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仙剑六|危桓】小行星

今天是三哥的忌日(哭泣)……

标题废,认真你就输了。

管他写没写完赶在最后几分钟先发了再说……

龙潭日常。无厘头预警!三哥舞王梗预警!!

 

小行星


“冥主护佑!”

 

“圣宣护佑!”

 

面对一群半透明的狂热信众,嬴旭危面无表情地点头经过。今天的龙潭也是信仰强大的一天。

 

扁络桓亦步亦趋地跟在嬴旭危半步之后的地方,心想老大真是厉害,记忆之流化形成人之法才钻研出来没多久,就有这么多信众在他的帮助下开始化形。眼见龙潭的居民越来越多,把宿何搞得焦头烂额,最后他不得已把这些“人”的管理权强行推给了嬴旭危,“启魂圣宗”就以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宗旨得以存续……

 

这时,人群中传来几个不和谐的声音。

 

“圣使护佑!”

 

“圣使美如画!”

 

“圣使什么时候跳舞?”

 

扁络桓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眼神手势并用示意他们别瞎喊,随后转而偷瞟嬴旭危。他一直自诩是最擅长揣测老大神态的,此时立刻就确定嬴旭危听到了。

 

他心想老大从来都不是在乎排场的人,不会介意这种事,可是为什么此时老大的表情让他心里凉飕飕的?他做了一路的心里斗争,都决定要把这份不安压下去了,嬴旭危回头说了一句:

 

“不必跟着我了,忙你的事去吧。”

 

扁络桓心里的防线瞬间崩塌:“老大老大你别生气——”

 

“我是那么爱生气的?”

 

这句腔调有点奇怪了,扁络桓暗自叫苦不迭,开口便道:“老大不满意就说出来嘛,我会……”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没有意见,你开心就好,何必察言观色。”

 

扁络桓怂得没话。遥想当年,老大有什么要求都是直接说的,今天却连用两个问句,出大事了。

 


**

宿何是在平台上找到蔫头耷脑的扁络桓的。

 

“‘舞王三哥’,”宿何用大家给扁络桓起的爱称揶揄他,“下次什么时候再让我们大饱眼福?龙潭人民的文化生活全靠你了。”

 

“唉,别提了。老大好像生我气了。”

 

金色的记忆之流滔滔而下,扬起湿润的风,吹开了俯瞰着这一切的扁络桓的额发。

 

听完扁络桓简明扼要的诉苦,宿何沉默了半晌后说道:“这事可能怪我。”

 

“?”

 

“你不觉得吗?自从‘那件事’后,你跟你家老大的关系就一直说不出的别扭。”

 

半个月前越今朝和越祈来过龙潭一趟。两人打算成亲,谁也找不着爹娘,越今朝不知从哪里打听到,龙潭或许能帮助自己找回缺失的记忆,进而了解双亲的状况,于是不辞辛苦带着没过门的媳妇,暴打归墟界督,闯入了龙潭。

 

那天宿何刚被扁络桓拒绝,心情不佳,但九泉公务员毕竟不能玩忽职守,只好出来接待。听了两人来意,一股酸劲涌上心头,他对越今朝说出了“你的双亲都在龙潭”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于是宿何开启了一个支线任务:【把越今朝要成亲的消息带给越今朝的缔造者扁络桓和越今朝的再造者嬴旭危,邀请他们以父母的身份,给越今朝送上祝福。】

 

“原来宿何大神也有无聊的时候,拿我们这些小百姓取乐。”说这话的是耸肩摊手的扁络桓。

 

“和我无关,让老三处理。”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的是赢旭危。

 

宿何本以为能借机一窥二人的小儿女情态,两人干净利落的应答令他颇感无趣。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此过去,直到若干天后回想起来,宿何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变化在发生。

 

赢旭危对扁络桓更冷淡了。

 

扁络桓开始跳舞了。

 

去人界玩了一遭、自认为已经了解人类内心世界的宿何,不由得望洋兴叹。

 

 

***

扁络桓坚决声称,开始尝试跳舞是因为有迷妹说,自己跳起舞来一定有治愈人心的力量。而闲散大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扶助他人、“治愈人心”的机会。

 

只是尝试了一次,这闲暇时的生意就一发而不可收。

 

几场舞下来,扁络桓迅速俘虏了龙潭半数人口,追随者数量甚至不逊于启魂圣宗。

 

这天晚上扁络桓不在家。嬴旭危一边思考着“看他跳舞有什么意义”“我会不会看到些不该看的东西”之类的问题,一边往扁络桓常常跳舞的地方走去。

 

到了地方,几百号人中,嬴旭危一眼就看到了他。只见那原本阳刚性感的身体在旋转和摆动中竟然透出惊人的妩媚来,一同摆动的衣摆、发梢,撩得人挪不开眼。

 

一众追随者们围着他兴奋高呼。有些人没有完全化形,人类心脏位置那个被称为能量核的东西,在他们半透明的身体中微微闪烁,像一群欢乐的萤火虫。

 

当初就是嬴旭危找到把精神力凝聚成能量核、利用记忆之流重塑肉身的办法。

 

嬴旭危身边站着一个低级信众,却是不认识嬴旭危的样子,朝他随意搭讪:“以前没见过你,你也喜欢看我们小桓跳舞?”

