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靖苏】与子成说·二(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一


与子成说·二

自从那日和靖王帐内密探后,梅长苏便乘坐马车随军而行,向南梁都城金陵进发。根据梅长苏的嘱咐,萧景琰没有把梅长苏的真实身份透露给任何人,依旧称他为苏先生。梅长苏的解毒之药每日需服用三次,每到了该服药的时辰,萧景琰都会记起,策马靠到梅长苏的马车旁边,掀开帷裳提醒里面的人。类似举动让随行士兵们无一不在议论,是怎样的人物能让靖王殿下如此上心。

梅长苏不愿让别人得知自己的身份,本就是因为担心梁帝不肯放过他。但最近几日,每当他下车走动甚至只是拨开帷裳透透气时,都能感受到越来越多探寻的目光,而他从这目光中感觉到,靖王的手下已经开始把他当作比梅长苏还重要得多的角色了。他也曾在言语中暗示萧景琰不应对自己的事情太过挂心,但对方显然没有领悟其中的意思。皇子多少有些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中的自信,萧景琰也不例外,更何况,他正处在最为桀骜不驯的年纪。

一日中午,军队行至一条大河河畔,只见那河面宽阔水流湍急,而军士早已疲惫饥渴。靖王命军队在此休整,和几名将领到河边饮马交谈。过了一会儿,他想起梅长苏来,回身远远看到梅长苏乘坐的马车毫无动静,心生疑虑。他走近掀开帷帐一看,发现里面竟早已空无一人。

萧景琰心中惊怒交迸,但并不慌乱,心想梅长苏一定是想伺机顺河而下逃走,立刻上马沿河岸搜索。河边生长着大片没腰蒿草,此时正是葱翠,梅长苏的一袭白衣藏在其中十分显眼,不一会儿萧景琰就发现了他。策马逼近后逐渐看清梅长苏是被另一个白衣女子搀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站住!”萧景琰大喝一声,挥鞭追赶,几步便拦在两人面前。两人没料到萧景琰会如此快地察觉,一时间面面相觑。站在梅长苏旁边的女子衣袂飘飘宛如仙子,看到萧景琰时脸上却流露出十分凌厉的神色,二话不说便拔剑向他刺去。“先生快走!这里有我!”

此女子内力深厚,萧景琰在马上侧身一避,剑气在耳边呼啸而过,令人气闷。一剑没有刺中,女子不依不饶,在空中一个剑花,剑锋直指萧景琰颈部,后者这才拔剑迎敌,两股白刃铮铮相逼,打斗的声音引起了远处士兵的注意。梅长苏见有人骑马朝这边赶来,急忙唤道:“宫羽,后面有人追过来了。你还是快些走吧!”

宫羽不为所动,剑势反而更猛了。梅长苏心中担忧,索性走到萧景琰一侧,令宫羽无法施展。趁宫羽犹豫之际,萧景琰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拉向自己,一字一顿地警告她说:“现在收手的话我还可以不追究。”

“还不快走!”梅长苏拼命向她使眼色。马蹄声渐近,宫羽这才依依不舍地后退了几步说,“先生,我们金陵见!”随后转身足尖轻点,蹿至高处,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见她走远,梅长苏方才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萧景琰还在抓着自己手腕。萧景琰的手指修长,而他手腕细弱,被这么紧紧攥着一点缝隙也无,十分难受。梅长苏微微一动想要挣开,萧景琰立刻抓得更紧,力道之大仿佛在暗示梅长苏他心情不佳。

“请先生上马。”

梅长苏只得爬上马背,刚刚坐稳,萧景琰纵身一跃坐在他身后,策马掉头朝军队的方向走去。

 “你们商量好的?”梅长苏听到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是。她是我的朋友,恐怕前几日一直在打听我行踪,今天追上了军队,想趁机带我走。”

萧景琰侧身看着梅长苏平静如斯的面孔,凑上他的耳畔一字一顿地说:“不管怎么说,逃了就是逃了。”

“苏某任凭殿下处置。”

萧景琰冷笑:“只怕你受不住。”

一个想震慑却不得其法,一个软硬不吃,两人一时无话,好在列战英的及时赶到打破了这份僵持。面对一脸茫然的副将,萧景琰说:“那边河畔刚才出现了猴子,我便和先生过去看看。没有什么事。”

“哦……哦。”列战英难得有机会仔细端详梅长苏,但看了两眼又不知为何觉得不太得体,于是匆匆退下了。

他刚走出两步,就听到萧景琰吩咐他:“取一副枷锁来。”

“是!”

