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炎

【黄黑】瀛海异闻-第二十四章(伪·终章)

【最后一章炖肉……好像不合规矩……】


黄濑后来还是按照黑子说的去做了:到伯爵那里取照片时,他对那个伤透心的老人道了歉,收回了之前说要离开队伍的话。

看见伯爵递过的那个白色小信封时他楞了一下:照片比他想象的要小很多。他刚接过来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了,照片只有一张。画中的黄濑弯着腰,和黑子的脑袋几乎簇拥在一起。一想到只属于那一时刻的他们已经定格在了这张纸上,而现实中的他们却不得不被时间洪流带走,渐渐远离那时候的模样,黄濑又感到一点恐惧,小心地把它收进信封,揣进胸前的衬衫口袋里,拍了两下。

他迫不及待地想把照片拿给黑子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渡河的时候他又反复把照片拿出来,检查自己在照片里的表...

【黄黑】瀛海异闻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当黄濑把伯爵的见面请求转达给黑子时,后者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同意了。“伯爵大人乐意见我,也不是坏事呢。”他摸了摸自己的发尾,微笑着安慰看上去患得患失的黄濑,尽管他自己心里也没什么把握。

约定好的礼拜三很快就到了。黑子穿上那件新做的绀色白点和服,而黄濑为了不让他在船上显得十分突兀,自己干脆也穿起了和服。出门前他们互相瞧了瞧,两人衣服的颜色和花纹中似乎有一种微妙的呼应,郑重其事地像是要去见家长那样。黑子不知是出于不安还是腼腆而低下了头,随后罕见地把手伸出来,主动抓住了黄濑的手。

伯爵办公室所在的船舱三层比黑子去过的黄濑的寝室采光要好,阳光不仅使走廊显得更宽敞,还照亮了许多让黑子感到陌...

【黄黑】瀛海异闻-第二十二章

       看到甲板上没什么人,黄濑松了一口气,走进船舱。他像往常一样叩了两下门后就直接推开了伯爵房间的门,而伯爵却不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前,借着眼镜费劲地读着报纸。他背对着黄濑站在窗旁——伯爵的房间在上层,有一扇可以眺望海景的大窗户——似乎有所思索。听到响动他缓慢地转过微胖的身体,习惯性地点点头,朝书桌对面的皮座椅比划了一下。

但黄濑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了椅子后面。“乔利伯爵,请原谅我归队这么久才来向您汇报。之前帮我打听母亲下落还准我假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您。”

对方在他对面坐下。“见到母亲了?”

“……她已经去世了。”...

【黄黑】枷锁名为______-上 (短篇|R18|黑化)

各位黄黑党711快乐~~

说明:

一篇很黑·很病·莫名其妙的文。短篇里就让我任性一下,你们也不要对一个没吃药的人太认真><
奇迹(除了绿间)全员黑化……是的就是犯罪程度的黑化……有奇迹(除绿间)企图轮X黑子但没有得手的情节!!请慎!!!

分两更……815填第二更。



“这算什么,校园欺凌吗?”

素来温顺谦和的黑子哲也在这种时候却表现出的凛然态度,让团团围住他的几个高个子少年不禁食指大动。

 “怎么能说是欺凌呢,哲也?我们可都是出于对你的喜爱才来到这里的。”

赤司说着,俯身拍了拍黑子的脸,后者对此报以怒视。如果不是...

【黄黑】瀛海异闻 第二十章

(这章混进狗血了。)


数日前,藤原府内。


花宫真第三次理了理自己旧衣服上的褶皱后, 才弓着背、轻手轻脚地走进了藤原老爷的起居室。


他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房间里又大又空,他脚下的榻榻米散发着蔺草的清香,颜色均匀,质地柔韧。他连踩在这样的榻榻米上的机会都从未有过,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浪费它。

他本来只是被别人差遣到这里给老爷递东西的,但就在往起居室走的两分钟内,他回忆起一件对他有利的新闻:管家给藤原老爷介绍了一个男宠,藤原欢喜之余赏了管家一笔钱财。然而那个男宠工于心计的性格让藤原突然感到腻烦了,就在前两天又被撵了出去……


