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靖苏】返璞归真(R18|短)

想看乖巧地被景琰吃掉的酥胸,于是就捏造了这个梗。怀着挑战自我的心情尝试了攻第一人称,快要狗带了……剧情神马的,就当它只是个盛肉的盘子吧,只要肉香我就满足了……

 

-返璞归真-

阅完所有折子时已是三更。屋内黑漆漆、静悄悄的,下人们早已睡了,醒着的只有我和只能照亮一张桌案的烛台。

我有些头疼,又困得厉害,便取了手边母妃做的榛子酥吃。放得有点久了,只能将就吃一点。其实我早想对母妃说,下次就不要做榛子酥了。但我终究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因为并不是母妃的榛子酥不好吃,而是自从坐上太子之位以来,能让我开心的事情越来越少了。这一点,我不想让母妃知道。

所以一有时间我就想到苏宅看看小殊。他既能勉励我,又会抚慰我,只有呆在苏宅的时候,我可以忘记自己的身份和重担。但近来我感觉到,他府上的那位白胡子的晏大夫似乎很不欢迎我。每次我和小殊聊得正欢时,他总是突然出现,提醒小殊吃药或者休息。这位大夫或许是认为,既然大事已成,我不应当总拿生活琐事去打扰他,更何况本意只是闲聊,却总要忍不住扯到治国的问题上去。想到小殊的病,我也心中有愧,所以刻意减少了探望的次数。掐指一算,竟已经有七日没见到他了,心里面想念得很。

 

第二天上午,我让战英去山头采了点迎春花,带着花去了苏宅。在门口花就被飞流抢走了,我正要往院内走,只见晏大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拦在我前面。

“今天宗主不见客。”他凶巴巴地对我说。

“他又不好了?那我更要去看看。”我有些担心,但看大夫的神色却无异样。院内充盈着花草的香气,好像在晾晒着一些药物,给人舒爽安宁的感觉。

“宗主好得很,正在睡着。睡前命令过我们,不许太子殿下来见。”

小殊的意思是,谁都能去见他,只有我不得见?此念一生,无名业火立刻窜上我心间,烧得我头昏脑涨。我也顾不得被他说行事鲁莽,把袖子一甩,迈着大步就往小殊屋里闯。

看见我要硬闯,甄平和黎纲居然都大呼小叫地冲出来阻拦我,这让我更生气了!就连曾经、当我以为他只是梅长苏的时候,我就已经在他那里彻夜密聊,在他病得昏沉的时候守在他榻前,早就是推心置腹的挚友。现在揭开了他是林殊这个秘密后,我以为我们之间再也不分你我,难道他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怎么想见他一面反而变得比原来更加难了?

没人能拦住气头上的我,我成功地一口气冲入屋内。看见小殊的时候,我立刻放心下来,但眼前的景象令我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扫兴:他好像真的只是在睡觉。我轻手轻脚走到他床前,安慰自己能看到他安详的睡颜也是好的,但刚往床边一坐,他就睁开了眼睛,大抵是被刚才我们在外面的那一番折腾吵醒的。

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小殊,我吵到你了?”

小殊眨了眨因为刚睡醒变得皱巴巴的眼皮,有点迷茫地看着我,良久,他从裘被中伸出一只手来,竟放在我的手上!

“水牛……怎么才来看我?”

我花了十二分的定力才没把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心口咚咚地跳着,滚烫的血液直冲头顶。我想我现在瞪着眼睛、红着脖子的模样可能很像一头牛。平复了一下气息后,我瞥了一眼躲在门边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甄平和黎纲,大声质问道:“小殊这是怎么了!”

“这个嘛……可能……可能是因为宗主今早服用了晏大夫新调制的药丸……”

“是老夫按照古法调制的返璞丹。” 晏大夫此时才气呼呼地追进屋来,走到小殊床前查看了一下,转头对我说道,“我早就说过,宗主的病总是养不好,就因为他整日思虑过重!而这药能让人短时间内返回儿童心智,什么心都不用操,什么事都不用想,一天后便可自行恢复,对梅宗主有益无害。之前他要瞒着你自己的真实身份,坚决不用这药,现在没有可担忧的事情了,我们一顿好劝,他才肯试一回,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让你看见。”

我正想说点什么,小殊在一旁拉扯起我的袖子,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恳求地望着我:“景琰,你不要那么凶好不好,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

黎纲的偷笑让我意识到,小殊如此憨态可不能与别人同享。我连忙对围观群众说:“好了,小殊由我来照看,你们先退下吧。”

看着他们都走远了,我才俯下身轻声对小殊说:“说说看,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看见?”

小殊把被子往上拽了拽,低垂着眼帘不看我,支支吾吾地说:“怕你戏弄我。”

我强忍着笑意追问:“我还能怎么戏弄你?……我素来最疼你的。”尽管后半句是贴着他耳廓说的,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先烧起了脸。如此无耻的句子从我自己口中飘出来,真令我自己都害怕!

小殊转了个身面对着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嗯,我知道。”说完他便要从床上坐起来。我扶着他的背,他便攀在我胳膊上说:“可你现在做太子了,有了智囊团就不给我出难题了,我这儿冷清的很。想去东宫看看你,晏大夫又不让我出门。”

“……”

他的语气很普通,但我却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满眼都是在夜空中盛放的烟花。我从没应付过如此坦率的小殊,额头上竟渗出汗水。小殊的意思是……他喜欢我常来,也想去看看我……我是否可以理解为……

我花了好半天才平复下心情,伸手为他披上狐裘,轻轻环住他说:“但是小殊,你的身体才是我更关心的事。朝廷上的那些琐事让他们去做就好了,你要把身体养好,才能长长久久陪在我身边。而且要知道,在你想着我的时候,我也在想你。”

短短几句话却说得我口干舌燥。我萧景琰这舌头,训过猛将,喝过烈马,现在却险些在情话上打结。此时我已经为承受小殊更热烈的回复做好了万全准备,可他听完却只瞥了我一眼,说:

“景琰,今天你真奇怪。别说话了,给我剥个橘子吧。”

 

小殊真的只是变呆了,对他人的言外之意毫无察觉。我重复着这个念头,慢慢剥着橘子,装得好像自己根本没有受到打击。但事实是,刚才被他撩拨起来的那点痒在心头窜动着,停不下来;可身边的小殊只盯着我手里的橘子,心无旁骛。

我有点想惩罚他。

我捏起一个剥好的橘瓣送到他嘴边,刚碰到他嘴唇,我就迅速收手把橘子丢进自己嘴里。反复几次他都没抢到,便有点恼了,抓过我的手便咬上去。这下橘子倒是抢走了,我的手也被他咬痛了,还沾上了一些橘子的汁液。

我闷哼了一声,他马上就关切地凑过来说:“咬疼你了?我看看。”

“不要紧……你帮我吮吮吧。”


下文走不老歌



求小伙伴一起耍,想写个长篇但是好缺梗哦TT

评论(35)
热度(236)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