望着列战英远去的背影,萧景琰道:“苏先生,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谢殿下,戴上枷锁我会舒服很多。”说完这句话,梅长苏感到身后人的无名怒火烧得更加旺了。

河边地势开阔,又正值正午碧空如洗,草原上朗风阵阵。将士们大都身着胄甲或窄袖箭袍,唯有梅长苏的白衣在风中飘逸,看上去很容易受凉,加之戴上列战英拿来的枷锁,更添了几分凄凉漂泊之意。萧景琰想到他体弱,终究是狠不下心来,便将他扶入马车内。在车边立了一会儿,听里面的人一声不吭,他忍不住透过小窗低声说道:

“我想到了让父王赦免先生的办法,不过要看先生能否完成一个委托。”

“苏某愿闻其详。”

 

到达金陵城是三日后的事情。梅长苏听到车外的市井声渐近,掀起帷帐四处打量。孩童时期他曾随父亲来过一次金陵,记得最为清楚的就是这固若金汤的城墙,而今它比原来修葺得更高了,像通天的牢笼。

他想起萧景琰先前交代过的事情:进京后他将与其他俘虏一起被收押候审,静候佳音,切不可有他念。他又何尝不清楚逃跑是不可能的:眼下他与旧友失去联络,对周围人的身份和品性全然不知,贸然行动无异于寻死。可把自己性命交付于人,听天由命也是他极其讨厌的事。他尚在思索时车子缓缓停了,请他下车的人似乎是禁军,四下已无萧景琰踪影。

萧景琰一进京便直接回宫复命去了。进宫禀报的侍卫很快就折返回来,说誉王正和梁帝商谈要事,请他先回府休息,晚些再来。想到继续在此等待就难免要和誉王打照面,萧景琰也有些想离去。自从太子被废以来,誉王似乎便将他视为绊脚石,每次都要刻意逆他心意行事,两人之间已有诸多过节。但侍卫话音刚落,大殿内就传来一片欢笑声,令萧景琰一阵愤懑,索性立在宫外不走了。

约莫站了一个时辰,才终于有人宣他入宫。萧景琰一迈入大殿,就看到誉王立在龙椅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他径直走到父王面前跪下道:“儿臣拜见父皇。”然后呈上奏报。

梁帝对边境大捷早有耳闻,只是草草阅读一番,脸上的喜悦之色就使得皱纹全部舒展开来。誉王见状也热情地上前几步说:“老七,你终于回来了,听说此次讨伐祁匪,我大梁军队大获全胜,你可是立了大功了。”

“誉王兄过奖了。是我们大梁士兵勇猛善战,我只是做了份内的事。”萧景琰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梁帝放下奏折后,萧景琰想就接下来对伤亡士兵的安置做一些请示,梁帝却挥挥手道:

“这些你回头另行上表,今天不说这些。你屡次为我大梁立下战功,朕要重重地赏你。景琰你说说看,想要什么啊?”

萧景琰立刻想起梅长苏的事情来。但根据他对父皇的了解,以此种方式替梅长苏求情只会惹他生疑,于是只好压下内心急切,推辞道自己只是尽皇子的应尽之责,不敢望赏。按照父皇往日做派,此类问题只是个形式,他推辞不受,最后得一些良驹玉器一类就算了事。

不料他父皇道:“朕知道,你素来也不爱好财帛,朕决定对你加封,你回宫候旨吧。”

这寥寥草草一句,让萧景琰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些年他履立军功,却从未得到什么像样的封赏,他早已习惯这薄恩寡宠。乐观些说,这种待遇正好使他远离了宫内太子与誉王夺嫡之争,得以自保。如今太子初废,父皇突然提出要加封与他,不无让他牵制誉王的意思。他抬眼看看誉王,果然神色凝重,看样子事前也不知情。