【黄黑】瀛海异闻 第十九章

冰室家的管家和黄濑约好次日中午在居酒屋见面,本想边吃午饭边讨论租房事宜,但茶才刚上他们就已经谈妥了。黄濑这边对房屋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越僻静越好。矮胖的、头发花白的管家听到这种奇怪又坚决的要求,就开始用那小而深邃的黑色眼睛打量起黄濑身边的小个子青年来,他还是刚刚才注意到他。黑子脸上过于谨慎的表情和管家的假设相符,这使后者露出一点有所避讳的神情。他说有一座小木屋在一片孤岛的密林里,因为很旧也没什么陈设,租金相当便宜。


这个形容唤醒他们记忆里熟悉的场景来。盂兰盆节赶庙会的晚上他们一起吃丸子时面对着的小河对岸不就有片树林?午饭过后两人跟随着管家去看房子,一路上都按照脑海中那个印象...

【黄黑】瀛海异闻 第十八章

(这章掺了点紫冰进去,就一点,雷者慎00)


黑子想不起这已经是第几次为自己打点行囊,然而这一次需要带走的东西比往常多了好几倍,这是因为昨晚他和黄濑在马车上达成的无声的共识:他不会再回学校去,黄濑也将从这里搬走。他们一起离开多田家,寻一个新的住处。


黑子一直认为自己孑然一身又清心寡欲,没有多少私人物品,但现在环视自己这个不到五步长的小房间时,他突然发现每一处都不可避免地带上了自己的印迹。屋角的书从下到上按他阅读的顺序堆积着,桌下的榻榻米被久坐并磨得发白,四只脚在上面留下永久的凹痕。却墙上糊着的有仙鹤暗纹的纸被晒得发黄发皱,但总是被他精心擦拭。壁柜里悬挂着少的可怜的缀满补丁...

【黄黑】瀛海异闻-第十七章

我这个渣多久没更了【修行带自抽中

第十七章

次日清晨,紫原伸了好几个懒腰才极不情愿地爬起来。昨天晚上他没睡好,可按照黄濑之前交代好的计划,今天也要像往常一样早起动身。因为半睡半醒,拉开房门时他被站在门口的人影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站在门口的人居然是黄濑。他还穿着旅馆的睡衣,腰带随意地扎着,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忧虑。

“今天我们先不赶路了……”黄濑吞吞吐吐地说,“小黑子身体有点不舒服……”


“诶……”因为被吓了一跳,紫原的声音拖得很长,漫不经心地挪开视线挠了挠头,又突然自言自语起来,“真是差劲的人啊——黑仔真可怜呢。”


黄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黄黑】瀛海异闻 第十五章

黄濑摇晃了几下,见黑子没动静一下就紧张起来,连忙把黑子用浴巾裹住打横抱进了房间。


“小黑子,你怎么了?小黑子?……”黄濑胡乱地擦掉他发梢和脸上的水,一边不停唤着他的名字。黑子被蒸得两颊通红,眼睛紧闭着,就像发了高烧那样看上去很不舒服。黄濑找来一些冰块帮他敷在额头上,猜想他是被蒸得缺氧了,于是又把他抱到通风一点的地方。过了一会他感觉到黑子在怀里动了动,貌似是醒来了。


“唔……黄濑君……”黑子拉扯住对方的衣服。


“小黑子!你醒啦!你真的吓到我了。”黄濑松了一口气,把冰块从黑子头上拿下来。


“嗯,已经没事了……我在这里休息休息就好,黄濑君继续去泡温泉吧。”尽管这么说着,黑...

【黄黑】瀛海异闻 第十四章

我两周没更这个了!我自首!是我不好!尽管我真的很想说这文章进行到一半了!但其实心里也一点都没准会写多长!

本章大概是最后一次纯甜纯甜的章节。从今往后……【叹

【长篇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第十四章

人们总是喜欢发掘出事情之间的关联,并把它们归结为命运。殊不知世间万物皆有关联,人们从不同角度投去目光,最终促使它们顺应自己潜在的心愿生长。


一周后的某个早晨黄濑收到一封信。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信件了,因为大多数时候他连固定地址都没有。寄件人是一个陌生的法语名,信封皱皱巴巴,有几处墨水笔迹被沾湿晕染开来,看样子这封信是辗转了相当长的距离。黄濑怀着困惑打开展开信纸,只...

热圈回避手,写文看心情

© 大炎炎 | Powered by LOFTER