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靖苏】与子成说·一(古风架空)

阅读指南:

  1. 请注意本文为架空向。虽然故事也和宫廷斗争相关,但人物关系和剧情完全不同于原著,某些角色的身份也有重新的设定,请观看时不要随意联系原著!温馨提示:可以随意理解为原著靖苏的转世等等。

  2. 本文虽然是正剧向,但由于作者毕竟格调不高,就喜欢看靖苏谈恋爱,所以类似国恨家仇、斗智斗勇等高智商高逼格情节的比例会适当放低,而努力多一些风花雪月。

  3. 大概是十几更的长度,争取做到两日一更。

 

与子成说·一

乌云压城城欲摧。南梁十万铁骑在北方边陲征伐数月,终于在这一日取下祁国都城。祁国仅存的数百将士退守宫内,喊杀声连绵了半日,最后全部血洒当场。傍晚时分,大梁国旗已经遍地插满,明黄的旗和血染的夕阳相映成趣,在风中猎猎飘飞。率兵的梁国亲王萧景琰走到正宫前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进去看看。”萧景琰把视线从搬运尸体的士兵身上移开,带头迈入宫门。此人身形挺拔,举步生风,猩红色的披肩在他身后扬起。祁王宫内尽是断壁残垣,死亡枕籍,萧景琰跨过脚下阻碍,穿过大殿朝龙椅走去。

祁王倒在龙椅中,尸身尚未冷却,手上还握着一柄长剑,想必是在最后一刻自刎殉国了。据称,城破之时他放臣属从宫内密门逃命,有些不愿走的,就在宫内自行了断了。萧景琰一面听着他的副将列战英的汇报,一面查看死去皇族的尸首,逐渐朝偏殿走去。

“密门还没有被找到,是否需要继续……”

“既然要紧的人都找到了,剩下的不必再追。”

萧景琰口上答着,目光却落在殿内气势恢宏的布设上面,不由得放慢脚步。他生长于南国,虽常年征战四方,却也是第一次迈入这北国的宫殿里来。这时他注意到在殿内最幽深偏僻之处,却还有一个无人觉察的房间,雕花的门扉紧闭着。他顿时警觉起来,抬手向身后的卫兵下令后,走上前将门一脚踢开。

房内的景象却让萧景琰和他身后的几十名卫兵都愣了一愣。空旷的地中央只坐着一个白衣男子,面前的案桌上摆了一副甚是精致的玉杯玉壶,壶嘴还在冒着热气。他倚在案前,单手执着本书细细读着,好像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察觉。就连跟着萧景琰的卫兵冲进去将他团团围住,他也没有把那眼皮动上一动。

“报上名来。”

萧景琰上前几步,立在离男子很近的地方问道。男子听到这独特的低沉嗓音,才把视线从书上移开,顺着萧景琰一身熠熠生光的甲胄抬起眼睛。四目相对时萧景琰看到他眼中既无愤怒也无倨傲神色,倒像是笼罩在烟雨中的一片湖水,宁静清澈却看不真切。

萧景琰一时失神,心下道:竟像是个吸风饮露的神人。但考虑到当下情境,他又心中生疑,眉头微蹙起来:此人全无畏惧神色,或许已做好万全准备。而男子没回答他,清叹一声道:“满屋子血腥气,书也读不进去了。罢了。”说着便丢下了手中的书卷。他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随着水柱填满杯底,龙井的清香逐渐弥漫上来。随后,他敛住衣袖捏起茶杯,抬头看了一眼萧景琰,便托着杯底,闭上眼一饮而尽了。

萧景琰本有些分神,在见到他仰头时白净的脖颈时,却突然目光一凛,神色大变。他瞬间跨过案桌打翻男子手中的茶杯,俯身堪堪扶住那正软绵绵地倒下的身体。

“传太医!”

 

次日,靖王军帐外兵马已经整备完毕。清爽的山风中夹杂着烤鹿肉的味道,将士们席地而坐略施薄酒,庆贺大捷。欢笑声传入帐内就显得遥远了许多,对于现在注视着床铺中的人的萧景琰来说,几乎成了毫无关系的嘈杂。

帐内的火盆都要把人烤化了,但昏睡着的白衣男子却一动未动。冷白色的皮肤,在狐裘中若影若现的细瘦手腕,散落在枕头上乌黑的长发,像一幅精致的图画使人忘却时间。这时那干涩的唇仿佛开阖了一下,萧景琰见他苏醒,有些期待地挺起了腰板。

“为什么留我的命?您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白衣男子看见萧景琰时,说的第一句话。尽管问话虚弱得只有气音,但眼神中的戒备却清明的很。萧景琰自然不悦,见他病恹恹的样子却也生气不起来,偏过头冷冷回道:“我连您的名讳都不知道,何谈目的。”

“在下苏哲,一介布衣而已,您没听说过也是自然。”苏哲说着从床榻上坐起,把枕头垫在背后,然后把盖在身上的狐裘往上拉了拉,用波澜不惊的眼神看着萧景琰。明明只是一副能够被人随意揉碎的身子,却偏能显示出刀枪不入的气度来。