 

嬴旭危眯了眯眼,心想谁是‘你们’小桓。嘴上却道:“是。”

 

那信众兴致勃勃地吹嘘:“怎么样,小桓的舞姿别说放在咱们小小龙潭,放在人界那也是一等一的。瞧瞧那手那腰,那神态姿势……”

 

嬴旭危远远凝视了一会儿,嘴角勾起弧度:“美中尤有不足。”

 

那信众莫名其妙地看嬴旭危一眼,不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人群中走出一名男子,和扁络桓相对而立。曲子切换:霸王别姬。

 

嬴旭危想起几天前,老三好像旁敲侧击地问过要不要跳双人舞玩玩,被自己以沉默回绝了。

 

现在他看着台上那个鸠占鹊巢的家伙,心中弥漫起一团黑雾。

 

在舞伴的手靠近扁络桓的腰时,他走上台,把那人一脚踹了下去。

 

 

扁络桓转了一圈,发现舞伴不知何时消失了。往台下一瞧,两个男人倒在那里。

 

“老大?!”

 

对舞伴的呻吟打滚充耳不闻,看清另一个男人的面容后,扁络桓飞一般地跳下了台。

 

“没事。”嬴旭危已经风度翩翩地站了起来,拍拍衣袖,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老大你为什么脸色这么差……你怎么会摔的?”扁络桓方才没看见老大踢人的一幕,只道是他摔了,担心得从头到脚反复打量,搞得嬴旭危只得颇不自然地把胳膊从对方手里拽出来。

 

老大身体有恙,舞自然是没心思跳了,扁络桓固执地跟着嬴旭危回到他的住所。

 

“老大你是头晕吗?脚软?哪里不舒服?”扁络桓抛出连珠炮般的疑问,一面轻车熟路地从橱柜里翻出老大喜欢的茶叶沏上。

 

“好好的怎么会摔,快让我看看——”扁络桓连推带拉地把人弄到床上,摸摸额头摸摸脸,然后往下……“啊,你的能量核过热了!烫烫烫——”

 

“我说了没事,只是有些疲惫。你可以回去了。”

 

“有些疲惫会烫成这样吗?”

 

“能量核的制造者就在你面前,告诉你这是正常现象。行了吗?”

 

“老大你变了。”

 

“……”

 

“你不是那个奉献身体供我钻研医术的老大了。”

 

扁络桓垂头丧气地坐在床尾,瞬间那被遗弃一般的可怜模样,让嬴旭危心底都有些不落忍——样貌俊俏到底是占不少便宜。但扁络桓很快就恢复了严肃和坚定,抬起头来。

 

“不行,老大,你必须告诉我实话,否则我一分一秒都不能踏实。”

 

两人安静对视,像是玩先开口的为输的游戏。

 

嬴旭危闭上眼:“你摸摸你自己的胸口。”

 

“有什么?”扁络桓摸着自己的胸肌。

 

“再摸。”

 

扁络桓于是又认真地摸了好多下。嬴旭危耳根有点红,不自然地别开双眼:“有无热度?”

 

“没有啊。”扁络桓迷惑地感受着,脸上逐渐浮现一丝惊恐。“难道说……”

 

“你没有能量核,小桓。”嬴旭危无声叹息,指指自己胸膛,“你我共用一个。”

 

“你进了龙潭之后,精神力飞快散失,等我跟过来时,已经难以将他们聚拢。”

 

嬴旭危只好动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拿对方的记忆之流塑形。一颗能量核负担两具身体,龙潭仅此一例。

 

“于是你就拿你的……和我的……”扁络桓瞪着眼睛,语无伦次,但对方神奇地听懂了,点了点头。

 

“你跳了一晚上舞,本就对能量核造成消耗。后来我血气上涌,引发了片刻不适,歇歇就好。”

 

扁络桓心里面觉得很愧疚,可这个消息太冲击了,几次张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呆呆地盯着老大发白的嘴唇,盯得眼眶都红了,感觉到对方的视线扫过来时。又马上垂下眼睛。

 

“我……我不知道,我再也不——”

 

“如果想让我舒服点,就什么也别说,过来坐近些。”

 

 

扁络桓依言挪过去一些,却是背对着嬴旭危而坐。嬴旭危看着他背后柔顺的黑发心想,也不知道这孩子藏起来的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讨喜的表情都露出来,不讨喜的都藏起来,这大概是所有童年无所依赖的人的必备技能。

 

但在十几年亲密相处的人看来,即使是跳舞时充满力量的、引人注目的身姿,都似乎在诉说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渴切。

 

嬴旭危猜那是:别忘记我。他忽然回想起葛清霏说过的话。被抛弃、被遗忘……老三来到衡道众以后,一直在努力逃避这些回忆带给他的阴霾,可谁知道这东西还会再次找上他?

 

任由这一切发生的、铁石心肠的大统领,直到赶到龙潭、发现老三的精神力飞散得比他人都快时,才意识到老三其实也伤心过,其实也有过被抛弃的感觉。

 

“小桓,我数三下,转过脸来。”

 

*****

扁络桓设想过许多种和老大拥抱的场景。他对老大抱有别样的情感,并且从未对自己隐瞒过,但一嗅到可能会被拒绝的危险,他就飞快地逃走了。

 

去跳舞,走到人群里,假装自己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可做。

 

但此时,能量核正缓缓释放出热量,浸透两人的四肢百骸。嬴旭危低沉的声音随着胸腔共鸣传来,显出别具一格的温柔。

 

“小桓,下次有什么请求,你要多坚持一下。”

 

******

越今朝终于还是从宿何手中,如愿以偿地收到了来自“双亲”的祝福。

 

两股灵力关在一个水晶吊坠里面,一会彼此追逐,一会儿互相融合。他把它戴在脖子上,晚上竟然做梦了,梦中依稀看到了两个男子共舞的剪影。梦里既没有大地,也没有天空,二人身影交织,如同明星皓月,不知是谁围绕着谁旋转。


END



————

感谢宿何助攻。

迷之文风……也不知道自己是想搞笑还是煽情来的。最近超忙超困,抓了几个梗就炖进去……

各种不满意然而已经没有修改的力气了。收尾仓促,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危桓的告白戏码,哭泣TT

评论(2)
热度(15)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