了谁。黑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穿着整套军服的老人,于是在他面前站定,深深鞠了一躬,说道:

“您好,乔利伯爵。我是黄濑君的恋人,黑子哲也。”

屋内似乎安静了下来,在场的其余三人都齐刷刷地投来了视线。伯爵尴尬地动了动胡子,沉默着点了点头,隔了一会才用没什么起伏的语气说:

“你的法语很好。”

“谢谢。这也多亏了黄濑君的帮助。”

伯爵像没听见一样,只顾打量起面前的少年。圆润柔和的面庞稚气未脱,却透着消化了很多事后方能显露的淡泊和坚定。而此时对方似乎在这视线中感到了轻视,薄唇渐渐抿在了一起又微微上翘着,让老人一时间晃了神,黄濑年少时倔强骄傲的影子就这样和眼前人重合在了一起。

是该说他们的内在有些相似之处呢,还是该说他们在彼此身上留下了印记呢。

黄濑不愿意黑子继续接受这样的审视,走到他旁边说:“伯爵先生,所以您叫小黑子来是要做什么?”

“给你们照张相。”老人轮流看了看两个年轻人,他们挨得紧紧的,手指隐约在衣服后面勾在一起,紧张、甚至是有点防备地注视着自己的表情。他叹了一口气,把本来想说的话、探寻的事情全都忘记了。“今天我请了罗伯特先生来为我和两位上尉照相,你们两个也照一张吧。”

黑子顺着伯爵的目光回身看向地中央,那位大腹便便的先生此时已经架好了他的机器。木质的方形盒子靠三条长长的腿站立着,一面像是蒙着白色窗纸,另一面有个圆形突起。“这是……”黑子兴奋地把手抱在胸前,他觉得这一定是个十分神奇的东西,很想上去摸一下又不好意思。

“这是照相机……!”黄濑接过黑子的话茬,连他也是头一次见。他感激地望了伯爵一眼,本来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谢谢”这种话太轻易了。想到刚才的态度,他心中又泛起一丝愧疚,连忙背过脸去。

摄影师指挥他们靠墙并肩站好,指着那个圆形突起对他们说:“眼睛看向这里!”两人便瞪大眼睛,直起脖子看着。摄影师又说:“肩膀放松……笑一笑!嗯……小先生笑得再开一点……”

“别害羞嘛。”黄濑凑到黑子耳边低语了一句,然后干脆伸手揽住了黑子的肩,几乎把对方搂到怀里了。黑子惊了一下,随后带着点羞涩翘起了嘴角,就在这时,经验丰富的罗伯特先生迅速拉动了木箱下面悬挂着的黑绳,伴随着“砰”的一声,木箱上方迸射出火光,黑子一个激灵,本能地挤起了眼。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这一定会是一张很漂亮的照片!”罗伯特先生冲两人点了点头,又看向他的委托人伯爵先生,而伯爵的注意力全在镜头前的两个年轻人身上。此时黄濑的手依然自然地搭在黑子肩上,安慰地轻轻摩挲着。黑子开心地抬起头对黄濑说了一句什么,黄濑立刻点头附和着,眼睛笑得眯在一起。

伯爵脸上的笑意立刻变得清冷下去。他想起自己叫他们来的本来目的,可不是看他们对自己展示亲密的。他干咳了几声,那两个年轻人终于想起他朝他走来,于是他说:“后天就可以到我这里取冲洗好的照片了,就算我送给你们的临别礼物。”

敏感词汇把黄濑胸口撞得一闷,他下意识皱起了眉。没给他发问的时间,伯爵继续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的舰队要在两周后离开日本。这张照片可以作为你和黑子先生这段时间相处的留念……”

“留念?!”黄濑突然冒出的一声冷笑盖过了上句话的尾音,但当屋内所有人都惊异地转向他时他却又陷入了沉默。他闭着眼睛,做了一会深呼吸,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变得低沉而疲惫。“感谢您的这份心意,我可真是感谢您!尽管此时您的善意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讽刺。您不仅这样委婉地暗示我这个残酷的事实,还试图让我自然而然地接受它,您多温柔,多宽容!可我现在告诉您,我压根不会把这照片当做什么临别礼物看,因为我根本没打算离开小黑子。我倒觉得这照片可以留给您,当做我们与您的临别礼物——”

“已经够了!”听着黄濑语速逐渐加快,语气逐渐转为激越,黑子连着拽了他几下手臂都没有用,最后只好喊了一声,阻止了黄濑的失控。然后他转向和黄濑一样因为气愤而微微颤抖着的伯爵,慌张地解释道:“黄濑君只是在说气话!他不会脱队的,他会随舰队离开日本的!我们已经商量过了,我会好好说服他的!”