“而我知道您,梁国靖亲王萧景琰。我姑且称您一声殿下。您用沾满祁国将士鲜血的这双手救了我的性命,要说没有目的,实在难以让苏某信服。如今将我安置在您的军帐内,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还望您明示。”

萧景琰正欲说些什么,苏哲又打断他说道:“其实苏某并非祁国人,只是仰慕祁王,在其危难之际想要建言献策罢了。我这里恐怕没有殿下想要的讯息。”

站在萧景琰身后的列战英此时有些沉不住气。他忿然想道,靖王派太医将这个来历不明的酸书生从鬼门关里拖出来,安置在自己榻上,守候了好几个时辰,而这个人刚醒来说话就夹枪带棒,真不知道殿下为何还待他如此宽厚。他刚刚动了动念,还来不及上前呼喝,萧景琰便察觉到了他的躁动,回头吩咐道:“战英,去为苏先生取点水来。”

萧景琰接过列战英倒好的水,送到苏哲唇边。对方饮下后,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似乎也有所缓解。“你们先下去吧。”萧景琰淡淡地传达命令,列战英便带着几个卫兵退了出去,军帐内只剩他们两人。

苏哲看看空旷的帐内,又看看坐在离自己仅一步之遥的男人。他已经卸去铠甲,只穿着暗红色的窄袖战袍,即使四下无人也坐得笔直,两手端放在膝盖上。他深沉又锋利的视线长久地停留在自己身上,甚至也毫不掩饰目光中有所探究的热切。

 “苏先生,”片刻对峙后,萧景琰沉声开口道,“您可听说过一人,名叫梅长苏。”

“名满天下的麒麟才子梅长苏先生,我自然听说过,只是从未有幸得见。”苏哲配以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

“然而据我所知,与祁王交好的布衣卿相并不多,其中最数梅长苏先生风华绝代。我以为,您就是梅长苏先生。”

苏哲并非没有料想到这种事态,刚想反驳几句,萧景琰却按住他肩膀,放低声音说,“先生与祁王交好数年,如今不愿坦白身份,我可以理解,所以才命他们退下。”

苏哲从他语气中听出对方已经是笃定了,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他笑自己明明早已看出萧景琰的诚意,却偏要再试一试他。再次开口时他的语气温和了许多:“殿下,我们曾见过吗?”

萧景琰摇头。“不曾。只是我熟读先生的诗词和各类杂记,还有其他文士评论先生的文章,所以对先生的事迹和为人都略有所知。昨日在宫内见到先生时,心生亲切之感。后来在先生昏迷期间,我带了几名俘虏来认,方才确定了的。”

梅长苏听后低笑了一声。他往枕上靠了靠,手掩着口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承蒙殿下如此抬爱,苏某不胜惶恐。但殿下既然博览群书,应当知道忠臣不事二主的道理。”

萧景琰把从梅长苏身上滑下的裘被往上提了提,说道:“先生误会了,我并没有要拉拢先生的意思。我只是爱惜先生才华,不愿先生平白遭此不测。”

梅长苏见萧景琰凑近了些,下意识地移开视线,拨开对方的手,道:“若祁王殿下泉下有知,听闻我在敌国亲王的庇护下苟活,百年之后我有何颜面见他?”

“若先生这样的旷世之才死在我的剑下,我又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殿下如何知道,那殿下剑下的无数亡魂,就个个都是无德无才之辈?”

萧景琰辩不过,只能抿紧了薄唇忍住一肚子怒气。梅长苏知道自己是在用性命撩老虎的须子,但萧景琰那瞪得圆圆的眼睛却并不使他感到恐惧。

最后还是梅长苏开口圆场道:“罢了。靖王殿下若是真的怜惜我,就即刻放我走吧。”说着便作势要下床。

“不可。”萧景琰立刻按住梅长苏的肩,斩钉截铁地说。“……要解先生昨日在宫内服的毒,需将解药连服七日方可。在那之前先生还是静养为好。”

“那七日后,可否放我离开?”

“也不行。士兵们都知道有你这个俘虏。我私下放你走,军纪王法何在。”

“那我不如速速死了干净,免得在贵国天牢里蓬头垢面受尽摧残……”

 “不会。”萧景琰突然站了起来,硬生生地打断了梅长苏的话,“我一定想办法请父王对先生网开一面,尽我所能护先生周全,望先生相信我。”

梅长苏抬头看了看对方的眼睛,然后慢慢收起脚躺了回去。“不信也得信,我已是殿下的瓮中之鳖了。”

分明是韫椟藏珠。萧景琰心下道。

TBC


各位看官,后续内容还在构思当中,有啥想看的,或者有神马脑补啊感想啊欢迎评论>3<

之前都没怎么写过古风的,看的也很少……写的十分艰难,请多担待OTZ

评论(25)
热度(220)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