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靖苏】与子成说·十九(古风架空)

又是好久没更……但是觉得好像也不需要道歉,不原谅我的大概早就走掉了【喂。


优雅地污。还不想结束这船戏啊啊他们已经又要分开了【。


微博外链


不老歌


还记得我的小伙伴们,果然还是要么么哒一个!!>3< 你们都是我的天使~【比哈特

【靖苏】与子成说·十八(古风架空)

船驶到江心时,风渐渐大了起来。梅长苏倒并无瑟缩之态,但萧景琰见他衣裳单薄,已经替他感觉到了冷,便站在风口替他挡着,劝道:“先生,我们进船舱说吧。”

梅长苏点了点头,转身弯腰进了船舱,萧景琰跟着他。船舱顶棚低矮,光线晦暗,坐下时他们都下意识地凑近了些。听完了梅长苏的吩咐,萧景琰也将自己这几个月按照对方手稿内容所做之事,以及如何和蔺晨联手查出他所在之处都仔细讲述了一遍。梅长苏听了,脸上没有浮现出任何表情,对方语毕还沉默了好一阵子,让萧景琰不禁有些担心。

“先生,莫非是我做错了什么事?”

两人本就贴得很近,现在萧景琰下意识前倾身子想看清梅长苏的面孔,一只手不由得覆在对方腿上,他身上独有的蓬勃的...

【靖苏】与子成说·十七(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靖苏与子成说”tag已经建立,下次就没有导航了哟)


梅长苏的睡眠本来就浅,这几日尤其如此。夜半三更的时候,总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忽远忽近,飘渺得仿佛来自梦中。

又过了六七日,这动静非但没小,反而越发令人难以忽视。是夜,梅长苏终于被这似乎是刻意压低的声音搅醒,他披衣起身,在洒满银灰色月光的地板上,循着那声音四处踱步。这敲凿之声像是从地下传来,很有节律,一...

【靖苏】与子成说·十六(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转眼已到夏日末尾,九安山上苍松青翠,山风劲爽。蔺晨好不容易寻到信中所讲的那“紧挨着山崖的金顶小亭”时,萧景琰早已等在那里了。他面对山崖一动不动地负手而立,挺拔的身板与周围的碧树颇有几分相似。

这是他们从结为盟友以来的头一次见面。两人都是快言快语之人,私下又没什么别的交集,故而跳过寒暄直奔主题。萧景琰先前在信中向蔺晨交代过马立敖的事情,委托他买通人手暗中保护此人,并调查此...

【靖苏】与子成说·十五(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梁帝获神仙草不过数日,就从金陵城郊的大小道观召来八十余名道士,聚集于九安山焚炉炼丹。由于程序繁琐,又关乎龙体安康,无关人等一概不能靠近,真正见过那炉的人是少之又少,传闻那炉身有五人合抱的大小,金光鎏亮,宛若附有神力。


当第一枚不老丹被炼造而成时,梁帝喜不自胜,宣布大赦,一百名刑犯被免去死刑,改为流放。一时间举国上下弥漫着欢喜的气氛,鲜少有人去注意,在这件事上受益的远不仅仅是这些犯人...

【靖苏】与子成说·十四(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誉王的车辇早已走远了,萧景琰却依旧长久呆立在自家门口。残留在脸上的笑容在风中干裂脱落,逐渐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

若不是列战英即使在他身后叫了一声“靖王殿下”,他的样子像是几乎忘记自己是谁。那几个熟悉的字眼在他黑曜石似的眼眸中划出一道锋利的光火,他回过神来,抿了抿干燥的薄唇,转身回府。

他脚步如风,径直朝梅长苏曾住的院子去了。直到坐在梅长苏的桌案前,他的心才终于定下来,开始回想今日发生的桩桩件件。...

【靖苏】与子成说·十三(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十二


住进林府的头几天,誉王像是很知趣似地没有登门拜访,只派了些仆役陆陆续续过来添置物品,自然也带着探查的目的。

林府前院格局很大,像靖王府内的练武场一样空空荡荡的,除了挨着院墙栽的几棵枣树之外一应皆无。

原本很喜欢在这样宽阔之地上蹿下跳的飞流,自从随梅长苏迁入林府后,却一次都没有去碰过那洁白的枣花,最多是心痒地看上两眼,就急忙将视线收回,寻找苏哥哥的身影。

其实这样做是毫无必要的,因为梅长苏鲜少走动,在屋内一坐就是一...

【靖苏】与子成说·十二(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十一


是夜皓月当空。萧景琰枯坐窗前,手中的兵书翻来覆去,却是一行也未读进。

列战英侍立于前,有些熬不住了。萧景琰发现了,便道:“我这里无事,你退下去吧。”

清冷的打更声由远及近。列战英没再推辞,行礼后便退出房间,把门带上了。他走后萧景琰长叹一声,将兵书丢在一旁。白天命列战英牵出绿螭骢时,从眼神中他就看出,列战英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京中如此凶险,若是梅长苏真的意欲逃走,不如顺水推舟。纵使心中再多不舍,也不及那日险些失去他的恐惧来的骇人。既然...

【靖苏】与子成说·十一(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这章终于要迎来重要转折啦,无论是剧情上还是感情上。这么久没更你们还是会回来爱我的对吗?


数日前,靖王府内。

柳妃的身影轻飘飘地进了靖王书房,将门半掩住后,她抬袖将满脸泪水一把抹去,戏谑的笑意立刻就代替悲戚出现在脸上。

苏哲的出现对她的影响的确存在,但并非像几分钟前在正厅内她向誉王妃哭诉的那样。是苏哲让她明白,对靖王而言,一个能分担忧思的人,永远比一个懂得取悦他的人更有吸引力。

很明显,誉王妃也在逐渐领悟到这一点,否则像她这样并无心...

【靖苏】与子成说·十(古风架空)

前文链接:        


自从投毒那事之后又过了几日,靖王府内外竟再无其他动静,连梅长苏也几乎要把这事情忘了。这一天他正在屋内读书,听到房檐上有人走动,一时没想到要有所防备,就起身走到院中查看。

他刚出屋,屋檐上的人影就飞落在他面前。还来不及看清面容,他就已经通过这轻盈的少年身形认出这是蔺晨的“小孔雀”飞流。他心中掠过一丝惊喜,下意识地四处张望了一圈,一边想把少年拉到没人能看到的角落里,但少年却已经先他一步,抓过他的手腕就往门口拽,口中不停地说:“苏哥哥,走!”

飞流个...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