但伯爵没有看黑子。他盯着黄濑发红的双眼,好像在等待他流露悔过之意或者做出什么保证,但黄濑始终保持着死死抿着嘴的表情,像个泫然欲泣的孩童一样。黑子又一面鞠躬一面连着道了好几次歉,然后拉扯着黄濑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推开船舱的门时他们惊讶地发现天空开始飘雪了。甲板上落了一层纯白色的薄纱,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上面留下了一大一小的两排脚印。雪花从蓝灰色的天空掉进蓝灰色的大海,瞬间就化为虚无,黄濑抬起手接了几片雪在手掌中,看着那漂亮的冰晶结构逐渐失去形状。

“虽然看不到樱花了,但是看到了像樱花一样飘落的雪,也很不错呢。”黑子像是有意要探寻黄濑的心事那样轻轻地说。

黄濑握住手心的一丝微凉:“确实像花瓣一样轻柔呢。在波罗的海上也看过雪,那里的雪像羊毛一样一团一团的,要是落在睫毛上可以挂很久呢。”

黑子笑起来:“真想看一次啊。”想看羊毛一样的雪落在黄濑君长长的睫毛上,然后踮起脚把它摘下来。唉,下次黄濑君去波罗的海的时候,会是谁在他身边做这件事呢。

“两周啊……”黄濑盯着自己的拳,尽管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又看看黑子,想看黑子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什么反应。但黑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他无法对黄濑说,其实现在心中隐约希望两周可以快点结束,这样他好能从患得患失的倒计时中解脱出来。他从来没有期盼过太多,想和黄濑一起经历的事情、还有没想到的事情都一一发生了,就连“一起看樱花”那个注定完成不了的愿望,现在也变得无所谓了。

“黄濑君不该对伯爵先生发脾气的……”黑子想了想才说,“虽然伯爵先生的做法像恶作剧一样让人伤心,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一片心意。站在黄濑君身边对着镜头的时候,一想到自己的笑脸会永远和黄濑君的笑脸一起留在相片里,就觉得像是被伯爵先生认可了一样……”停顿了一下,黑子又嘟起嘴来小声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知道那只是错觉。”

黄濑苦笑了一声。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任性地、想听到黑子说出“难过”“舍不得”之类的话,可眼前的少年偏偏淡然得如同冰雪。

“稍微散散步吧。”最后黄濑这么提议道。

 

他们又去了百花园外的那条大街,为了防止在坡道上滑倒,他们牵着手慢慢走着。因为天气的原因大部分商贩都没有出来,那些平时会用异样眼光盯着他们的人现在不在了,竟还有些人走茶凉的失落感。在居酒屋门前出没的疯女人蜷缩成一团靠着居酒屋紧闭的门小憩,黄濑放了些银钱在她膝上,她也没有醒。

路过那座寺庙时,黄濑刻意加快脚步想要走开的,可黑子却停下来,一个人走进去了。在佛像前双手合十许了一个愿后,他发现黄濑依旧没有跟进来,还在台阶下的路旁站立着,对落在头顶和肩上的雪花毫无感觉,眼睛顺着道路呆呆地望向远方。

他明白黄濑的心情,却没办法不伤害他。

黑子很快从寺庙里出来,刚来到黄濑旁边,就听到对方说:“那时候我是骗你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空气中的一点。

“什么?”

“还记得我们在这里说过的话吗?那时候我说,只要有回忆就够了。其实我完全是为了劝服你才那么说的。”

黑子摇摇头。其实他觉得那种想法挺潇洒。

黄濑转过脸来,低头看见黑子单薄的鼻梁。他只能用自己所有的心思去回答这份沉默:“那种托词分明只是离开之后用来自我安慰的!有谁……有谁能在自己心爱的人还在身边的时候就满足于回忆?”他用双手覆上黑子冰凉的脸颊,又将对方用力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这份温暖柔软的触感只能存在于当下。回忆会褪色,未来难以捉摸,如果现在可以抓住,他无论如何都不想放手。想到这里他鼻子陡然发酸,但怀中的少年只是轻抚着他的背,竟使那几乎要翻涌起来的苦楚又迅速在他心中消弭了。良久,他慢慢松开黑子说:

“看来小黑子已经作出决定了。”

黑子低低地嗯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濑又很快地插了一句。

“没关系,如果这个决定可以让小黑子少流一些眼泪,我也会感到很值得哦。” 不知是为了宽慰黑子还是自我安慰,说完他还一扫脸上的阴霾,努力微笑了一下,但黑子只看了他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就算是最后的任性——我想做先离开的那个人。我想让黄濑君送我走。”

TBC


拖文狂魔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这次倒不是故意拖而是卡的厉害。

【下章完结】

815都错过了,七夕总要表示一下,黄黑酱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9)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