梁帝又道:“另外,前些日子你母妃跟我提到你选妃的事情。宫中皇子众多,你又好几年不在京中久留,有些耽搁了。这次就让朕替你主持,选个德才兼备的女子做正妃,好让你母后放心。”

听见这话,萧景琰的心情不像是受了什么恩宠,反而是接了一件棘手的差事。他在军中事务繁忙,无心料理后宫的事情。但考虑到母妃对此事一直记挂的紧,不想让她失望,只好伏身拜谢。

眼见正事已毕,时机成熟,萧景琰假装突然想起,说道:“父皇对儿臣恩宠日增,这次儿臣也从祁国为父皇带回一份薄礼。”

“哈哈,你在外征战,还想着父皇的事情,景琰真是愈发孝顺懂事了。是什么礼物啊?”

萧景琰瞟了一眼立在一旁脸色阴沉的誉王,说道:“此行儿臣俘虏了祁王的一名谋士,偶然间得知,此人知晓神仙草的下落。他愿寻得这神仙草献给父皇,换自己一条生路。”

梁帝听到这“神仙草”三个字,砰地一声手撑住桌案,向前探身高声问道:“神仙草?就是那只在祁国的崇山峻岭中生长的神仙草?此话当真?”

三年前梁帝受一名老道士蛊惑,开始炼制仙丹,对长生不老一说深信不疑。这道士说炼制仙丹需要一味神仙草开出的花蕊做药引,从那时起梁帝便动用了不知多少人手在梁国寻找这味草药。后来听一位游历四方的医者说,这草只生长在祁国境内人迹罕至之处,梁帝才暂时搁置了炼丹一事,但从未停止打听这神仙草的所在。

萧景琰止住回忆,说道:“当真。儿臣以为,此人性命在父皇手中,应当不会说谎。不如给他一个机会,若他办不成事,再处罚也不迟。”

此时大惊失色的并不只有梁帝一人。见梁帝有应允的意思,誉王慌张地打断了两人话茬,说道:“父皇,敌国俘虏之言怎能轻信?父皇知道这祁国人最擅长使诈。要是随便拿什么药草顶替,致使父皇龙体有恙,到时就算杀他一百回也于事无补了!”

梁帝听了不语,只是眉头紧蹙,面露不悦。萧景琰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反驳道:“誉王兄此言差矣。我大梁境内虽无此种药草,但有的是医典古籍和杏林圣手,又如何能被一个小小的谋士轻易骗过?”

誉王眼珠一转看向萧景琰,突然像开窍了一般,缓缓道,“父皇,让七弟说的,我突然真想见见这祁王的谋士是怎样的人物,值得七弟如此费心拉拢。”

萧景琰见自己王兄在台上演的惟妙惟肖,说话绵里带针,庆幸自己先前听从梅长苏之言,将朝堂上的形势粗略分析过一次,于是强抑心中怒火,也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反击道:“若不是誉王兄提点,我真要忘了试试这人有无半点可利用之处。结交党羽的本事,我实在无法与誉王兄作比。”

誉王急忙发难道:“父皇!此人既是祁王旧人,是叛贼,让他在我大梁都城内活动,恐生事端。”

萧景琰立刻信誓旦旦道:“儿臣愿亲自看守此人。若是中途此人惹出事端,儿臣愿负全责。”

梁帝频频点头:“好了你们不要争了。景琰,你办事我素来放心。你告诉他,若是真的能找到神仙草,别说是赦免了,我还要重赏!那这个人就交给你了。只是事情办得越快越好,不要给他留余地。”

萧景琰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连忙拜道:“儿臣谢父皇隆恩!”

走下大殿外的一级级石阶时,萧景琰眺望了一眼层层叠叠的宫墙和屋檐,心中产生些预感:接下来的好一阵子都要在京中度过了。


TBC


注:因为本文中没有江左盟这个设定,所以宫羽等人一律称呼梅长苏为先生。


我会让他们努力谈起恋爱的,想看他们谈恋爱的请给我爱的鼓励【doge

评论(6)
热度(124)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